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太女她要招婿(景珉盛翊之)小说最新章节

皇太女她要招婿》 小说介绍

景珉十岁那年,亲眼看着养育她长大的母亲被仇人的人杀死,而自己也被打成了重伤。她发誓,一定不会放过这个仇人。 十七岁那天,她如愿回了皇宫,成为了皇太女。 当初欠她的,也该是时候该还回来了。 —— 【老父亲视角】当今皇太女是个乡野村姑,换成以前,大魏的臣子们都想不到,可偏偏那傀儡皇帝不知道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跟太后丞相公然反抗。 坚持的结果,自然是……他胜利了。 女儿回到自己身边后,景元高兴了一段时间,可看着女儿不是今天把丞相的儿子扔进宫里的莲花池内,就是明天把镇国公的儿子扔到护城河里面,再就是放自己的狼,咬断了户部尚书小儿子的一条腿等等等等,多得让人眼花缭乱。 景元深深的陷入了焦虑,他女儿这样,是不是嫁不出去了? 愁愁愁,景元愁白了头。 可没想到,女儿的姻缘早就在冥冥中注定了……。书中主要讲述了:景珉十岁那年,亲眼看着养育她长大的母亲被仇人的人杀死,而自己也被打成了重伤。她发誓,一定不会放过这个仇人。 十七岁那天,她如愿回了皇宫,成为了皇太女。 当初欠她的,也该是时候该还回来了。 —— 【老父……
皇太女她要招婿(景珉盛翊之)小说最新章节

《皇太女她要招婿》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一股子骚味飘来,景珉嫌恶的拧眉,后退了几步。

荔枝一直被景珉护在身后,没地方施展,此刻场面对他们有利,她没忍住跳了出来,抬脚在汪彤的身上踹了两脚,“我们太女殿下也是你这种人能够肖想的?”

景珉拍了拍义愤填膺的荔枝,示意她去旁边找个麻绳过来。

荔枝应下,景珉添了那么一句,“要结实点的啊。”

“明白的,殿下。”

河里的那些人有那么一两个不会游泳的,等他们都从河里扑腾上来再回到桥上时,荔枝正好把一大捆麻绳拿了回来。

景珉看了看,挑中了其中最粗的一根,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看看有没有破损的地方。

小厮被荔枝拿着一根很粗的棍子,拦在了台阶上。

“你快放了我家世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原本在桥上驻足的行人已经都被小厮们爬上来之后赶走了,可看到的人不少,他们的嘴可算是堵不住了。

小厮小头头一脸愤恨的看着景珉,“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我们世子不利,我便要去告诉我们国公爷,让我们国公爷抄了你全家,要了你的命!”

景珉扭头看过去,嘴角上扬起好看的弧度,“哦?看来镇国公府的人都普遍大胆,连小厮都能这样跟孤说话,可真是让孤大开眼界呢。”

荔枝黑着张小脸,把手里的棍子往前送了送,“瞎了你们的狗眼,太女殿下在此,你们竟如此胆大包天,胆敢出言不逊,你告诉你们,你们死定了!”

“太女殿下?!”

小厮头头似乎被荔枝的这话吓到,可想了一下,却又不信她说的话,“你说是太女殿下就是了?咱们谁不知道太女殿下是个乡野村姑,貌丑无言胸无沟壑的,怎么会长得这么好看的?”

“我告诉你,赶快放了我们世子,不然我们国公爷定饶不了你!”

小厮头头说着就打算伸手去抢荔枝手里的棍子。

荔枝挥舞了两下棍子,将他们打退了几步,“你们竟然这样说太女殿下,找死!”

景珉在后面看着,吹了吹手里的麻绳,“荔枝,不必手下留情,让他们下河去醒醒脑。”

在百姓们的视线中,景珉拿着手里的麻绳,手脚分外麻利的将汪彤捆成了粽子。

另一头,小厮们也都被荔枝重新打进了河里。

荔枝追着下去,又一人给了一棍子,让他们上不来。

景珉看着,眼中划过一丝笑意。

可那股骚味在鼻尖游荡不散,让景珉有些反胃。

拧眉看了眼一脸惊恐却说不出来话的汪彤,景珉扯了扯嘴角,笑意自眉间散开。

提了提手里的麻绳。

众人只看见汪彤从桥上飞了起来,然后“噗通”一声,掉进了河里,嘴巴张的老大,可就是一点尖叫声都没听见。

河水很干净,正好去去汪彤身上的味道。

至于他为什么没有声音,那就是景珉的本事了,捆他的时候,就把他的哑穴点了,让他想说话都说不了。

景珉下了桥,走到河边,提着汪彤涮了又涮,等确认了他身上没有异味之后,才又将他提上了岸。

此刻的汪彤已经精疲力尽了。

小厮们被荔枝拦着上不了岸,只能从另一边上去。

他们立在河对岸,一脸悲愤的看着他们受辱的世子,最终小厮头头在河对岸喊了一声,“世子,您再坚持一会,小的去请国公爷来替您做主!”

听到他的话,汪彤虽然没力气再动,可眼神也很配合的凶狠了几分。

荔枝上去就是一脚,“你这是什么眼神?”

荔枝这一脚不轻,汪彤被他踹得在地上转了个圈。

堪堪在河岸边停下,差一点点就要再掉进河里。

汪彤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小心脏也提了起来,嘴巴张得老大。

景珉抿唇,视线一转,便看到一旁摊位上卖布的老大娘,旁边还有个算命先生的小摊儿,她走过去,用了一个银锭,买了一块长布,从中间掏了个洞,请算命先生在上面写字。

片刻后,景珉在前面走,荔枝在后面扯着麻绳,让汪彤跟着走,“走快点,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

后面,有识字的人还在替周围不识字的人解惑。

“那上面写的啥?”

路过的大叔拍了拍身边的年轻小郎君。

小郎君看着大叔那只还带着些泥点的手,大叔哈哈一笑,把手放开了,“对不住了啊小郎君,在家做的都是粗活。”

小郎君摇头表示没事,“我告诉你吧,这正面写的,‘我是禽兽,我是色魔,我是登徒子’,这反面写的,‘我一定绝后。’”

“噫——这么狠呢。”大叔惊讶得成了表情包,年轻郎君还未来及再说什么,大叔就鼓起了掌,“说的好!我支持他!”

周围的人哈哈笑了起来。

镇国公府世子这么多年,调戏了多少良家小娘子,又强占了多少小娘子,百姓们都有所听闻,甚至这路上有些百姓,正是受害小娘子的家属。

看不到的人群背后,卖布的老大娘悄悄转过身去,抹掉眼角的泪水。

且不说这个女子到底是不是太女殿下,就凭她今日将让汪彤吃了教训,那就是个好的,老大娘捂着怀中的那个银锭, 望着景珉离开的方向,眼中满是动容。

镇国公来的很快,带人将一品香团团围住的时候,景珉刚吃上第一口牛肉。

汪彤被她捆在外面的石墩子上了,荔枝正看着。

汪彤就这样在炎炎烈日之下,被百姓们指手画脚的,偏偏他一句骂人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白白受了今日的屈辱。

说到这个一品香,那就不能不说一说了,一品香的老板苏聿,今年不过十六岁,却在两年的时间内,将一品香这个百姓们闻所未闻的火锅店开出了花样。

大魏最重要最繁华的几座城池,都有一品香的影子,知名度直接赶超几十年老店珍香阁。

不过,苏聿没有要和珍香阁打对台的意思,珍香阁主推传统菜品,而一品香专做火锅,最重要的是汤底。

其实说来,帝京的一品香不过才开了一个月,但是却依旧非常受欢迎,店面很大,味道也非常不错。

小说《皇太女她要招婿》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