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99天,偏执大佬求婚了》主角晏禾裴轲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溺宠99天,偏执大佬求婚了》 小说介绍

【甜宠X失忆X年龄差八岁】 二十岁的那天,晏禾把晕倒在路边的裴轲“捡”回了家。 当天晚上,两人稀里糊涂地在一起了。自此过上了没羞没躁的“二人生活”。 亲吻,旅游,约会,求婚,订婚… 盛大的婚礼如期而至,然而新娘却在前一天晚上失踪了。 裴轲找遍了整个京城,仍不见她的踪影。 四年后,裴轲盯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两个“小萝卜头”,咬牙切齿地问道“你们妈妈是谁?”。书中主要讲述了:【甜宠X失忆X年龄差八岁】 二十岁的那天,晏禾把晕倒在路边的裴轲“捡”回了家。 当天晚上,两人稀里糊涂地在一起了。自此过上了没羞没躁的“二人生活”。 亲吻,旅游,约会,求婚,订婚… 盛大的婚礼如期而……
《溺宠99天,偏执大佬求婚了》主角晏禾裴轲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溺宠99天,偏执大佬求婚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京都将近有三分之一的地区因电压不稳导致了停电,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将将恢复正常供电。

晏禾一边吃着薯片,一边上网刷着新闻。热搜榜上铺天盖地的都是有关昨天公交车失控事件的报道。

她一路刷下来,视线在中间某一词条上停留许久。

标题很简单:【京都大学校花】

一条短短十秒钟的视频被转发了近几百万次,底下清一色的都是对女孩的称赞,除此之外,有人扒出了她的入学证件照和班级等信息。

晏禾将自己的私人信息保护得很好,她不怎么参加班级活动又独自一人住在校外,在其他人眼里是个神秘又格格不入的人。因此,她倒不是很担心生活会受到影响。

继续下拉刷新,她很快就发现了有几个号一直在重复恶意辱骂她,甚至有人把京大论坛上热火朝天地吵了好几日的帖子截图搬了出来。

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截图一爆出来,各种下流污秽的咒骂扑面而来。

【不守男德xx骨折】:以为是个女英雄,没想到为人如此放荡。

【五代鹿人】:有一说一啊,我仔细看了这个所谓的爆料图片,很客观的讲,并不能证实所谓的“丑闻”啊!

【扒黑老圈】:同上。豪车加美女本就不是什么平常事,更不应该被当做造谣的噱头。

【图图爱吃醋】:总算看到个明事理的人了!作为京大的学生,竟然只凭一张打了马赛克的照片,几句毫无根据的造谣,就跟疯了的野狗一般到处狂吠,这就是顶尖学府培养出来的未来的“国家栋梁”吗?呵呵。

【白富美看我】:或许你们知道富人家也是有美女的?你们又怎么能确定这车不是美女自己的呢?又如何知道这男的不是人家父亲或者哥哥呢?摘掉你们的有色眼镜吧,世界上有那么多美好的事物,为什么总是往坏处想。

【23考研一定上岸】:心里是阴暗的,看什么都是阴暗的。

·······

晏禾心里倒没什么起伏,依她的性子,也懒得解释,虽然不过是几分钟的事。

不过,有人倒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远在M国出差的晏青贺从小助理那听到此事,立马推迟了会议,直接视频通话拨了过来。

她也不意外,将手机摆放好,接受哥哥的盘问。

“晏禾!你胆子什么时候这么大了?出这种事了怎么不和我们说?”

晏青贺粗暴地松了松领带,脸上青筋暴起,双眉深深皱起,仿佛能夹死一只蚊子。

“又不是什么大事。”晏禾满不在意地耸了耸肩。

“你!算了。”

这就是所谓皇帝不急太监急吗?

晏青贺那张魅惑的俊脸气得脸都快青了,咬牙切齿地质问:“图片上那男人是你男朋友?”他前不久听晏母说过这事,大学生谈恋爱是很正常的事,他也没仔细深挖。现在想想,当时母亲支支吾吾的语气倒显得异常奇怪。

“对呀。”虽然她已经有几天没看到他了。

“多大?”虽然他相信自家妹妹不会被中年老男人花言巧语地欺骗,但还是确认了才能放心。

聪明如晏禾怎会不知道他心里的那点疑惑,干脆挑明:“26岁、人很高、长得帅、脾气也很好,公司~总~裁。“最后一句还特意说得极慢,生怕对方听不清。

晏青贺接收到妹妹有意无意的”炫耀“之后,似是看智障一样从头到脚扫视了她一番,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道:“小姑娘谈恋爱要小心一点,别被人骗了。”

“还有网上的事,你不用管,哥哥帮你解决掉。”

“就先这样,我等下还有一场会议,有时间再和你说。”

“照顾好自己,哥哥下周回国一趟。”他倒要好好会一会儿这个便宜妹夫,提前替她把把关。

“哦。”

将最后一片薯片送进嘴里,晏禾用湿纸巾仔仔细细擦了擦指缝,拿出昨天随意塞进口袋的名片。

“顾野怕不是又要输了。”谢昀赫坐在对面打趣道,“快点快点,别磨磨蹭蹭跟个娘们似的。”

“催什么催?谢老二你赶着去投胎吗?“顾野叼着根烟,毫不客气地回怼,“我又没说我不出。”

“三。”顾野一脸烦躁地丢出一张牌,他还不信了,这么小的牌还能被炸?

“四个二。”一道清冷的嗓音响起。

卧槽!裴轲你要针对我也不要做得这么明显吧?

还偏偏他的运气最好,每一局都抽得到炸弹,而且裴轲从不炸别人,只炸他一人。

这也太记仇了吧。

“要吗?\

小说《溺宠99天,偏执大佬求婚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