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胎》 小说介绍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穷乡僻壤,从小不知父亲是谁。出生那天,一只赤毛狐狸叼了锭金元宝来看我。后来我才知道,我竟是这只狐狸的种。
  二十一年后,我再次遇到这狐狸时,他竟然威胁我跟他入洞房?为了生存,我背负奇耻大辱并做了他的弟马。可怜我已经慢慢接受他时,才发现这一切都是阴谋,我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颗棋…。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对我的这个大舅妈年轻的时候没什么记忆,只是听说她原先是出马弟子,十里八村都有名。后来也是机缘巧合,来我们村给张婶家小孙子看癔症,说是发烧烧了好多天都不好,还说胡话,把我大舅妈请来看说是被黄皮子摄了魂……

《狐胎》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我对我的这个大舅妈年轻的时候没什么记忆,只是听说她原先是出马弟子,十里八村都有名。

后来也是机缘巧合,来我们村给张婶家小孙子看癔症,说是发烧烧了好多天都不好,还说胡话,把我大舅妈请来看说是被黄皮子摄了魂,最后我大舅妈的仙家一出马就好了。

当时周围看热闹的人不少,其中就有我大舅一个,我大舅虽然没有随了我那死去的亲姥爷的容貌,但生的高大挺拔,长年耕地身材也十分壮实,很爷们。

我大舅妈身上的仙家给张婶的小孙子看完以后,并没有着急回神,而是巡视了一圈人群,目光锁定在我大舅的身上。

我大舅妈用一副年迈老太太的嗓音对着自己说道:

就这样我大舅妈便留在我们村,嫁给了我大舅。盖新房,结婚的钱都是我大舅妈自己这么多年出马的积蓄,村里的人都说我大舅中奖了,不然就以我大舅家那穷的揭不开锅的样,娶媳妇?下辈子吧!

我的思绪随着我大舅妈的话收了回来,我疑惑的问道。我大舅妈看见我对她有所质疑就对我说:

我刚想说这些事难道不是我妈编瞎话哄我的吗?我没等说出口,我妈狠狠的捏了后腰一把,我一时吃痛,闭上了嘴。

我妈显然没有任何怀疑,急切的问着我大舅妈。

我大舅妈摇了摇头道:

我一时间有些错愕,受了十几年的无神论主义的教育熏陶,突然告诉我这些事,我感觉好像听书一样。

我大舅妈看着我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我心想大舅妈怎么知道的?虽然住在一个村子,但姥姥家在村头东头,大舅家在最西面,当天她也没在场,谁告诉她的?

没来得及细想,我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当天莫名其妙就出现一把镰刀,下意识闭着眼睛随手挥一刀就解决了它。

我大舅妈没有心思关心我到底听没听懂,急切的嘱咐着我:

被大舅妈说的云里雾里,什么我体内另一个人?什么精元灵血?但是见她字字恳切,不像是为了不借钱而胡编乱造的借口,带着满腹的疑问离开了大舅妈家。

回到姥姥家的时候,见着姥姥哭丧着脸,坐在炕头上生气,胸口一上一下明显的起伏显然她已经要气炸了。见到我和我妈回来,立马开始抹眼泪。虽然我妈这些年跟我姥的关系生疏了很多,但看见自己妈这个样子也是心中不忍,劝慰道:

一听我妈关心,我姥姥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委屈的更是眯成了一条小肉缝,连眼仁儿都见不到了,只看见从两道小肉缝中噼里啪啦的掉出来大颗大颗眼泪。咧着厚厚的嘴唇哭喊道:

我听得一愣,搞破鞋?徐老赖都六十了还有精力搞破鞋呢?八卦之心顿时升起,好信儿的问我姥姥:我妈瞪了我一眼,我识趣的闭上了嘴。

我妈倒是没有很激动,因为她知道这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七大姑八大姨的,最爱的就是扯老婆舌,那一个个的嘴就像棉裤腰那么松,这点我妈饱受其害,所以比较客观冷静。

我姥姥坐在地上,披散着头发,两腿乱蹬,手还一边拍着地。

我妈一边说着一边把我姥姥搀了起来。

姥姥这个时候可能稍微冷静了一些,用手抹了抹眼泪,顺手擤了把鼻涕甩在地上,手往裤子边一蹭说道:

我心里十分鄙夷,心想这么大岁数还要补什么?

看着姥姥上下翻飞的嘴唇因为哭了太久干裂的翻了白皮,我给她倒了杯水,

姥姥接过水杯没有喝,继续说道:

说到这我姥姥又咧嘴哭了起来。

边哭边骂:

我妈听到这看看我姥姥散乱的头发以为我姥是被徐老赖打了。

这回我妈倒没心情瞪我了。

姥姥这个思维真是让我费解,干出这样的事,怕丢人的难道不应该是徐老赖吗,她有什么丢人的。

我妈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冷哼一声。

我姥姥一边拍着大腿一边哭。

我妈眼见着我姥姥又要开始撒泼打滚那一套赶紧摆手道:

说着我姥姥还朝地上啐了一口吐沫,好像是说了什么恶心的东西。

正在这个时候徐老赖晃晃荡荡的回来了,见我们几个聚在屋子里也不吱声,三步两晃的,看起来像是喝醉了一样,但走近了又没有酒气。

走到炕边,连鞋都没脱,倒头就睡。姥姥看着徐老赖回来,本来板着脸还想着等徐老赖开口认错或者解释一些什么,可谁知道人家压根就当没看见我们,酣然入睡。

姥姥边骂着边推搡着徐老赖,但徐老赖就像没听见一样,纹丝不动,眨眼的功夫,鼾声如雷。

小说《狐胎》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