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门信物是铁锹》 小说介绍

又名《钰家山异闻录》
江城某所常年上热搜的高校,在一个寻常的日子里迎来了徐饮无,校施工队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工头。作为阐教门下铲宗一脉的掌门,徐饮无发现这群手下不太好带:他们之中有茅山弟子,有天师道嫡传,有密宗护法,还有擅长物理超度的斯拉夫壮汉神父。
跟一群不安分的手下绞尽脑汁勾心斗角之余,徐饮无还要抽空拯救一下暗流里的龙魂,加固一下凶兽的封印……这些都忙完了,就差不多该去食堂替心仪的女孩子打饭了。书中主要讲述了:三百六十行里,唯一不能出门迎客的买卖,就是开棺材铺。唯一不能说“用得好您再来”或者“欢迎下次光临”的,也是开棺材铺。所以祖祖辈辈做寿材生意的胡掌柜绞尽脑汁地,借了武财神的名号,给自家祖传的棺材铺子冠了……

《掌门信物是铁锹》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三百六十行里,唯一不能出门迎客的买卖,就是开棺材铺。

唯一不能说或者的,也是开棺材铺。

所以祖祖辈辈做寿材生意的胡掌柜绞尽脑汁地,借了武财神的名号,给自家祖传的棺材铺子冠了个名号,做了个塑料布裹着的灯箱广告牌,上面印着。

许是怕过于招摇惹来财神老爷降下金蛟剪,胡掌柜的开业仪式办得很低调,哪怕是大侄子想趁还没出正月放一枚二踢脚,都被他赶忙踩断了引火的一柱香。

用来形容胡掌柜家的买卖,已然是十分客气了。

老年间,无论是深宅大院出大殡,还是一般人家办白事,一口上好的寿材总是要制备的——据胡掌柜的爷爷转述他老人家的爷爷酒后吹牛的话,胡家祖上曾经赶上过给清廷里的王爷置备棺木的活儿,虽然只是制作最外层最粗笨的椁,但也捞到了足足一吊钱的油水儿。那会儿也不全是家眷发送往生人,偶尔也会有不少横死的异乡商人或者孤苦伶仃的力巴,经由县衙拨银子,采办一两口的纸皮一般的棺材前去收敛,草草地丢在乱葬岗子上。

虽然是万恶的旧社会,但是老胡家找到了可以谋生的门路,一做就是十几代人。

只是进入文明社会后,改变了观念的人们不再迂腐地因循守旧,火葬代替土葬被急速地推广。这股浪潮也毫无意外地席卷了整座县城,让老胡家的生意越做越差——哪怕是借用武财神的名号,也依然没有丝毫起色。

好在胡家祖上跟几十里外的山上一个什么铲啊还是锹的道观有些瓜葛,逢年过节还能收到一份沾满松香味的红包,再加上有祖传的扎纸人纸马的手艺,寿材店的日子也算过得去。或许裱字画可能差一些,但在糊个纸物件儿这方面,胡掌柜是绝对对得起家族的姓氏的。

尤其是最近,自打新来的那个姓徐的小学徒给出了个主意,让店里每天扎一些纸的平板电脑、智能手机之类的玩意儿,生意竟然逐渐有了起色。

今天一早喂完鸡,徐学徒又跟胡掌柜商量着,设计一套扎扎看。徐学徒层出不穷的创意,也点燃了胡老掌柜沉寂已久的工匠之魂,每天就是把自己关在小作坊里摆弄纸笔、竹子和浆糊,把铺子里的生意全权交给一个刚来才一两个月的学徒。

外人只——在偶尔路过时——看见一个年轻人,每天坐在寿材店的玻璃柜台后面喝着茶,出几个点子,由老掌柜忙前忙后,小小的一家理应门可罗雀的铺子,开始时不时地迎来客人了。

在徐饮无来到公明寿材铺的第一年又七个月的一天上午,他像往常一样喂过鸡、给胡掌柜的小作坊里放了些新采买的纸、线和竹片,看了眼桶里的浆糊还剩了不少,所以今天就不用熬了。

倒也不是买不起几十块一大桶的白乳胶,只是胡掌柜觉得,化工厂里批量生产的乳胶,不如人磨粉熬出来的浆糊有——原话就是如此,徐饮无猜测胡掌柜可能想表达的是的意思。

每次被胡掌柜半夜用这样的借口喊起来熬浆糊的时候,徐饮无就会嘀咕:那这些纸不也是工厂里生产出来的吗?集市上也有作坊卖毛竹做的手工纸,几十张的价格赶得上工厂生产的一两令了,那时候怎么没见你摆这套说辞?还不是因为便宜……、

——节选自《红尘炼心手札·吝与贪篇》,作者徐饮无。

红尘炼心,是师父走后留给徐饮无的必修课。本意是让每一个即将成为铲宗掌门的人,去好好地看一看这世间的生老病死:庸碌平凡、周而复始的,艾发衰容、行将就木的,膏肓积弊、尸居余气的,还有风烛草露、骨化形销的。

不知由铲宗哪一代的老祖突发奇想,最先发起了这一项的素拓活动,但是不得不说,如果没办法供给一个掌门去上医科大学并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那么去棺材铺打工无疑是当下最好的体验和感悟生老病死哲学的途径。

原教旨主义的历代铲宗学者认为,能不能辩证地看待生老病死,决定了一个人有没有资格继任铲宗的掌门:他只有明确认识到了自己要倾尽一生去守护的群体中,每个个体最脆弱的那一面,他才能坚持自己守护他们的决心。

现代主义的现任铲宗徐掌门认为,他们都是放屁。

至少他觉得,自己的师父杯老道的观点不是这样的。

所以尽管那些学者的辈分比自己的师父高了不知多少辈儿,徐饮无还是觉得那些人说的话毫无道理。

因为师父曾经趁着难得的片刻清醒着的功夫告诉过他,遵从自己的内心,你会发现你的行动比你的思想更快——

但是就目前来看,至少在扎纸人纸马的这份工作上,徐饮无只是动了动思想,付诸行动的都是胡掌柜本人。

并不是说徐饮无不擅长扎纸人。正相反,他是铲宗历代掌门里手工最好的一个。

因为他扎的小纸人,可以承载——或者说依附。

没有人知道,这个世界上的龙是从什么时候消失的。

唯一可以知道的是,现存的所有跟有关的传说,原型都是一种金色的能量形态,三门众人统一称之为。

龙魂依附水势流动,它们可以存在于世上的一切江河、湖泽、泉眼、汪洋。

龙魂随水汽升腾入云。龙魂随雨雪飞落山涧。龙魂随溪流汇入江河,奔向大海。

偶尔,会有不安分的龙魂离开水体,依附在细长的生物上,像是寻找同生前相似的躯壳一般,故而得名。

传说在尧舜年间,有一个豢养巨蟒之人,名为董父,被舜赐姓,世上乃有。儒释道三门中人一致认为,董父豢养的,其实就是寄宿在巨蟒体内的龙魂。

豢养龙魂很危险。一是因为被龙魂依附的不那么高等的生物,都会开启神智,继而会一步步地从自然界中吸纳更多龙魂进入体内。听上去很像是山精狐怪的修炼体系。豢养龙魂的第二个也是最大的一个问题是,依附上生物的龙魂很不稳定,贸然接触会搅动修道之人体内的气息,顷刻之间就能让他爆体而亡。力的作用是相互的,真气同样也会扰乱龙魂本身存在的平衡,引起龙魂的爆炸。

就像物质接触到反物质会湮灭一般,龙魂会和修道之人的真气接触之后会做等量的抵消,同时伴随着巨大的能量释放。这种释放时候的当量很难形容,唯一能作为参考的是,早在大约一百年之前,一名德高望重的东正牧首,在西伯利亚某地跟一股精纯的龙魂同归于尽了。孕育那道近十米长的龙魂的河流,名叫通古斯河。

所以十六岁的徐饮无第一次扎小纸人,吸引来一条半米长的龙魂依附其上的那个夜里,觞满和酣半第一次看到师父扔下两个酒葫芦,抄起桃木剑,眼神无比犀利。

小说《掌门信物是铁锹》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