小说:将军在上:弃女神医有点拽\/将军在上:弃女神医有点拽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岚主

简介:“不行,我得回去,害我的贱人还没被弄死,我受不了这委屈
”现代女神医在古代,扎针炼药虐个渣,撩个男破案虐个渣,并努力想回现代报个仇虐个渣的故事

角色:宋翎,秋岚珺

将军在上:弃女神医有点拽\/将军在上:弃女神医有点拽

《将军在上:弃女神医有点拽\/将军在上:弃女神医有点拽》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异世重生

电闪雷鸣,乌云低垂。

暴雨仿佛从决堤的天河中泻下,将整片山林拢入雨雾中。

水流湍急的小河边,玄袍青年将长剑从最后一个杀手腹中拔出。

在杀手倒下时,暴雨已将沾满血污的长剑冲刷干净,雪亮的仿佛从未沾染尘埃。

玄袍青年立在雨中,任凭雨水一遍遍冲刷着他肩头的伤口。

“小心!”一声女子的轻呼落入耳中。

他猛然回头,瞧见一道寒光朝他刺来,身形急闪,却仍然被刺中左臂。

长剑一挥,在他身后偷袭的杀手已然身首异处。

“真是个狠人啊!被剑刺中后,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女孩瞧着青年苍白英俊的面孔嘀咕着,对滚落在地的人头视而不见。

青年收剑,冰冷的眼神扫向那半个身子泡在水里,半个身子趴在岸边的女孩。

收剑入鞘,转身抬脚,端的是潇洒霸气。

女孩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反应过来,忙喊:“喂!我好歹也救了你一命,你就这样走了吗?”她半个身子还泡在水里,已然没有力气爬上岸。

这人好歹是个男人,竟然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真不该救他。

青年脚步未停,仿佛根本没有听见她的喊声。

秋岚珺看着地上流下的血水,又喊:“你手臂上的伤口需要止血,否则不出百步,你势必因出血过多而晕眩,甚至昏迷,到时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青年就像没听见,继续往前走。

秋岚珺见人影逐渐消失在雨雾中,暗骂了两句,又怪现在这具身体太娇弱。

天才神医秋岚珺,药宗少宗主秋岚珺,眨眼的功夫,成了古代的黄毛小丫头。

穿越没问题啊!可能不能等她干掉那些害她的贱人再穿?

这仇都没报就穿了,她是那种能轻易忘掉恩怨的人吗?

她想穿回去,以为只要憋在河里不上来,说不定就会像穿来时一样再穿回去。

可惜!屡试屡败!

还把本就不多的力气给耗没了,只能这样泡着凉水等待体力恢复。

回去是一定要回去的,那些害她的贱人不死,她活着也不能痛快。

泡了好一会,秋岚珺终于恢复了些许体力,撑着身子爬上了岸。

眼前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尸体,四溢的鲜血已被雨水冲的很淡了。

秋岚珺面对这些尸体时,不仅没有害怕,眼里反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对于普通女孩来说,尸体或许很可怕。

可对于不是普通女孩的秋岚珺来说,尸体可是每个外科医生最爱的大体老师啊!

若她手中有手术刀,一定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青年站在雨中,原本毫无表情的俊脸上突然现出一丝诧异。

这女孩莫不是有病?

谁会对着一堆尸体傻笑,眼里还泛着可怕的兴奋。

她兴奋个什么劲啊?!

难不成她有什么特殊癖好?

恋尸癖?!

青年想到这,很后悔这个折回来救她一把的弱智决定。

能对着一堆尸体痴笑的女人,能是正常女人吗?

也不知是因为流血过多的原因,还是因为眼前这女人看着尸体痴笑的惊悚画面。

他突然觉得好冷,仿佛冰冷的雨水从他伤口里灌了进去,瞬间充满他整个身体。

眼前一阵晕眩,原本笔直的身形也因这晕眩而站立不稳。

听见动静,秋岚珺回过头,正好瞧见身形踉跄的玄袍青年。

她眼睛越发的明亮,宛如晴夜里的明星,璀璨闪亮。

“你是回来救我的?”秋岚珺笑眯眯的朝青年道,心道这家伙还算有点良心。

青年想摇头否认,可这一张嘴,话还没说出口,眼前便是一阵黑暗袭来。

青年倒下了,倒在这倾盆的暴雨中。

于此时的秋岚珺来说,身高一米八五的青年,就像是一座肉山,无法撼动。

她只好在雨里为他简单包扎了一下,重点是止血。

这人伤的不算重,若搁在现代,这种伤送去急诊科,随便来个医生给止血清创缝合就算完事。

眼下这条件,清创缝合是别想了,能帮他止住血就算不错。

幸好大雨没有一直下,不多会便雨过天晴了。

秋岚珺歇了一会又恢复了些体力,便将青年拖到一棵树下,寻了些有点消炎作用的草药给他敷上,再仔细包扎了,这才拍拍屁股走人。

死是死不了的,她能做的已经都做了,留下来也没用,不如趁着天色还早,赶紧回去。

可不能让那些害死十五岁秋岚珺的人太得意。

20岁秋岚珺的仇先欠着,早晚是要清算的。

这里的仇,她今儿就要报,一天都等不了。

一路往记忆里的山村走着,顺手在路边寻了几味草药带着。

这一路她脑子也没闲着,理了理十五岁秋岚珺的记忆。

越理越奇怪。

明明是官家千金,却从小在这穷乡僻壤中长大。

家里派来的几个恶仆,早不要她的命,晚不要她的命,为何要等到她十五岁时才要她的命?

十五岁秋岚珺最后的记忆是被王妈妈推进村口河沟里的一幕。

河沟水深且急,十五岁的秋岚珺不会游泳,更不懂闭气,一口水呛进嘴里,连救命都喊不出。

而二十岁的秋岚珺在被贱人推下海时,因为太过惊讶,一口苦咸的海水呛的她直接就穿越了。

太特么憋屈了!

秋岚珺甩头,不去想那些,眼下是先得在这个世界立足,再找寻回去的路。

回到下野村时,天色已暗,白日热闹的村口此时寂静的只剩下鸦雀们的叫唤声。

秋岚珺住的院子就在村口第一家,也是村里最好的院子。

更是村里唯一舍得点油灯的人家。

此时整个村子,除了秋岚珺住的院子里亮着灯火,余处尽是漆黑一片。

“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屋里正围桌而坐的王妈妈和香竹香菊两个丫头吓了一跳。

村里人一般入夜就歇,等闲不会出来串门。

就算出来串门,也不会串到秋家来。

那这敲门的是谁?

正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惧鬼敲门。

三人今日做了亏心事,一听这敲门声,怎会不怕。

“谁?”王妈妈毕竟年长,胆子比两个丫鬟肥硕的多,强压着突然蹿起的不安,走到院里喊了一声。

没有人应她声,可“砰砰砰”的敲门声却一直不断的传进来。

王妈妈的心跳的越发快,“是谁?”她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