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勇字篇(王勇)小说最新章节

冰河勇字篇》 小说介绍

据考证地球一共经历过四次冰河期,前四次都发生过什么?有没有过文明的存在?这些都无从考证。直到第五次冰河期的降临,人类才揭开其神秘的面纱,冰天雪地的极端条件下,人类苦苦的挣扎着,只为求得一线生机。。书中主要讲述了:据考证地球一共经历过四次冰河期,前四次都发生过什么?有没有过文明的存在?这些都无从考证。直到第五次冰河期的降临,人类才揭开其神秘的面纱,冰天雪地的极端条件下,人类苦苦的挣扎着,只为求得一线生机。……
冰河勇字篇(王勇)小说最新章节

《冰河勇字篇》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晚上十一点,仓管管理和社会人全退了出来。刀疤头带人向王勇他们这边走来,刀疤头故意找茬道:“倪老头不厚道啊,你说你人少车少才让你先进去的,现在你整个这么大的车多少有点说不过去吧。”

王勇这才知道大爷姓倪,虽然临时合作但也不能让老人家顶在前面,于是王勇站出来道:“你要觉得多,那咱两边换一下啊,我一辆轻卡换你两辆中巴,我们吃点亏,我们认了。”

刀疤头不屑道:“你个小崽子,有你说话的份吗?倪老头面包车换面包车,别拿那些小孩玩意和我换。”

倪大爷和王勇他们都快搬了小半个冷库了,仓管的人进去一眼就看出来是倪大爷下的手。加上王勇抢先要拿铺满伪装零食的车和他们换,这就更加突然面包车了。

倪大爷向王勇他们三个打了一个手势道:“刀子,说好了谁拿了就是谁的,怎么的,说话当放屁了,你刀子这名号不要了。”

刀子继续紧逼道:“倪老头,要是平时这口肉你吃了就吃了,这时节你这口肉的价值可就不小了。你还是和我这边换一车吧,多少能捞着点。”

倪大爷寸步不让道:“老头子我就这副牙口好,就好吃口肉了。刀子要不你来掂量看看,是我咬断你骨头,还是你蹦坏我的牙。”

刀子一看谈不拢,准备带人上前动手。只见倪大爷刷的一下,从背后抽出来一把砍刀,抖手耍了一个漂亮的刀花。

刀子挥手叫停手下,俗话说得好,行家看门道。刀子也是经常动刀的人,看倪大爷抽刀、耍刀的手法就知道倪大爷玩刀的功夫不弱,贸然动手肯定讨不着好。

双方就这么僵持在了这里,王勇这边两把刀,一把消防斧,一根棒球棍。刀子那边也有好几把刀,木棒和铁棍这些的也有不少,好在倪大爷这一手刀花唬住了刀子。

倪大爷此时心里也很无奈,用脚尖轻轻磕了一下王勇的鞋边。王勇立马回身,从轻卡上拽出两个堵着布料的啤酒瓶。

倪大爷从王勇手上夺过一个啤酒瓶,指着刀子道:“刀子,老头子我今天就吃定这口肉了,你要是不让的话,你看我敢不敢点了你。”

刀子回头看了一眼他们的车队,此时车队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干脆的转头带走手下就走。

王兴和王楼开轻卡也顺势跟着走了,王勇开着面包车和倪大爷殿后。开出去很远王勇才在心里骂了一句:“都是千年狐狸,一起演了场聊斋。”

刀子应该是想拿王勇他们这边立威,能拿下来最好,拿不下来也唬住了保安队的那群人。趁机让自己这边的车队先走才是他的目的,一起走什么的都是说给老实人听的。

倪大爷这边水更深,王勇一时摸不清真假。

送佛送到西,王勇将倪大爷送到他家门口。倪大爷家是三间平房加个小院子,院子东墙边上是一间厨房和一间杂物房。

倪大爷指挥王勇将面包车停在了杂物房门口,王勇帮着倪大爷一起往里面搬东西,边搬边聊道:“大爷刚才我都没看清,您老是什么时候把刀藏在身后的啊。”

倪大爷咧嘴一乐道:“要是让你看清了,大爷我这刀不是白耍了这么多年啊。”

嘴甜的孩子有枣吃,王勇继续夸赞道:“您老那刀花耍的,那叫一个顺畅,简直就是行云流水了。”

倪大爷的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笑着道:“也就一般般,要是再早个几年,刚才这种情况,大爷我一个人就能摆平了。你们三个今晚也还不错,都没怂,就是手脚太软了。”

王勇一看干货要来了,立马停下手里的活,递了根烟给倪大爷,倪大爷点上烟继续道:“这手太软不是说你们没力气,而是你们手腕上没劲,全靠死力气耍,想要用好刀回去就多练腕力,多练下盘。”

卸完东西王勇上车刚准备走,屋里跑出来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倪大爷将手包送还给了王勇。

王勇看着小男孩,扭头对倪大爷调笑道:“大爷您这牙口不光要吃肉,糖也少不了吧,这就留着给孩子买糖吃。”

说完王勇就将手包塞给了倪大爷,转头就上车发动面包车,挥了挥手向倪大爷示意走了。

王勇在村口汇合了等待的王楼他们,直接开车奔向白天规划好的第一个停靠点。

一处大运河的缓坡处,王勇和王楼合力将面包车推进了大运河里,啤酒瓶里面的液体也倒掉,瓶子磕碎扔进去,水流冲刷下一会就没影了。

按照王勇他们之前的规划,只需要处理掉啤酒瓶,这玩意塞了布条属性就变了,留着不安全,需要的时候再做就是了。但是晚上倪大爷话递过来了,王勇也就顺势把面包车也留在这边。

在第二个规划点处,王勇他们取出藏在桥洞下面的帆布。将轻卡的车斗盖上绑紧,接下来都是小路,这样可以防止东西掉落,顺带加了一层伪装。

车内三人都点了根烟,王楼开车哼着歌,王兴叼着烟左右摇摆,王勇指甲敲击着车门,说到底还是年轻人啊。

王勇率先打破这气氛道:“亲兄弟明算账,这次咱三人平分,东西有点多,好坏就别挑了啊。”

王楼立马炸毛道:“哥,你要是这么分的话那我和王兴到村里就回家,东西一样都不要。”

王兴思考了一会也跟着表态:“哥,你看这样分行不行。咱就分点意思一下得了,零食饮料什么的一起放你这,我们要吃直接就去你家吃就是了,那么多东西都拿回去我们也没地方放。”

三人争了一路,最终王勇让他们兄弟俩联手镇压了,按王兴说的来。

凌晨三点二十分,三人回到了王勇家。轻卡停进院子里,三人从轻卡上卸下六件香烟,搬进王勇的房间。这是他们路上商量好的,留点私人的小金库。

王勇去了一趟白天卸物资的仓库,别的东西都在,就是香烟少了一件。不用想也知道,肯是三叔王大河干的,资深老烟枪,剩下的一件没拿走也是三叔留在这钓鱼的。

王勇从省城带回来的零散香烟,已经让他薅去一半了。如果王勇将这件拿走了,三叔就能顺着味,将王勇的烟全部抄走。王勇没动剩下的那件烟,就留在那,反正他们也抽不完。

回到房间,王楼和王兴都倒床上睡着了,这一天彻底给他们累坏了。王勇也没喊他们,自己一个人将带回的烟,搬去了妹妹王云的房间。就藏在三叔他家楼上,他绝对想不到。

小说《冰河勇字篇》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