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饲养的偏执小奶狗是帝国太子爷》 小说介绍

【忠犬小奶狗+天才医生=高甜夫妇;快进来磕官方狗粮!】
男友出轨,夏九伤心出国。
三年后,强势归来,成为最年轻的天才医生。
渣男上门求复合,夏九牵手小奶狗霸气打脸。
玩什么浪子回头?小奶狗不香吗?
后来她才知道,这哪是什么小奶狗,明明就是霸道偏执的大狼狗!
【小剧场】
夏九有恋手癖,只要收集其他男人的手图,当晚就会被某人按在怀里欺负:“谁的手更好看?”
夏九:“……”
吃醋的男人伤不起!。书中主要讲述了:“那不是老夏家的闺女么?她家又死人了?”“人死了,不是应该送去殡仪馆吗?怎么把棺材往家里抬?”“真可怜!老夏欠一屁股债,前几天拍拍屁股就走了!留下他们孤儿寡母,怎么活啊!”“这就是命!”“……”正在小……

《我饲养的偏执小奶狗是帝国太子爷》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正在小区里锻炼身体的众人看到夏九披麻戴孝往这边走来,一个个露出古怪的表情。

她身后的四个壮汉抬着一口黑黢黢的棺材,几只乌鸦盘旋在棺盖上,围转着一圈又一圈。

纸钱漫天飞舞,夏九低垂着头,长卷的睫毛遮住了那双又冷又傲的黑眸:

一阵秋风袭过,天空突然阴云密布,一股腐肉的腥臭味涌来。

风越来越大,纸钱被吹得满地都是。

黑压压的一片,令人毛骨悚然。

她的声音没有刻意压制,周围的人满脸惊恐,一种虚脱感侵袭全身,吓得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在地上。

老夏被挖出来了,被挖出来了啊!!!

这是让他死了都不得安宁!

砰砰砰!

四周关门声不绝于耳,

……

夏九家住二十楼。

旁边一条珠江河穿过。

小蛮腰一样的建筑物很上头,新名字好像叫!

抬着棺材进不了电梯,四个壮汉走楼梯上去。

门铃响起,

大伯母廖青梅盯着业主群,冷不防听到刺耳的铃声。

手一抖,手机差点掉到地上。

死丫头果然是冲着她家来的!

夏九面无表情,站在门外按个不停。

里面的人就像死了一样,毫无反应。

她讽刺一笑,拿出早已备好的斧头,挥舞着长柄的利斧向防盗门挥去。

木门在斧头的冲击下裂开一道缝隙。

抬棺的四人倒吸一口凉气。

好猛一女人!

屋里的廖青梅惊叫一声,发出嘶吼:

夏九阴森森地吐出一句话:

廖青梅肺都气炸了,歇斯底里地叫喊起来。

夏九握着长柄斧继续劈。

木屑断裂的噼啪声很刺耳,地面也跟着震动起来。

堵在门后面的椅子陆续倒在地上。

清冷又嚣张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斧头一点点透过门板,斧尖在日光的映照下闪闪发光。

缺口刚好可以伸进一只手。

夏九透过缺口看向已经惊恐得魂不附体的廖青梅, 眼底划过一抹玩味,伸手把门打开,又让壮汉抬棺材进屋。

白净透明的地板倒映着棺材的影子,阴森森的,很恐怖!

夏九说的漫不经心,微微挑起的精致眉眼带着少年人的桀骜。

死丫头疯了,疯了!

夏九斜坐在沙发上,手指缠绕着头发。

漂亮到不行的眉眼又冷又燥。

廖青梅气的倒仰。

但她心虚,又不敢报警。

夏大伯听闻消息,匆匆赶回来。

他今年还不到五十,没有这个年纪的啤酒肚,小眼睛时不时显露出精明与算计。

他瞥了下大厅的棺材,又看向神色淡然的夏玖,捏了捏手里的烟,声音三分怒:

夏九缓缓抬头,干净清澈的眼平静如寒潭,漆黑深邃。

她嘴角微勾,带着讽刺的意味:

若不是偷听到他跟别人的对话,她做梦也没想到这个看上去老实憨厚的大伯会算计他们一家。

她这人一向有仇必报、有恩必还,吞了她的,必定如数吐出来。

房子只是开胃菜!

夏大伯瞳孔缩了缩。

死丫头在国外待了几年,变得不一样了!

夏九指着棺材里的骨灰:

夏大伯双眉紧皱,瞪着两只眼睛:

这个憨货居然跑去刨坟!!!

今天要不回房子,夏九不打算走。

她邪邪一笑,一双杏眼敛着几分坏:

她连亲生父亲的坟头都敢刨,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这一招太狠,夏大伯两口子吓得脸色煞白,眼里带着骇然。

夏大伯脸色变了又变,衡量许久,几乎咬碎了牙,才蹦出这四个字。

夏九笑了,眉目流转中勾魂摄魄,夺人心魂。

廖青梅双目通红,喘息凝重。

还没说完,怒火攻心,眼睛一闭,硬是被夏九气晕过去。

夏大伯也气的半死。

他这个侄女一向嚣张跋扈,不带脑子,在国外待了三年,居然以一己之力要回了房子。

这几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夏九看着劈坏的门,抬了抬眼皮,声音浅浅淡淡的,三分冷:

威胁的话,夏九信手拈来。

她又指向抬棺的四人,言语中透着嘲讽:

离开小区,夏九脱下孝服,里面是一条拼接长袖紧身裙,雪白的肌肤在裙子的衬托下,宛如婴儿般润滑。

事业线若隐若现,特别撩人。

手机突然响了。

夏九把孝服扔垃圾桶里,掏出手机一看,是医院打来的。

她在国外学的是临床,回国那天,导师推荐她去青山医院。

明天才是报到的日子,医院这会打电话,难道有什么事?

带着疑惑,夏九接通电话,是院长的声音:

挂掉电话,夏九拦下一辆计程车。

到了医院门口,她直奔电梯口。

电梯门一开,她快步走进去,听到有人在议论。

夏九双眸微微一闪,按下十楼的按钮。

出了电梯,她找到心胸外科。

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桌子旁边的院长,他五十岁左右,身材伟岸,发际线过高,头发整洁有型,有神的眼睛带着焦虑。

夏九走过去,微微颔首:

院长对夏九招手,把病人的病历递给她:

夏九接过病历,认真翻看起来。

片刻后,她抬头看向院长,一字一顿道:

一直没出声的外科医生噗嗤一笑:

黄毛丫头屁都不懂一个,也敢在这里叫嚣!

夏九无视对方的敌意,嘴角微勾,语调轻缓:

三个字瞬间让办公室安静下来。

院长激动地搓了搓手:

其实有九成,但夏九觉得话不能说的太满。

外科医生讽刺道:

夏九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是浮云,只有拿出真本事,质疑她的人才会闭嘴:

院长跟夏九的导师是挚友。

他虽然没见过夏九给病人动手术,但经常听挚友说他的这位得意学生是医学界的天才,十二个月完成五年学业。

年龄不大,做过的手术却不少。

挚友说话从不夸大其词,院长相信他:

外科医生眉心紧蹙,不理解院长的做法:

院长瞥了他一眼:

外科医生脸色变了变:

他这是被嫌弃了?

院长带夏九来到VIP病房。

病床上躺着一个骨瘦如柴的老人,她头发花白,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留下的皱纹,嘴里塞着呼吸器。

床旁坐着一个少年,他左耳戴着一颗黑色耳钉,利落柔顺的黑发揉得乱糟糟的,俊美精致的脸染上倦色,不经意间有一丝破碎感,又让他的气质看上去有几分妖野。

他看到有人进来,连忙站起身,视线落到夏九身上看了几秒,又默默移开:

小说《我饲养的偏执小奶狗是帝国太子爷》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