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成了死对头的娘子》 小说介绍

夏公国,镇国公府与钰池国联手谋权篡位,弑尽皇家血脉。集万千从爱于一身的夏公国公主阮奕芸却意外成为了那钰池国软弱可欺的丞相府二小姐舒念。
更是成了那与镇国公府联手灭了她九族的战神王爷的王妃。
舒念觉得或许是上天垂怜,所以她才成为自己仇人的娘子,既然连老天都在帮自己,自己定然不负所望,杀了祁衍。
只是自己的复仇之路好像并不像自己想象中那么容易,这上要杀祁衍,下要对付那些欺负她的人……。书中主要讲述了:“不必,启程吧。”舒念合下帘子,马车缓缓驶向丞相府。除了车夫与两个随行侍卫,舒念连个随行的丫鬟都不曾带。她与府中的丫鬟并不熟络,终是不信的。祁衍厢中。“王爷,今日是回门之日。毕竟是陛下钦此的婚事,王爷……

《重生后我成了死对头的娘子》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舒念合下帘子,马车缓缓驶向丞相府。除了车夫与两个随行侍卫,舒念连个随行的丫鬟都不曾带。她与府中的丫鬟并不熟络,终是不信的。

祁衍厢中。

无戈摸着昏沉的脑袋劝说道。

祁衍笑道。

他扫了一眼无戈,见一脸疲相,复添言:

无戈抬手起誓,一脸信誓旦旦。

舒府。

今个一早,这大街小巷都传遍了。都说昭元王爷的新王妃自拜堂后,足足两日,连王爷的面都未曾见过。洞房花烛夜,惨被祁衍冷落,盖头都未曾掀开,如今连回门王爷也未曾陪同。

舒仪一听见这个好消息,便迫不及待的告诉柳莺。

柳莺伸手揽过舒仪的手,轻轻地在她手背上拍了拍:

这事儿一直是个谜,祁衍曾调查过,但最后都是无果而终。舒念被赐婚时,她知自己迟早要死,与其在惶恐不安中度日,倒不如为自己留分骨气。

王府发马车到了丞相府外,纵然舒念并不讨好,可该尽的礼数,却是要的。毕竟是圣上赐婚,总不能驳了皇面。

府外有丫鬟候着,她搀着舒念下了马车。舒念吩咐随行的侍卫将礼品送入府中,随后亲自取下自王府带来的剑。

荷香瞧见,冷着脸提醒道:

这荷香乃是柳莺的贴身婢女,在柳莺身侧侍奉多年,府中的下人都尊称她为荷香姑姑。这些年来,她一直与柳莺处处欺压于舒念。

舒念每月的月银都有一半入了她的口袋。

舒念笑道,荷香扫了一眼,不再为难于她。

舒念提起裙摆,作势要从正门入府。荷香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臂,指了指侧门,笑着提醒道:

舒念眉头一皱,冷哼一声。

舒念甩开了荷香钳制她的手,从正门大步走入丞相府。荷香一脸震惊的盯着舒念的背影,昔日软弱无能,被欺负时都不敢吭声的舒念,怎会说出这种话?

舒念入了丞相府,按礼数当先去拜会爹娘,再一同用午膳。舒念自当遵从,她笑盈盈的朝柳氏厢中走去。柳氏厢门紧闭,厢外还有丫鬟拦着。

丫鬟拦着舒念。从入府起,柳氏便精心安排,想给舒念一个下马威。

舒念并无生气,她笑着点了点头。

舒念转身回了自己厢中,她如今已是王府王妃,在这等区区一个丞相夫人,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舒念回厢,厢外的丫鬟与匆匆赶来的荷香一同入厢禀报。

气的舒仪拍案而起,

柳莺皱紧眉头,与荷香又确认了一遍:

荷香当时也甚是惊讶,如今的柳莺亦是如此。

柳莺眸子一沉,一字一顿:

柳莺吩咐荷香去唤舒念来请安,舒念提剑来了。入厢时,她笑盈盈的走到柳莺跟前,微微屈下身子。

舒仪甚是愤怒的起身,走到舒念面前作势要捏她。昔日她总是这般欺负舒念,舒念每次都低头忍痛,闷不作声。

舒仪正要欺辱舒念时,舒念一把抓住了舒仪的手。

舒念语气中带着威胁与警告,一袭红袍,衬的她肤白如雪,配上艳红的口脂,尽显威慑。昔日舒念总爱穿些浅色的衣服,生怕舒仪找茬说她不知主次,然后欺负于她。

舒仪想甩开舒念的手,可不知为何,她那双手比以前有劲多了,掐的她生疼。

舒念冷哼一声,一把将舒仪推到地上,吓的柳莺花容失色,匆匆俯下身子将她的宝贝女儿扶起。

柳莺令荷香与丫鬟将舒念拿下,舒念拔剑相向,逼的众人不敢靠近。

舒念冷哼一声,今时不同往日,她非昔日舒念,容不得别人欺压于她。况且,她今已是王妃,纵是不得宠,也是陛下赐婚,挂有名头。

柳莺气的牙痒痒,本以为送走这个碍眼的小贱人,心中会万分畅快。

岂料,竟让她有了嚣张之势。

舒念笑道。

柳莺瞪着她,眸中甚全是愤怒,她叫来府中侍卫,欲将舒念拿下。

小说《重生后我成了死对头的娘子》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