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占卜,唯物算命程三金全文免费阅读

科学占卜,唯物算命》 小说介绍

我叫程三金,女,23岁,是一名占卜师。 想知道我的故事吗?那就继续往下看吧! 第一人称,可能枯燥,可能有所收获。。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程三金,女,23岁,是一名占卜师。 想知道我的故事吗?那就继续往下看吧! 第一人称,可能枯燥,可能有所收获。……
科学占卜,唯物算命程三金全文免费阅读

《科学占卜,唯物算命》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老爷爷可能不知道,但我可是没少刷这类文!我急忙把凳子搬到墙边,踩上凳子往墙外看。

看一眼心就彻底凉了,奶奶的,这哪里是疯病?这是末世文里描述的丧尸啊!一时间荒诞和惊恐涌上心头。

回头看,老爷爷还在不慌不忙的晒东西,我开口担忧的问:“老爷爷,咱们这院子的大门结实吧?他们在外面撞不开吧?”

“我这院子别看有点破旧,当年盖的时候可是实打实的用料,可比现在水泥砖头垒的结实多了。”老爷爷听见我对他这房子的质疑,开口反驳。

“那就好,那就好!”我听了这话稍微放心,但一上午都在时不时的关注外面的情况。

太阳偏西的时候,外面已经是一半丧尸赶一半人了。

有聪明的已经发现老爷爷这院里有人,开始疯狂拍打大门,想进来找口吃的。

我来不及担忧,老爷爷就放他们进来了。

两个中年妇女,几个壮汉,还有几个文弱的学生,林林总总有十来个人。

等他们吃完老爷爷给他们拿的吃食

看院里就一个老爷爷和一个年轻女孩,就开始胆子大了起来。

晚上竟因为食物不够众人分,就把老爷爷和我赶出了院子。

我心里气的想问候他们祖宗十八代。

却只能背着我偷偷藏起来的一袋面包和一瓶AD钙跟着老爷爷一路躲藏去了他隔壁的隔壁邻居家。

原来他这邻居前段时间搬进城了,钥匙让老爷爷放着。

让人欣喜的是他这邻居家里还有余粮。

于是,在那群人吃食不够分的时候,我们晚饭吃的很饱。

老爷爷白天就发现了这疯病不简单,咬伤就被传染。吃了晚饭还专门问我“丫头,怕吗?”

我点点头“怕。”

“丫头莫怕,我琢磨着这群人是从村口进村的,不是外面出了问题,就是村口出了问题。”

“外面出问题的话,早就乱了,附近村子不可能这么静,看来问题还是在村口,明天早上我把你从小路送出村。”

“还有小路?”我听了这话瞬间抬起头,满眼惊喜。

“小娃子,哪个村里没条小路?不想进里屋睡就坐过来歇会。”许是看出来我的不安和害怕,老爷爷对我说话的态度都好了几分。

我挪过去倚在老爷爷身边不知何时睡着了。

却是突然被老爷爷叫醒,拉着我就翻墙跑。

我瞬间清醒了。听见老爷爷开口咒骂道:“这群王八羔子,竟然把得疯病的往这儿引。”

我顺手捡起一个木棍当武器,老爷爷拿着把割草的镰刀耍的很顺手。

原来找吃食的那群人当中有一个被丧尸蹭破皮的因为胆小没有说,结果晚上彻底病变了。

“活该”我心里骂着活该,脚上逃跑的速度不减。

那大胡子壮汉看我和老爷爷逃跑的麻溜,就朝我们奔来,把他身后的几只丧尸往我们这边引。

说时迟那时快,大胡子男竟然一把把快爬上墙头的我拉了下来,他自己踩着凳子翻了墙头。

“他是狗,他是真狗啊!”对着死胡同我欲哭无泪。幸好紧急时刻老爷爷拉了我一把,裤腿虽然被丧尸大哥扯掉了一块,但庆幸没蹭到皮。

老爷爷情况不好,他因为刚才拉我太用力崴着脚了。

眼看天快亮了,他让我扶着他去了附近一个不起眼的院子。然后我再回去偷偷摸摸把自行车推到院子里。

老爷爷打开院子后面的一个小门,院子外面是绿油油的小麦地,地头田埂上那条小路,骑自行车通过绰绰有余。

“老爷爷,我带着你一起走吧!这地方不安全”

“丫头你自己赶紧走,出去了立马报警,我要留在这。”老头催促道:

我只能疯狂的蹬着自行车,幸运的是路上遇见了警车和穿着白色防护服的研究人员正往村子的方向去。

原来是因为旅游团的人集体断联失踪,已经有人报案了。

等快到村口,研究人员穿着防护服去查明情况,原来是村口的地底下有一个之前战争期间遗漏的毒气罐因为时间太久,出现了一丝泄漏,幸好范围小,发现的及时。

老爷爷也被警察询问了一番。

趁着他们不注意,我在老爷爷身边小声问道:“哪些丧尸呢?”

“什么丧尸?那些中毒的人都被送医院治疗了”老爷爷虽然对丧尸这个词疑惑,但还是回答我的问题。

“他们人传人呀,很危险的”我急忙开口解释。

“那只是咱们昨天猜测会传染,事实上那些发病的人都是因为进村时在村口停留时间长短不一样,发病时间不一样。”许是事情解决了老爷爷心情好,回答我问题语调也温和起来。

“不对,那扫墓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怎么解释?”我又小声问道:

“前天晚上发生什么了?老头子我怎么不记得了,丫头,是你做梦了吧!”老爷爷矢口否认。

“老爷爷你不要诓我,你就是个高人,我要拜你为师。”我说这话时一脸兴奋,丝毫没有之前的害怕。

“不要想这些有的没的,咱们要相信科学。”老爷爷一脸正经的纠正我的想法。

“就是有古怪,这村子除了老爷爷你一个人都不见。”我继续辩驳。

“城里发展好,都搬城里去了!”

“那你怎么不走?”我觉得我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格还挺好。

“我若走了,谁镇的住他们呢?”老爷爷这话声音很低。我使劲凑近听,还是隐隐约约没有听清楚。

小说《科学占卜,唯物算命》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