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是圣母白莲花全文在线阅读白嫾小说全本无弹窗

太子妃是圣母白莲花》 小说介绍

太子妃是个圣母白莲花怎么办? 答曰:天天看她演戏。 论一个合格的圣母白莲花的技能是什么? 答曰:扮猪吃虎,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书中主要讲述了:太子妃是个圣母白莲花怎么办? 答曰:天天看她演戏。 论一个合格的圣母白莲花的技能是什么? 答曰:扮猪吃虎,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太子妃是圣母白莲花全文在线阅读白嫾小说全本无弹窗

《太子妃是圣母白莲花》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当初刘氏嫁入将军府的时候也算是十里红妆,生下白嫾不过三年便因病去了,留下的嫁妆更是堆满了一整个屋子。

苏氏把持家里事物多年,不是没想过动用刘氏留下来的嫁妆,可老太太为了避嫌根本不同意她取用,每每想要借个由头动上一小部分也全被刘氏留下的几个婆子给挡了回去。

白嫾大一点之后更是长了一百零八个心眼,次次都能悄无声息的怼的她出了内伤,还逮着机会不动声色的向外人哭诉母亲嫁妆险些不保,久而久之苏氏对这些东西也就避之不及了。

刘氏的嫁妆单子都在白嫾手中,白俊恒也早早说了,这些嫁妆连带宫里送来的聘礼都要跟着白嫾入太子府。

又将苏氏准备将聘礼纳为府内公用的心思给打了回去。

这些日子她也是急的不住跳脚。

“往日都说老太太偏心你父亲,可老大一回来,老太太就什么话都不说了。”苏氏坐在桌边,手指不停敲打桌面,显见的是心情极为焦躁的。

白婕这些日子安分了不少,白俊杰几次提及她的婚事都被挡了回去,美其名曰“还想在家多陪陪爹娘。”

白俊杰无法,又听了苏氏的话,暂缓了给白婕相看人家的想法。

“大伯父有权有势,女儿又是未来皇后,就是老太太也得巴结着呢。”白婕沉声道。

苏氏瞧着女儿,担忧道:“都怪母亲没本事,没能给你拿下这门婚事。可你以后未必没有机会,本朝姐妹同侍的例子也不是没有,何况是帝王家呢?你且宽心,母亲一定为你筹谋。”

苏氏拢住女儿的一双手,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又道:“白婕这样的性子到了太子府必是要吃亏的,就只说太子侧妃就够她喝一壶的。”

白婕点头,看着母亲秀丽的脸庞,突然开口问道:“母亲家里当年虽然没落了,可还是勋爵人家,那白嫾的生母刘氏不过一富户人家的女儿,怎么能嫁到白家呢?”

屋内静悄悄的,苏氏默默片刻,显见的有些出神,她想起那时候相看白家的时候,家里人本为她定的是白俊恒,她对这个英武俊朗的少年其实早有耳闻,也十分钟意,可左等又等都不见白俊恒的身影,过了片刻,白老太太才略带歉疚的道老大已有婚约,老二尚没有定下人家。

苏家本来很是生气,可彼时已经没落,白家却是蒸蒸日上,白老太爷又军功累累,前途一片光明,无奈只能应了这门亲事。

哪怕只是毫无建树的老二,凭着皇上对白家的重视,苏氏也能受到庇护啊。

后来才知道,刘氏与白俊恒老早就相识了,可奈何刘家不过商贾人家,白老太太一直不许,后来才知道白俊恒直接带着刘氏求去了边城白老太爷那里,这才成了婚。

苏氏忽的转过头,目光炯炯的看着白婕,缓缓的说:“我必不会让你将来落了白嫾下乘!”

白婕愣了愣,缓缓点头。

半月后,朝廷又颁旨下来:白俊恒封为一品安定侯。

白家两代忠勇,这个封诰其实还算公平公正。

皇上似乎对白俊恒十分信任,不禁封侯,还特意让其打理军中杂物,比如粮饷发放啊,军资补给啊。

总之,是个肥的流油的肥差。

朝内上下五一不带着有色眼镜恭喜,话里话外都是一种祝贺白俊恒乍富的意思。

白俊恒是个直人,向来不喜欢拐弯抹角,接到旨意之后直接进宫去问皇帝:“臣日后还想去外头打仗,这么个侯爷的封号给了我,岂不是累赘嘛!”

皇帝还算是贤明,知道也了解白俊恒的性子,闻言不禁大笑道:“朕的意思是让你在京中休息休息,日后边关有事,你还可以带兵打仗。”

这番对话未免不太严谨,可据传言,安定侯与皇上之间十分亲厚,大概意思就是这样。

总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安定侯拿着圣旨进了宫,出来的时候又带了两大车的赏赐,一时间关于皇上对侯爷的信任度传言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白府更是人来人往,白俊杰都莫名其妙接到了不少三品以上官员递来的帖子。

白家各位女儿也忙里忙外,尤其是白嫾,莫名其貌多出来不少“好姐妹”,纷纷递帖子邀请其参加赏花宴。

虽然平日里在外头白嫾从不与人交恶,还混得如鱼得水,可说到底交好的小姐妹却没有几个,这些递帖子过来的跟她不过是塑料情罢了。

不过该去还是得去,总不能说是即将成为太子妃了,就被人诟病鼻孔朝到天上去了。

挑拣出来的是汪小姐递来的帖子,白嫾跟她还算是亲厚,其父亲是朝中四品,也不过是个清闲官职,跟白家不会产生什么利益冲突,为人也不错,不骄矜也不做作,跟她在一起能放松些。

汪小姐也办了个赏花宴,本来请的人并不算多,架不住那些收到帖子的人多嘴问一句都是谁参加宴会,得知白嫾要去,都拖家带口的来了不少人。

汪家准备的席面险些不够用,差点闹了笑话。

于是整场赏花宴就差变成了白嫾个人的交友会,她又得秉着自己一向良善待人的习惯,一天下来脸都快僵了。

自然也有看不惯白嫾如同众星捧月般待遇的人,比如与白婕交好的一个小姐,见着白嫾孤身一人参加宴会,凉凉道:“怎么不见白家其他几个姐妹?难不成你只自己来,不带她们几个么?”

不等白嫾开口,就有其他几个人出声为她说话:“怎么?白家其他姐妹没有腿?非要让人一块儿把她们带过来?”

白嫾持续微笑,心里却在暗爽:有权有势果真是好处多多,就连嘴替都有了。

这种不用自己开口回击的感觉简直太过舒爽了吧!

汪若言私底下在白嫾耳边道:“依我看白婕此刻怕是气疯了。”

各家女儿们接到帖子一向都是团队行动的,偏偏白嫾此刻就成了独行侠。

白嫾含笑,不置可否。

总体来说,这几日的宴会都还算和谐,白嫾只管跟汪若言说话,遇到人多的时候两人便相携着去园子里逛去,倒也还算自在。

汪若言问她:“我认识你久了之后才知道你为人长袖善舞,说好听点是处事圆滑,说难听点就是装得温柔良善,难不成这一番打算都是为了能够博得好名声嫁入太子府?”

汪若言说得直白了些,白嫾却丝毫不在意,自己这番行事本就是事实,也不怪别人说,何况她与汪若言关系不错,姑且算得上是玩伴,因此只笑笑道:“这番行事可给了我不少好处呢,若我与别人起了争执,即便是我开头挑衅,别人看我一贯行事妥帖,自然不会以为是我的过错,我这也算是一种求生之道?”

圣母绿茶牌白莲花嘛,自然得有自己的做事方式了。

善于利用别人的同情信任也是一种本事啊。

况且,白嫾一向奉行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做事准则,就是苏氏母子也是屡屡算计她,她才处处跟这娘俩作对的。

她虽然秉承的是走圣母白莲花的路线,可却不是真的圣母。

哪有别人犯了我,我还以德报怨的?她又不是菩萨,难不成真的普度众生去?

汪若言“噗嗤”一声笑出来,未等说话,两人就听见园子后边传来一个男人的笑声,惊惧之下,白嫾率先开口:“敢问阁下是?”

半晌都未见有人回话,遣了人去寻,那男人已然不见了。

白嫾事后着意让人打探了下,此次在张府参加流水宴的人不少,因着张家老爷是朝中户部尚书,官位颇高,因此朝中略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拖家带口的来了。

末了,打听消息的人期期艾艾的道:“听说太子殿下也来了,不过略坐了一刻便走了。”

白嫾瞬时觉得天旋地转,刚才那人莫不是太子殿下?

如果说自己的人生是一个剧本的话,那么在园子里假山后头听到自己说话的必然是自己未来的夫君太子殿下,细一回想,自己说的那番话,可谓是把自己的底细都交代了出来:

就是一个演戏演的深沉的心机婊啊!

就是打着最坏的打算,听到这番话的人就是太子殿下,那么她以后入了太子府该如何自处?

白嫾只觉天都快要塌下来般。

果然,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

这不是考验就来了么!太子略一打听就能知道自己的身份,将来两人成婚,她这套戏码还能不能收割一波都是未知数。

怕到时候被收割的就是自己了吧!

小说《太子妃是圣母白莲花》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