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的前妻突然回来暴虐我言浠顾尽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死了的前妻突然回来暴虐我》 小说介绍

言浠爱了顾尽泽十年,终于如愿嫁给他。 婚礼当天,前女友强势回归。 她以为有了孩子他就会回心转意,谁知他却亲手扼杀了她的孩子。 杀子,弑父,毁容,入狱,他对她从不曾手软。 离婚那天,生死垂危之际,言浠向他求救。 他只冷冷地回了她几个字:滚,走了就别回来。 可当她真的死了,他却发了疯一样地寻找。 直到有一天,她像迎风的小风车,轻盈地从他眼前路过,他尘封的心弦再次被拨动。 命中注定的人,再见还是会爱上。 只是错过的爱,还能重来吗?。书中主要讲述了:言浠爱了顾尽泽十年,终于如愿嫁给他。 婚礼当天,前女友强势回归。 她以为有了孩子他就会回心转意,谁知他却亲手扼杀了她的孩子。 杀子,弑父,毁容,入狱,他对她从不曾手软。 离婚那天,生死垂危之际,言浠向……
死了的前妻突然回来暴虐我言浠顾尽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死了的前妻突然回来暴虐我》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何晚荇走后,言浠回到房间,将那只镯子取下来,放回抽屉的首饰盒里,不想再多看一眼。

虽然心里很难受,但她也想通了一些事。

婚礼前,言浠曾问过顾尽泽,如果他不愿意,她可以去给爷爷说取消婚礼,她尊重他的选择。

可顾尽泽说,大家族联姻是常有的,名门望族的儿女婚姻都由不得自己。

与其将来同一个不认识不熟悉的陌生人结婚,倒不如跟她结婚,他保准不会亏待她。

顾尽泽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他对言浠很好,独一份的好,有时甚至让她有一种他是真的爱她的错觉。

但那也仅仅是错觉,何晚荇一回来,他对她那份独一份的好,就变成了第二份。

婚礼那天,顾尽泽为了何晚荇迟到,为了何晚荇中止婚礼,又为了何晚荇夜不归宿;

回来后送她的手镯还是何晚荇戴过不要的二手手镯;

现在想来,他说把最美好的留在新婚夜,恐怕也只是不想跟她一起睡的托词吧……

都说事不过三,这种种的事情已经不知有多少了,她竟然都忍了下来。

她本以为何晚荇走了三年,顾尽泽心里也应该清理干净了。

即便他还不爱自己,没关系,她爱他就可以了。

她可以接受一个不爱她也不爱别人的顾尽泽,但是接受不了一个不爱她但爱着别人的顾尽泽!

她绝不会为任何人丢失自我!

晚上,言浠没有睡,她在等顾尽泽,不管多晚,她都要等。

顾尽泽回来得很早,来到言浠的房间,见她没有睡,坐在阳台上,望着外面的夜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顾尽泽走近。

言浠感知到他来了,头也没回,声音冰冷得如同这夜色:“阿泽,我们谈谈吧。”

“嗯,好啊。”顾尽泽坐到了她旁边的椅子上。

“阿泽,你看天上有什么?”

顾尽泽看向夜空,“月亮,还有星星。”

言浠望着夜空淡淡一笑:“你看,月亮和星星同时出现在天空,你第一眼看到的还是月亮……”

顾尽泽不明白她想说什么,看着她没有搭话。

言浠转过头也看着他:“那么,阿泽,现在在你心里,我和荇谁才是月亮?”

她是鼓起勇气才问出来的,这么多年,她从没有过一次这样明显的暗示。

即便答案好像已经是显而易见,但她仍然满怀期待,哪怕骗骗她也好。

顾尽泽愣住了,显然他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他看着她,张了张口,却半天没说出话来。

言浠看着他的反应已经明白了,他犹豫是在想怎么说才能不伤害到她吗?

“在我心里,你和荇从来都是不一样的……”

顾尽泽突然说。

虽然有准备,但言浠还是难以承受这样的答案。

她的心一下子就坠入了冰窖,仿佛有千万根冰尖刺穿了她的心脏。

痛而冷。

本来就是多此一问,果然还是自取其辱!!!

她强忍住即将奔腾而出的泪水,站了起来,转身回屋的瞬间拭去泪水。

然后假装无所谓的样子笑到:“我知道啊,我一直都知道,荇才是你的爱情,我只是朋友……”

她嘴巴里这么说,心脏却像是在受着某种酷刑一般,一层一层剐着她的皮,一阵比一阵的更痛。

“小浠,你听我说……”

顾尽泽追进来。

“你不用说了!”言浠眨着眼睛,她怕眼泪又不争气地流出来。

她不需要他的安慰和可怜,用谎言安慰她,对她来说才是真正的侮辱。

是她越界了,早就知道只是一场商业联姻,自己却痴心妄想超越他喜欢的人成为他心中的第一位,岂不是可笑!

她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然后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

“阿泽,我们分开吧!”

她本想说离婚的,可她突然想起来,他们既没有领结婚证,也没有举行过完整的婚礼。

也不能说分手,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在一起过。

想到这里,她心里的悲哀更甚。

顾尽泽万分震惊:“小浠,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你听清楚了。”言浠不想再说第二遍,多说一次,心就疼一次。

她一边披上外套一边说:“我们本来就是父母包办的商业联姻,又没有感情基础,现在言氏也已经破产,我们再结婚根本就没有意义了。”

顾尽泽一把拉住她,脸上表情黑沉得可怕:“你就是这么认为的?”

“不是我这么认为,是事实如此。”言浠此时也冷静得可怕,“现在荇回来了,我们分开,既是成全你们,也是放我自由……”

“跟我在一起很不自由吗!你就这么想走?”

言浠冷漠地看着他,没有回答。

顾尽泽捏着她的手腕越捏越紧,这才猛然发现,他昨天给她戴的那只手镯已经没有了。

看来她是铁了心要走。

顾尽泽咬着牙,松开了她,冷冷地道:“好,你走吧!”

言浠自由了,可她却并不感觉轻松。

她落寞地转身要走。

顾尽泽看着她的背影仿佛是十分气恼,转身一拳捶在了墙上。

震得墙角架子上的花瓶掉落,哐当一声,花瓶碎得四分五裂。

这一动静惊醒了宅子里的其他人,顾扬名和杜月晴都来了。

“怎么了这是……”

杜月晴见言浠穿戴整齐,似乎要走,连忙拦住她:“小浠,你这是要去哪儿?”

“阿姨,我走了,这段时间谢谢你们的照顾。”言浠说着便往楼下去。

“孩子,等等,这大半夜的……”杜月晴想去追她。

“别拦着,让她走!”顾尽泽的声音夹杂着雷霆之怒传了出来。

杜月晴便停住了。

其他人见顾尽泽动了怒,也都不敢上前阻拦。

就这样,言浠踏着清冷的月色,义无反顾地走出了顾家老宅。

小说《死了的前妻突然回来暴虐我》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