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黄泉路上开诊所唐心正白玲珑全文免费阅读

我在黄泉路上开诊所》 小说介绍

修真界,有种邪恶的功法,修炼者可以通过夺舍的方式占据他人的身体,获得永生。 而被夺舍的人,因为他们的身体还在,生机未灭,导致灵魂不能进入六道轮回,只能滞留在黄泉路上。 他们怨、他们恨、他们愤怒、他们仇恨,他们是最可怕的怨灵,但也是最卑微的可怜虫,生不能生,死不能死,求助无门,正义得不到伸张,在荒芜的黄泉路上无休止的徘徊…… 有一位医生,以医证道,获得大神通,他发下宏愿要度化这些怨灵,在黄泉路上开了个诊所。一是要医治这些受伤的灵魂,二是要伸张正义,为他们讨回公道,让他们放下执念,重入轮回。 一晃百年,获得通天医神美誉,他却突然销声匿迹了,有人说他死了,有人说他被老怪物囚禁了。黄泉路上,只留下他的传说。 江城市人民医院一个小小实习生,七夕情人节前夜被女友抛弃,他痛苦之下违背祖训开启家族传承,继承了黄泉路诊所,从而开启了纵横都市、笑傲三界的传奇旅程……。书中主要讲述了:修真界,有种邪恶的功法,修炼者可以通过夺舍的方式占据他人的身体,获得永生。 而被夺舍的人,因为他们的身体还在,生机未灭,导致灵魂不能进入六道轮回,只能滞留在黄泉路上。 他们怨、他们恨、他们愤怒、他们仇……
我在黄泉路上开诊所唐心正白玲珑全文免费阅读

《我在黄泉路上开诊所》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唐心正从江城中医院出来,在马路边溜达。

今天是七夕,原本计划带女朋友吃顿大餐,买个小礼物送给她,想不到她选择了另一种生活。

这会也联系不上夏雨荷,他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了。正想着,工作群响起信息提示音,他拿出手机看了看,原来是王成功走着离开了医院。还有江城首富悬赏十亿救女的事情,众位同事热烈的讨论,还把两件事联系到了一起,正在调查是谁治好了王成功。

他是借用界碑灵气治好了王成功,主要是为了验证医神之技的效果,不具有持续性。这事若是张扬出去,来几个病人就能把界碑灵气掏空,那是他不愿看到的结果。

有些病人看起来太可怜了,如果这些病人来到跟前求自己,唐心正恐怕没有拒绝的勇气,所以选择低调处理。

他把手机装进口袋,又听到电话铃声,原来是夏雨荷打过来的。按接听之后,却没有声音,他“喂喂”了几声,点了免提,夏雨荷的声音响了起来。

“喂,说话呀,能不能听到?”

“可以听到。”

“你在哪里?”

“我在中医院这边。”

“你等我,我马上到。”

唐心正挂断电话,鼓捣了一会手机,确定手机有毛病了,却没有多余的钱购买,只能将就着用了。他又走回中医院门口,等了大约二十分钟,夏雨荷坐出租车过来了。她下车见着唐心正,快步走过来笑道:“可以呀,深藏不露呀。”

唐心正笑笑,没有多说什么。

夏雨荷继续说道:“你到中医院是不是想救苗思琪?说实话,你是不是通天医神的后人?”

“不是。”

唐心正断然否定,这事要是被她宣扬出去,难免惹上麻烦,能隐瞒多久算多久吧。

“昨天你也看到了,我就给他扎了个针,可能是他已经恢复了,只是经络不通,我把经络给他疏通之后,他自然就好了,这完全是巧合。你想吗,我要是有这么神奇的医术,至于 混得这么惨吗。女朋友都嫌弃我穷,跟我分手了。”

夏雨荷想想,也是这个理,“那你跑中医院来干嘛?”

“作为医生,听到疑难杂症,难免想看看,况且你说的那么玄幻,我更加想看看了。我刚才上去了,苗家人严阵以待,我被你爷爷赶了下来,正准备回家休息呢。”

“简单呀,我带你去。”夏雨荷心想,如果你把苗思琪治好,那你铁定是通天医神后人无疑了。

两人来到五楼,向中间的病房走去,两旁的病房门开着,不见一个病人,却能见到几个严阵以待的保镖,他们见着夏雨荷,将手中的武器放了下来,同时对着胸口的对讲机报告,“徐队,夏老的孙女带着刚才那个男人过来了。”

“让她俩过来。”对讲机传出徐东飞的声音。

唐心正跟着夏雨荷走进病房,刚走进房门,一把匕首突然抵在他的脖子上,徐东飞恶狠狠的盯着他。

唐心正昨夜完成淬体,并且是那种灵气管够的完美型淬体,生理机能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视力、听力、防御力和反应能力不是凡人可以比拟。

他已经跨入修真界,迈过了凡人与修真者之间的那道鸿沟。

徐东飞的动作在他眼中其实非常缓慢,他完全可以轻易的躲开匕首,且只需一击就能让他趴在地下动弹不得。但他判断出徐东飞的意图,故而站着没动,让他把匕首抵在颈部。

“说,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过来,是何企图?”徐东飞手上用力,若是普通人,匕首已经划破皮肤了。而唐心正的皮肤只是随着匕首的压迫凹陷进去。

唐心正面不改色,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夏雨荷转过身来拉着徐东飞的手臂喊道:“你干什么,他是我同事,是来给苗姑娘看病的。”

徐东飞收起匕首,没有丝毫道歉的意思,嘀咕着,“一个实习生来治病,开什么玩笑,十亿,真的能让人迷失自我。”

屋里,夏文兵、苗言明和脑科专家牛文海都在,刘艳梅依然坐在苗思琪身边,一个多月的时间,爱女的病情把她折磨的身心憔悴,整个人都有点恍惚了。她听到实习生为了十亿悬赏来治病,不自量力,她无名火起,怒喊道:“滚,你一个实习生凑什么热闹!”

夏雨荷有些尴尬,看着夏文兵说道:“爷爷,他医术真的挺高明的。”

“哎!”

夏文兵微微叹息,一个小护士眼中的高明医术,能高明到哪去,她不过井底之蛙而已,哪里见过真正的天地。

“雨荷,真是胡闹,如果会点医术就想过来为苗姑娘治病,那么在十亿赏金的推动下,全球的医生不都来了吗,苗姑娘还怎么休息?还怎么治疗?想治病,先得经过赏金委员会的考核和认可,才能过来治病。”

“行了,赶快回去吧,苗夫人最近心情不太好,别再惹她生气了。”

夏文兵在中医界是权威,在家里也是权威,夏雨荷不敢多说什么,转身见唐心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病床上的苗思琪,她拉着他的手臂晃动了几下,“咱们走吧。”

所谓法不轻传,道不贱卖,师不顺路,医不叩门。既然苗家不愿意让唐心正治疗,他也没必要犯贱,非要给人家治疗不可。

唐心正转过身来,准备离去,忽然,他听到一阵“嗡嗡”的声响,眼皮变得沉重,阵阵困意袭来,他忍不住要跌倒在地上睡去。

与此同时,他听到“扑通”有人跌倒的声音,夏雨荷身子一歪,倒在他身上,他急忙伸手扶住。

“鬼,鬼,有鬼!”

病床上,苗思琪惊恐的喊叫几声,没了声息。她母亲则趴在床上沉沉睡去。

夏文兵、牛文海和众保镖先后倒地,窗户边的徐东飞抽出匕首向唐心正扑来,只是没跑出一步,便跌倒在地上,他看着唐心正,眼中有愤怒,有惊恐,却抑制不住的闭上了眼睛。

监控屏幕中的九宫格,一个接一个监控画面变为黑屏,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损坏了摄像头。

唐心正强忍着困意,扶着夏雨荷后退了两步,与她一同躺在夏文兵与电视机之间。他从口袋里拿出牛皮卷轴,抽出四十余根银针藏在手中。而后运转功法,从阴阳界碑中抽出一丝丝灵气,寻经走脉,抵御困倦之意,同时凝神静气,闭上眼睛,如同熟睡一般。

短暂的寂静之后,门口响起细碎的脚步声,“吱嘎”一声,病房门被推开,走进来两个女人。

一个女人六十岁左右,白白净净,一脸富态,烫着大波浪卷,穿着淡雅的旗袍,像个贵妇人。

一个女人三十多岁,白体恤,蓝色牛仔裤,一头碎发,五官精致,她背着一个女士提包。她进门之后首先打量屋内的环境,目光从一个个倒地的人身上扫过。

老妇人进门,目光立即定格在苗思琪脸上,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真是个大美人,要不是巡天司那老怪物给我一掌,毁了我半世修为,那天晚上我就享用这具身体了。”

“小美人,你也别怪婆婆,我本来还有七十年才需要更换灵宿,跟你不应该有任何的交集,哪曾想咱俩有缘,我修炼的洞府被巡天司发现,我中了巡天司老怪物一掌,拖着半条命逃到这里,结果遇到你,缘分真是妙不可言啊。”

“不过呀,我不喜欢你的发型,也不喜欢你的衣服,回头婆婆替你好好拾掇拾掇,不会浪费你这身好皮囊。”

年轻女人走过去将刘艳梅放倒在地上,从包里拿出一块血玉放在床边,又拿出一包银针放在床头,还有符箓,一样一样摆好,“师尊,开始吧。”

老妇人郑重的点头,就势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年轻女子说道:“小倩,师尊只需要再提升一个境界就能打破八字相合的桎梏,对任何人都能任意的进行夺舍,占据她们的身体。到时候,我们就会有数不胜数的钱,用钱购买天材地宝,帮助我们修炼。到时候,师尊也会重点培养你,让你尽早达到我的境界。”

“谢谢师尊,我一定会尽心尽力,不服师尊所托。”年轻女子急忙表态。

“开始吧。”

老妇人闭目,嘴唇微微开合,发出微弱的声音,像是在念咒语。年轻女子绕过床来到她身边,拿起银针,忽然有些心悸,“师尊,要不把这些人都杀了吧。”

“杀这么多人,难免引起巡天司的注意,要是再被那老怪物盯上,咱俩可就没那么幸运了。为师还要借助这姑娘隐藏身份,就让他们多活几天吧。”

“师尊,我有些心神不宁。”

“小倩,你第一次做这个事,难免有些紧张,按程序做就好了。这些人中了师父的魂技,一时半会醒不过来,即便醒过来,你也能轻松杀灭他们,好了,开始吧,为师有些迫不及待了。”

两人的对话一字不落的落入唐心正耳中,他一动不动。那个老妇人给他的压迫感太强烈了,他在等待时机。

这事,他也可以装睡,当什么都没听见没看见,等别人醒来,他若无其事的离去。只是,他的内心告诉他,他必须要为正义而战。

年轻女子不敢再说什么,当即收敛心神,专注的施针,把一根根银针插入苗思琪的头顶到耻骨的七个穴位周围。而后将血玉放在她的眉心,老妇人念动咒语,苗思琪身体剧烈的抖动起来,而后两点光芒射入眉心血玉之中。

老妇人将血玉拿起来放在嘴边亲吻了一下,笑着说道:“怨吧,怨恨越大,效果越好。”说完把血玉放在苗思琪手边。

年轻女人又开始把一根根银针插入老妇人的头部穴位上。

当年轻女子将一枚银针插入老妇人天突穴,老妇人的声音戛然而止,两点光芒顺着手臂向苗思琪眉心快速的流动。

便在此时,唐心正动了,手中扣着的四十多根银针飞射而出,二十多根银针直取年轻女子周身大穴,二十根银针射向老妇人和苗思琪,与此同时,他飞身而起,向着年轻女子扑去。

年轻女子听到响动,心中骇然,她没想到这群人之中会有修真者,且境界与她相当。来不及多想,她就势向后倒去,银针贴着她身体而过,插进老妇人身上,还有几根针插到苗思琪脸上。

那刚刚进入苗思琪眉心的两点光芒突然又飞射而出,直向唐心正扑来,他都能听到老妇人发出的愤怒的吼声,心神为之震荡,有些意识模糊了。

那年轻女子倒地躲避银针的同时,一手着地,一个轻盈的后翻,待她起身时,徐东飞手中的匕首已然在握,双脚微微用力,整个人弹射般冲向唐心正。

电光石火间,唐心正心念一动,阴阳界碑突兀的出现在面前,那两点光芒撞击在界碑上,没入界碑之中,还有惊恐的声音传来。

两点光芒进入界碑之中,唐心正的意识顿时清晰,见年轻女子手拿匕首抵在界碑上,满脸惊愕。

唐心正不给她反应的机会,手中银针激射而出,界碑又突兀的消失,随着银针刺入年轻女子身体,唐心正一拳也击中了她的太阳穴。她的眼球血管瞬间爆裂,眼睛冒出血来,而后整个人栽倒在地。

唐心正见两人都没了声息,这才松了一口气。初次救人,没有辱没通天医神的威名,他还有些激动。

唐心正将家传银针收起来,又拿起她们的银针做对比,发现是普通的银针,没什么特殊之处,就将所有的银针收了放在她们的包里。

苗思琪头顶到耻骨之间,有七处穴位周围布满了银针,医神之技中讲过此种针法,名为‘七魄锁魂针’,七魄被封闭,导致三魂失去门户,妖人的灵魂就能够轻易的进出灵舍,完成夺舍。

唐心正依据医神之技,用银针挑破苗思琪眉心,直到有血渗出,而后将血玉放在眉心,让鲜血渗透到血玉之中。而后将她身上的银针依次拔掉,见她眼珠子滚动,像是要醒来一般,便将银针收起来。

唐心正又仔细的检查现场,确认没有银针落下,没有指纹留下,这才来到夏雨荷身后,与她躺在一起,闭目装睡。

小说《我在黄泉路上开诊所》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