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时珞,晏祈 全本小说免费看

抖音《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时珞,晏祈 全本小说免费看

小说: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花开花落年年

简介:时珞是姐弟恋鼻祖,可惜失败收场
昔日的老公从籍籍无名变成了大红大紫的影帝,谁也不知道他们有过一段婚姻还有一个儿子时晏祈
儿子是校草,高大帅气,却在二十岁生日死了
时珞用余生作为交换,穿回两年前,变身回到十八岁,和儿子一起上学,时时刻刻准备保护好儿子
——
时晏祈心里一直有个秘密:有三个男人都觉得是他爸爸,偷摸摸对他好
爸爸的问题还没解决,他妈妈忽然和他同龄了,还跑来和他做了同学兼同桌?!
时晏祈:“……”
虽然他妈妈说她有超能力,可他一直以为是吹牛
看着身边的同学嗷嗷叫着美女朝着他妈冲过来,时晏祈:“???”
我当你们是兄弟,你们却想做我爹!

角色:时珞,晏祈

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

《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噩耗

    时珞算是姐弟恋鼻祖,她比晏明笙大了十岁。

    没人看好,晏明笙的父母反对,可最后他们还是结婚了。

    结婚后又离婚。

    唯一的收获是时晏祈,她的宝贝儿子。

    看已经十点半了,时晏祈还没回来,时珞就打电话过去。

    中午时晏祈发了会晚点回来的信息,可十点半也该回了,明天可是他的二十岁生日。

    时珞一边打一边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时晏祈。

    那是上星期的午后拍的,披着阳光的时晏祈,比阳光还耀眼。

    十六的时候时晏祈身高就蹭蹭往上,十七岁的时候已经超过她,到今年已是一米八出头的少年,脖子以下全是腿,她这个妈说话都要仰着头了。

    褪去婴儿肥,五官棱角分明的时晏祈,也慢慢褪掉曾经的青涩,向成熟迈进,完美的诠释了男生与男人之间的独有的气质。

    不管何时,看到时晏祈,时珞都会不由自主露出笑意。

    这是她的孩子,让她骄傲的孩子。

    时珞笑着发现电话一直没接通,“怎么回事?”

    又打了两次电话,还是没接通,时珞最后打通了时晏祈宿舍的电话。

    “喂…时晏祈不在,没回家吗?”

    “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他下课就收拾包走了,难道真要去比赛?”

    时珞心里一咯噔,挂断电话后忙去翻时晏祈的房间,发现签证真的不见了。

    “这孩子不会真去参加什么比赛吧…还是去找他爸去了…”

    别的时候时晏祈都很懂事听话,除了涉及他爸的时候。

    时珞想了想忙查给儿子的副卡消费账单。

    瞬间就看到了航空公司的消费记录,而且订了两次,除了飞机,竟然还有高铁火车和汽车站的消费记录。

    “这孩子怎么回事…”

    顾不得太多,时珞出门开车去机场找时晏祈。

    机场很大,时珞找广播台请他们找时晏祈,然后一个个航站楼找了过去。

    找了两个多小时,时珞双腿酸涩,嗓子都喊哑了,可时晏祈还是没找到。

    时晏祈的电话已经关机了。

    时珞站在空荡荡的机场,想哭却哭不出来。

    她的小祈,小时候是那样活泼可爱,直到她和晏明笙离婚。

    离婚后小祈跟了她,她竭尽全力对他好,他对她也很好很孝顺,可他还是一天比一天沉默下来,越来越孤僻。

    时珞深吸一口气,打开通讯录,看着已经很久没联系的‘晏明笙’三个字,毅然而然拨通了晏明笙的电话。

    “喂,您好。”

    电话那头传来的不是晏明笙的声音,而是经纪人苏慕烟的。

    “晏明笙呢?”时珞哑声问。

    “明笙在忙呢,不方便接电话,您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转达的吗?”伴随着苏慕烟压低的回答声,时珞能听到对面嘈杂的声音,说着时间来不及呢,快出发的话,还夹杂着外语。

    晏明笙在国外。

    时珞闭了闭眼,“小祈有没有说去找晏明笙?”

    苏慕烟似乎很疑惑,“我没有听说,怎么了?”

    “没有就算了。”时珞低声说了一句直接挂了电话。

    她对面的广告屏幕上正好出现晏明笙的广告,长身玉立,深邃的眼神,举止之间尽显绅士风范。

    灼灼其华,俊美清萧。

    当年那个籍籍无名的大男孩,已经变成了大红大紫的影帝。

    时珞看着广告,心里想,最迟明天,他在国外做了什么的新闻,就会铺天盖地的来。

    对女演员来说,四十岁加可能已经走下事业下坡,可对于男演员对于晏明笙来说,大好的事业才正式开始。

    无数粉丝喊着要嫁给他,他从来没有绯闻,也没爆出过恋情,所有人都在猜测晏明笙最后会找到什么样的女人,还催他该结婚了。

    谁也不知道晏明笙有过一段婚姻,还有一个这么大的儿子。

    时珞呆了片刻,想了想出了机场去转去高铁站。

    找到天亮,人还是没找到,电话依旧关机。

    时珞坐在车里,双眼通红,正犹豫要不要报警时,电话响了。

    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

    “您是时晏祈的母亲吗?”

    “是我,我家小祈怎么了?你是谁?”

    “我是派出所的,接到报警,发现了疑似时晏祈的尸体,就想请你过来看看…”

    时珞耳边一阵嗡嗡响,“你…你说什么……”

    车子咻的一声冲出去。

    时珞听到刺耳的喇叭,才发现自己自己差点闯了红灯。

    在最后一刻踩下刹车,时珞脑子还是空白的。

    路口对面的大厦上,出现了晏明笙国外走红毯的新闻消息。

    时珞眼睛动了动,抖着手拨通了晏明笙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电话那头依旧是苏慕烟的声音。

    “喂…”

    “让晏明笙接电话。”时珞开口。

    “明笙才休息,他要倒时差,后面还有拍摄行程,这次要求高,需要良好的状态,您有什么事我帮你转达…”

    时珞直接打断了苏慕烟的啰嗦。

    “让晏明笙接电话!”

    “时女士,这…”

    “我说让他接电话,让他接电话!”

    时珞忍无可忍吼了出来,“我让你把电话拿给他。”

    她的声音压抑着,颤抖着。

    片刻后,电话那头终于想起了晏明笙的声音,“时珞,有什么事吗?你很久没联系我了…”

    晏明笙的声音里带着惊喜,还带着一丝忐忑。

    时珞打断了他的话,“我接到电话,说发现小祈的尸体,让我去看看那是不是他。”

    电话那头传来咚的一声,伴随着苏慕烟担心的询问。

    “时珞,小洛…”晏明笙发抖压抑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你不要吓我,我们小祈怎么会…”

    “我昨晚找了他一晚没找到…我也希望那不是小祈…我的小祈绝对绝对不会死…”

    时珞压抑的哭声终于泄露出来,她死死咬住牙,泪眼朦胧间看到变绿灯了,一踩油门就冲了出去。

    “时珞,你在开车吗?你先停下,太危险了…”

    晏明笙紧绷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时珞已经挂了电话。

    时珞不知道自己赶到的现场,也不知道怎么过去的。

    对于她来说,只有混乱。

    她找了一晚的时晏祈找到了,却躺在担架床上,毫无声息。

    时晏祈像她,皮肤很白,此刻却白得透明。

    他闭着眼睛,依旧那样美好,像是睡着了,就是没有了热度。

    时珞看了一眼,就瘫软在地。

    “小祈你起来…起来…”

    警察去扶时珞,“请你节哀…时晏祈是被晨练的人发现的,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初步检查,暂时没发现外伤,是溺水导致的,还不能确定是自杀还是他杀…”

    时珞甩开他的手:“我家小祈不会自杀,我家小祈更不可能靠近水,他怕水…”

    溺水而死,那他得多怕多痛苦。

    时珞摇头,“不会的,小祈没死…小祈你起来,你不是说最怕我哭吗,你起来…”

    在时珞的拉扯中,时晏祈的手掉了下来。

    软软的无力垂在床边。

    时晏祈有一双骨节分明,又长又直又嫩又白的手,时珞一直很喜欢他的手。

    因为这双手,不仅好看,还很温暖。

    时珞颤抖着手拉住,才拉住整个人就一颤。

    每到冬天时晏祈就会给她捂手,被她当做小暖炉的手,此刻冰凉。

    没有一丝温度。

    大热的天,时珞却只觉浑身冰凉。

    “我给你捂捂…小祈,妈妈给你捂捂,以前都是你就给妈妈捂手,这次换妈妈来给你捂…这样你就不会冷了…”

    时珞用双手捂住时晏祈的手,放在额头上,“捂捂你就不冷了…”

    “捂捂就热乎了,就不会没有力气了…你说好以后水都由你扛,你说以后力气活都由你来干,你说以后会给我依靠的…”

    一边的护士上前去拉时珞。

    “时女士,您节哀…”

    时珞被拉开,看着时晏祈的手又无力垂下,嚎啕大哭,“小祈你起来啊,起来啊…”

    时珞的世界一片混乱,失去了全部力气,眼前一阵阵黑暗。

    她不知道她晕了过去,只记得那一片混乱。

    直到被前婆婆梅月从床上被拽了起来,“你还我的小祈,还我的宝贝孙子!”

    时珞的衣领被抓住,眼前一花,已经被梅月拖到了地上。

    “你怎么做妈的,你怎么照顾的小祈,他怎么就变成那样了,不是说只有你能养好吗?他怎么就死了,你还我孙子!”

    梅月的声音不复优雅慢吞,尖锐刺耳,力气极大。

    “我说过我养小祈的,你非得要养,结果你养成了这样子,要是我养他就不会这样了…”

    梅月年纪大了,她揪着时珞,大家也不敢太用力,拉都拉不开,直到晏明笙出现,“妈,你放开时珞。”

    晏明笙脚下还是酒店的拖鞋,眼底满是血丝,强硬掰开梅月的手,接住往下倒的时珞。

    “时珞…小祈在哪?”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医生,所有人都呆呆看着晏明笙,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出现。

    时珞看着晏明笙摇头,“你回来做什么…迟了,都迟了…”

    晏明笙身体晃了晃,转向医生,“小祈在哪,我…是他的父亲。”

    他一辈子不能在公开场所认小祈,直到小祈死后。

    现场安静了片刻后,一片轰然。

    苏慕烟跟在晏明笙后,闭了闭眼,脸色难看至极。

    后面的事情,就是调查时晏祈的死因。

    当天,晏明笙和著名作家时珞早已结婚生子的消息被报道。

    同时被报道的,还有时晏祈死亡的消息。

    新闻彻底爆了。

    网络连接瘫痪。

    晏明笙和时珞隐藏了这么多年的婚姻关系,在时晏祈死后,报道了出来。

    网络上一片血雨腥风,所有人都想不到,这两个外界传的不和的人,怎么会有过这样一段。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

分享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