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农家小女后,她养活了全家人》 小说介绍

慕月涵被迫参与医疗事故调解,拉扯中倒霉被电死,穿越到了农家女孩儿身上,吃不饱穿不暖,还欠了一屁股债,这让她一个在现代享受过美食,穿过轻薄保暖衣服的她怎么活。
好不容易找了法子挣了钱,还了债,想着好好种田开店发家致富,在古代享受一把有钱人混吃等死的生活;才发现自己穿的是修仙世界,没有修为的凡人就是蝼蚁,想要活的自在只有修仙升级。。书中主要讲述了:早餐桌上,慕月涵见到了他们家的一大家子,头发花白的不用说肯定是爷奶了,爷奶坐在主位上;下手边坐着一位白白胖胖宽下巴,体态壮实年纪约二十五六的男人,一看就没吃过苦的样子,在这吃饱都不容易的农家可不多见。……

《穿成农家小女后,她养活了全家人》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早餐桌上,慕月涵见到了他们家的一大家子,头发花白的不用说肯定是爷奶了,爷奶坐在主位上;下手边坐着一位白白胖胖宽下巴,体态壮实年纪约二十五六的男人,一看就没吃过苦的样子,在这吃饱都不容易的农家可不多见。

姐姐玉婷见她好奇的看着四叔,想到她失忆的事,小声的和她介绍起桌上的人。

爷奶下手边的男人是她四叔,四叔已经二十六岁,还未成亲;他四叔一心读书,早早就考了童生,奶奶很疼四叔,很少让他下地干活儿,只是后来的几次院试始终无法通过,与秀才之名总是差一点缘分。

左侧坐着的是二伯娘,二伯常年外出做木工,往往逢年过节才有空回来。挨着二伯娘的就是二伯的两个孩子慕俊青和慕俊峰。

四叔旁边坐着三爷爷和三爷爷家孙子孙女,慕练和慕琴。

最下手坐着的就是她们娘三儿了,她们父亲也不在家,她爹没手艺,就常常在农忙过后外出做做挑工或散活儿补贴家用。

说起三爷爷家的孙子孙女,她姐姐嘴角就翘的老高,一副不满的样子。原来原主被磕了头就是这三爷爷家的孙女干得好事。

孙子慕练是看上什么东西直接就上手抢,孙女慕琴是女孩子到底比慕练要含蓄些,她倒是不抢,她是直接要。

慕琴看上了二伯家大堂哥慕俊青的玉坠,玉坠在农家可是个稀罕物。

因为俗话都说玉坠养人还能挡灾,大堂哥他爹才攒了几年钱买的,一个小小的坠子就花了十两银子;连二堂哥都还没有,大堂哥宝贝的紧,一直贴身带着。

小孩子间不外乎就爱比比谁厉害之类的,她二堂哥带着点炫耀,带着点羡慕的语气一说,让慕琴知道了。

那可不得了,先是缠着大堂哥嚷嚷着要看,大堂哥不胜其烦,最终还是给慕琴看了。慕琴看了自然舍不得移眼,她倒是很好意思,说让大堂哥送给她。大堂哥哪里会应,自然是不再理她。这可惹急了慕琴,既然你不给,那你也别想有。

慕琴年纪不大,但是心计不小,趁着几个孩子在院坝里刨玉米粒,推了离大堂哥最近的慕月涵一把;慕月涵摔的毫无防备,扑到了大堂哥身上,再加上一地的玉米粒,两人重重地滑倒在了石坝上。

大堂哥就这么摔在地上,顾不得摔伤的手臂,大堂哥慕俊青小心的拿出玉坠一看,眼睁睁的看着玉坠从一条裂口再慢慢断成两节,气得慕俊青想打人。

再一看慕月涵,特别倒霉的磕了后脑勺,迷迷蒙蒙的抬手摸向后脑勺,伸手一看全是血,才哭着嚷疼。

几个孩子一看也是吓坏了,赶紧去叫人,等慕玉婷把人叫来,慕月涵已经失血过多昏过去了,再次醒来已经是现代医生慕月涵了。

慕玉婷作为目睹全程的人,自然如实和家里人说了。慕琴哪里会承认,反口说慕玉婷作为姐姐为了替妹妹推脱摔坏玉坠,故意诬陷她。

其实慕俊青是相信慕玉婷的说法的,先前慕琴多次纠缠他索要玉坠,那架势像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

这两天突然消停,他还觉得奇怪,而当时离慕月涵最近的也的确是慕琴,现在玉坠摔了倒也能解释的通;只是他没看到慕琴推人,也就没有出来作证,只说了慕琴之前有缠着她要玉坠的事儿。

最后的结果就是此事因慕月涵而起,虽是无心之失,但摔坏的玉坠也不便宜,便让慕母赔偿十两银子给二伯母家,而这摔成两节的玉坠就给了她们。

慕母回房拿了这些年的积蓄,一共也才三两银子,全部给了二伯家也还差七两银子,这要全部还上也不知道要攒多长时间。

这件事闹得最后大家都不愉快,看起来是赢家的慕琴,其实她并不知道三爷爷带着他俩儿在慕家住这么久,就是想在这里蹭饭。毕竟这时候的粮食产量都不高,他们在这里蹭饭这段时间可给家里省了不少粮食。

他们在这里住这么久早就让家里人不太高兴,只是爷奶都有些豁不出脸撵人。

而小辈间时常闹各种小矛盾,也让家里气氛不太好,这下事情闹大还伤了人,虽然最后是慕月涵背了锅,但其实大家心里都门儿清。

这不爷爷私下里找了三爷爷谈话,说几个孩子间气场不太合,再这样下去容易伤了情分,就差直说快带着两孩子走了。

这其中的弯弯绕绕,慕月涵和慕玉婷自然是不知道,她们只知道现在她们家背了大笔债。一两银子能换一千文钱,她们家一年能存几百文钱就不错了,十两银子可是一笔巨债。

吃过早饭,三爷爷带着孙子孙女走了,全家都松了一口气。

不管三爷爷家走得情不情愿,他们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于是奶奶从房里拿了一斤玉米面并几斤红薯给三爷爷家带走。

他们家也开始各做各的活儿,爷奶、二伯母、慕母和大哥二哥都去地里收稻草和玉米杆了,慕玉婷和慕月涵喂鸡喂猪收拾屋子,在农家可没有小孩子还小不干活儿的说法。

当然四叔不一样,她奶常说不要求四叔有啥大出息,能考上秀才,在村镇里教书收点束脩也比做泥腿子强;所以家里一应事务四叔几乎不沾手,一心只读圣贤书。

做完活儿回来已经正午时分,中午可没有饭吃,现在的农家都只吃早晚两顿。

现在的天还很热,中午回来睡一下午觉,下午慕母在家织点粗麻布。

家里的衣服大多都是慕母织的布做的,一尺粗麻布要一文钱,去买现成的布料做衣服可要花不少钱,家里还这么多人,要用的布料可不少;自己织布最多就是多费点功夫,要是织得多还可以换几文钱。

每天只吃两顿,还吃不饱,难怪两个小丫头都面黄肌瘦。

慕月涵这会儿饿得有些受不了,小孩子本来就在发育期,饿的快。她喝了几碗水后才觉得饥饿感稍稍缓解,得尽快解决温饱问题才行。

小说《穿成农家小女后,她养活了全家人》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