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门信物是铁锹》 小说介绍

又名《钰家山异闻录》
江城某所常年上热搜的高校,在一个寻常的日子里迎来了徐饮无,校施工队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工头。作为阐教门下铲宗一脉的掌门,徐饮无发现这群手下不太好带:他们之中有茅山弟子,有天师道嫡传,有密宗护法,还有擅长物理超度的斯拉夫壮汉神父。
跟一群不安分的手下绞尽脑汁勾心斗角之余,徐饮无还要抽空拯救一下暗流里的龙魂,加固一下凶兽的封印……这些都忙完了,就差不多该去食堂替心仪的女孩子打饭了。书中主要讲述了:五月底的江城,热浪和骤雨总是说来就来。没摸清江城天气的外地人,总会在被太阳炙烤地苦不堪言之后,又被接踵而至的大雨浇个透心凉。苦于没有带伞的习惯,初来乍到的外地人,只能一边操持着口音各异的方言咒骂着“贼……

《掌门信物是铁锹》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五月底的江城,热浪和骤雨总是说来就来。

没摸清江城天气的外地人,总会在被太阳炙烤地苦不堪言之后,又被接踵而至的大雨浇个透心凉。

苦于没有带伞的习惯,初来乍到的外地人,只能一边操持着口音各异的方言咒骂着,一边无奈地蹚着满地的泥水找地方背雨,对所谓的有了更进一步的深刻感悟。

只有路边房檐下,穿着背心短裤窝在摇椅里的老大爷,用看透一切的昏花老眼望了望天,关掉收音机里的汉剧唱腔,翻了个身开始眯盹儿,仿佛周遭世界的狼狈与他毫无关联。

因为老人知道,这些心浮气躁的外地小年轻们,此时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下过雨之后的太阳,才是江城最毒的太阳。

这场雨来得很急,来得没有兆头,所以不会持久,按照老人的经验,不会下超过半个钟。等到正午时分,那种雨后放晴的热与湿,就是江城教会他们的无比深刻的一个教训:大自然盘桓在此地的亿万年的威仪,远远不是现代文明所生产的一个能吹冷气的方匣子可以应付得了的。

哪怕是身处坐落于鸫湖南岸、绿植葱郁、素有美誉的科技大学,在体感温度上也没有多少改善。

不过相较于窗外裹挟着燠热的阵阵雨声,科大校区的某些男生宿舍里,则是更加地热火朝天。

周末时的男生寝室大抵如此——

面对张牙舞爪的钱老二,另外三个人的心里其实都憋了一句忍了很久的话:

难得没有公选、没有实验、没有义工、没有实践也没有考试的一个平平无奇的周末,科大蕴苑宿舍的某寝室里,四个男生正在某个知名不具的峡谷里酣战。

钱老二正醉心于自己一套精妙的、让AI无路可逃的操作。

一声清脆的断电保护声音之后,面前寸的显示器屏幕里,并没有出现钱老二期待已久的的画面,而是映出一个戴着颇有厚度的黑框镜、胡子拉碴表情呆滞的男生的脸。

赵老大惊呼。

钱老二挥拳捶下,桌子HP-。

李老四默默把虚掩着的绿皮GRE词汇书行云流水地翻到刚才看的那一页。

孙老三宠辱不惊地点开手机,翻开年纪群。

作为班长,孙老三掌握着其他三个人不曾拥有的第一手消息渠道。

白光照亮了孙老三的脸,他逐字复述着群里的消息,赵老大不经意间冒出了一句甜美的家乡话。

紧接着开始在群里刷屏的是一个在校内学生中流传极广的一个表情:穿着施工服的熊猫人挽起袖子并挥舞着镐头,下面的一行配字是。

群聊里突然冒出的那一个加号,有时候就是这么地吸引人,即使是不时会端起班长架子的孙老三,也会抑制不住基因里涌现出的冲动,去轻轻地点下那一个小小的、充满诱惑的加号。

人类的本质在此刻表露无疑。

在距离充斥着的这片公寓不到两公里远的钰家山麓,四个身影正在在一小片竹林前严阵以待。

从身形和相貌来看,四个人都是岁左右的男子,其中有两位站位靠前的,一眼就能看出都是作道士打扮,二人身上的道袍一灰一玄,灰衣的用柳木发钗挽了一个牛心发纂,玄衣的戴着一顶繁复的紫金发冠,二人在衣装的细节处也各不相同;还有一个稍微矮一些的,皮肤稍显黝黑,穿着一身猩红色长袍,没有其他的装饰,头顶也只有细密短发,乍一看像是密宗的僧人;第四个最为奇特:褐色的头发、白皙的肤色俨然是昭示着外国人的身份,一身宽大的西装硬是被他的身形撑得微微变形,呼之欲出的胸大肌几乎要把西装上紧绷的扣子弹射出去。

在四个如临大敌的怪异男子的正对面,是一条不足寸长的青色小蛇。

小蛇人立而起,周身隐隐泛着金光,在雨中显得十分威严。

雨水夹杂着汗水,灰色道袍的男子的前心后背已经彻底湿透了,头上的发髻隐隐要散掉,柳木的发簪摇摇欲坠。隐约能听见他从牙缝里往外挤出来的一句细弱游丝的声音:

被他称为张师兄的是那位玄衣紫金冠的道士,只见张师兄神情凝重、但说话气力相对游刃有余地说了一个字:

灰袍道士又问密宗僧人。

沃色大师一言不发,任由雨点落在自己眉间。

灰袍道士又看向外国友人。

自称的斯拉夫壮汉轻轻动了动脖子,发出一阵的响声,用一口流利的中文回答他:

被叫做陶陶的道士两眼放光,仿佛被注入了活力一般,讲话都有了一丝力气。

说罢敦克萨也强行。

倒是张师兄非常稳重地说:

虽说语气颇有怨怼,但是明显能听出来陶陶道士讲话的中气已经恢复了一两成。

张师兄白了他一眼。

陶陶识趣地闭上了嘴。

时间在对峙之中一点一点流逝,雨势渐歇,青色小蛇身上的金色光芒也肉眼可见地开始逐渐躁动起来。

蓦地,四人一蛇的四周方圆十米左右的、名为的结界发出了一声失控的响声。

不好!张师兄心中惊叫,脸上第一次露出一抹惊色。

但是片刻后他发现,并没有如同想象中一样破碎开。

所以不是青色小蛇冲破了,而是有人从外面介入了进来,介入了天师道举世称道的不二秘法,并且隐隐地加固了略微松动的。

一个穿着蓝白条纹运动衣、打着透明雨伞的岁上下的年轻人突然出现在青色小蛇的身后,挠着后脑勺,对着诸人赔笑道。

言毕,徐饮无环视了一下,问到:

他一个字还没说出口,只见徐饮无已经蹲在地上,对着小蛇伸出右手。

青蛇吐了一下信子,蜿蜒到雨伞下,乖巧地攀上他的手。

无事发生。

在四个人瞠目结舌的空隙里,徐饮无将右手的拇指食指扣成一个圈,青色小蛇领会了他的意图,从圈中钻出,并亲昵地在他手上缠绕了两圈,钻进草里隐去了身形。

一圈金色的光芒被从小蛇身上剥离出来,氤氲在徐饮无的指掌间。

这场雨终究是彻底停下来了。

徐饮无左手艰难地收起伞,对着四个人展露出一个比雨后的太阳还要灿烂的微笑。

小说《掌门信物是铁锹》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