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眠,今年你会原谅我吗》主角姜眠宋继扬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姜眠,今年你会原谅我吗》 小说介绍

丞相养子宋继扬与太尉之女姜眠一段年少时的爱恋,牵扯一生的情愫。姜眠生辰当日家破人亡,而满心等待宋继扬的她,却看到他眼中的厌恶冷漠……七年后再次相遇,眠桑是人人喊打的女魔头,而他却是江湖人称白玉神仙的救世主……两家人的恩怨,各种误会及现实考验,一个执着于等待和相爱的古代架空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丞相养子宋继扬与太尉之女姜眠一段年少时的爱恋,牵扯一生的情愫。姜眠生辰当日家破人亡,而满心等待宋继扬的她,却看到他眼中的厌恶冷漠……七年后再次相遇,眠桑是人人喊打的女魔头,而他却是江湖人称白玉神仙的救……
《姜眠,今年你会原谅我吗》主角姜眠宋继扬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姜眠,今年你会原谅我吗》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复杂江湖里的琐事,并没有让姜眠过得很单纯。

一段忙乱时间之后, 处理完斛烛宫里的事物, 已经让姜眠忘了下月十五要去参加聚英大会了。

聚英大会是江湖中各大门派,每隔两年就会聚集在一起,拿出自家最自豪的武功秘笈,摆擂台切磋,最后胜出的一派,不管是正派还是反派,都可挑选最中意的五本带回。

两年前,就是斛烛宫赢得了魁首。本来就是两大邪派之一,这下一来,更是成为了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而且,两年前那一场聚英大会,代表斛烛宫的可不是姜,而是斛烛宫的二护法—-姜单。

可想而知,一个斛烛宫的二护法就能赢得过江湖中的名门正派,更何况还是姜眠呢!那可是整个陆洲大地闻风丧胆的呀!就连朝廷,也忌惮一二。

“眠儿姐,原来你在这啊,我到处找你。”

姜眠刚踏进斛业殿,就听到老远有人在喊。

“姜单,有何事情?怎么匆匆忙忙的。”

姜单是斛烛宫二护法,和大护法姜胜,三护法姜欣,四护法姜芸是在姜眠之后一年,进入这斛烛宫的,当年本来只要两个孩子,可是在姜眠的极力袒护下,和斛烛长老作条件交换,若是姜眠能够接下三招,便能把剩下两个也一同留下。

姜眠硬是挨了长老三招之后,跪在长老跟前,冷冷的说:“蒋桑若已接下长老三招,众长老是否信守承诺留下他们四人。”

众长老点了点头,其中一个胖胖的长老说:“那是自然,既然入了我这斛烛宫,那便去了这姓,桑若……”胖长老摇摇头,在校场顶上走来走去,好一会才继续说道,“桑若不好,这样吧,自此以后你便叫姜眠。”

“姜眠多谢司马长老。”姜眠朝着众长老磕了个头。

“至于你们几个,可愿跟着姜眠?取姜眠之姓?”胖长老看向另外一边浑身是血的四个小孩。

“愿意。”四个小孩异口同声。

“甚好甚好,如此那就按照你们年纪大小,分别为胜、单、欣、芸。可记住以后在这斛烛宫的名字?”胖长老坐下捋了捋胡子,微笑着说。

“徒儿谨记,多谢长老赐名。”

自那日之后,姜眠在这斛烛宫一夜成名,而四个小孩就这样跟在姜眠身后学习功法。

“眠儿姐,现在都已经月初了,十五就是那聚英大会了,你怎么还有闲心在这看书呢?”

之前姜眠一直很懒,她不喜欢参加这种虚情假意的盛会,所以每次举办,都是让姜单带着姜欣姜芸两姐妹一同前去,姜欣喜欢凑热闹,姜芸年纪小也想见见世面,这样一来,正好又借口为姜眠的偷懒找借口。

姜眠想了想,一跃跳到殿中央那根梁绳上坐下:“不然你代我去吧。”

“眠儿姐,”姜单嘟囔着嘴,“往年你想躲懒我知道,可是听说今年各大派,都冲着我们斛烛宫的……”

姜眠换了个姿势,侧躺在绳上眯着眼:“无心寒衣心法?”

“是”,姜单拉开一个椅子坐下,“探子来报,说几大名门正派沆瀣一气,准备联手对付我们了,眠儿姐,以前单个门派我能打得过,一只手打五个都不成问题,如今可是什么武当峨眉华山,乱七八糟的加在一起,我这小身板怎么打得过?”

姜单装委屈样,继续说:“眠儿姐,今年你带我们一块去呗,听说云上迎月的谷主也会去。”

姜眠来了兴致,坐起来面有若无的想着:“那,传令下去,除我兄妹五人,再带十个兄弟跟着,十个兄弟暗中随时准备接应。”

“是,眠儿姐。”

云上迎月。

云上迎月,短短七年间,在陆洲平地崛起,成为不属于朝廷不属于江湖的一派,听说,江湖上没有多少人见过云上迎月谷主的面孔,只知道他是一个喜着红衣的少年郎,从不轻易插手江湖中事,一出手便无余地,行尽好事,江湖中人人都在传,云上迎月的谷主是个英俊的美男子。

云上迎月,七年,姜眠眯着眼心里想着,会是他吗?

街边卖梨花酥的小贩正笑脸盈盈的打开蒸笼,清新的酥香伴随着甜甜的梨花香,瞬间就诱得很多路过的妇人,和玩闹的小孩凑了上来。

“世子回来了!”

不知道从哪传来的声音,只听到一声清脆的马蹄声,众人站成两排纷纷扬头,便看见远处几匹马驹飞奔而来。

马上的宋继扬穿着一身素衣,一只手挥着鞭子,一只手手上的纱带紧紧地系着,悬在腰间,能清晰的看得到血红的印记,一根头绳随意的系在发梢,将头发竖起。

“驾!驾!”宋继扬大声道,身下的马儿跑得更加卖力了,路过那卖梨花酥的小摊,扭头一笑:“冯叔!”

小摊贩主笑了笑,拿起一块包好的梨花酥扔了出去:“世子,接好了!”

宋继扬一把接过梨花酥,踏马如疾风一样向丞相府奔去。

丞相府内。

“让我看看是谁回来了?”只见一个穿着黄杉,美艳的妇人闻声走了出来,一巴掌就往宋继艺身上拍去。

宋继艺躲到宋继扬身后,委屈到:“母亲!”

“你怎么跟着哥哥的,怎么还让哥哥受伤了?肯定又是因为你路上惹到人家,哥哥又替你收拾烂摊子去了!”宋夫人面色担忧的说着。

“快让母亲看看,伤得深不深?”宋夫人急忙拉着宋继扬坐下,转身对身后的丫鬟说,“还愣着做甚么!赶快传医使啊!”

宋继扬轻笑一声,安慰宋夫人道:“母亲,无妨,小艺在路上已经为儿臣请过医使了,不必麻烦。”

“那便好那便好,继扬啊,你父亲他….他之前与你的提议…..”宋夫人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母亲,我不喜朝廷不想入仕,我也不愿卷入这江湖之中,我只想平平淡淡的做个宋家世子,还望母亲、父亲原谅儿臣。”宋继扬站起来,握着宋夫人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

“既然三番五次,你都不愿,你父亲那边,我会为你去说情,你也要找机会和你父亲好好说说。”宋夫人点点头,便没再说什么。

入夜,云上迎月内。

“谷主,你受伤了!”一个青衣少年郎紧张的询问眼前的红衣少年。

“无妨,”红衣少年转过身,漫步走到树下依靠着,“青和,这次聚英大会,斛烛宫派谁来?”

青和上前一步:“谷主,是斛烛宫宫主姜眠和四大护法。”

红衣男子轻嗯一声回应,挥了挥手,青和便瞬间消失在和黑夜中。

姜眠?蒋桑若?姜…..呵,是你吧。

红衣少年取下一片树叶,在这黑夜里吹响一首【尚引辞】,整个云上迎月在这曲子中,笼罩着一股悲伤的气氛。

这是一条在平常不过的古道,两旁的树木挺拔苍劲,一阵阵微风吹过,树影婆娑,一片祥和。这是去往聚英大会的必经之路。

聚英大会是由天柱寺主持,各大门派都在这天柱寺里聚集着,寺内都是一些不过问江湖世事的高僧,是众门派盛情邀请才得以有这聚英会的举行。

一个蓝衣男子的突然闯入,打破了这古道的祥和,只见他满脸惊恐,脚步沉重的慌张,向天柱寺的方向奔去,腹部的衣衫几乎被血浸泡得发黑,他跌倒又艰难的爬起来,挣扎着,就好像有魔鬼在追杀他一样。

突然,十几名粗衣麻布之人凭空出现一般,堵住他的去路,将他团团围住,为首的一名棕色麻衣人,在前面露出一双嗜血的眼睛,透露出一股狠劲:“陈傅川,今天就算是你仓决那些老不死的来了,你也休想活着回去!速速将你们仓决的似决剑谱交出来。”

话音未落,他手持一柄长剑,在众人里一跃,便向蓝衣男子迎面挥去,蓝衣男子危急之中,拼命的向后退了两步,尽管看着躲了过去,剑还是在他的手臂上划过,一直划到手背,鲜血溅得遍地都是,树上也留下了血迹,真是万分凶险。

不知是被这剑气吓到还是受伤太重,他一屁股跌坐在树下,没有发出一丝呼喊求救,两眼空洞无神,如死灰般看着前方。

“眠儿姐,是仓决大弟子陈傅川,救是不救。”姜单向马车里坐着的红衣女人轻声询问着。

车内的姜眠轻轻皱了皱眉,点了点头,姜单便消失在她们身边。

当棕色麻衣人想要挥第二剑的时候,他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睛,头死死的靠在树上。就在剑尖距离他只有短短几寸之际,一阵清风掠过,风中夹着一个黑红色的人影,“dang~”的一声,长剑被一把短剑打掉直直插在地上。

“谁?”棕色麻衣人一脸惊诧,他不相信会有人有如此之快,能够一瞬间从他的剑下救人,更令人震惊的是,他那把横行天下的长宏剑,居然被砍出一个缺口,生生插在地上几公分。

众人震惊回神拿起武器之时,又是一阵清风掠过,连同那蓝衣男子一起不见了踪影。好快的身法,好厉害的轻功,这些个粗布麻衣人面面相觑,久久才回过神来。

“追!肯定跑不远!”为首的棕色麻衣人一挥手,十几人一起向天柱寺的方向杀去,身法也是了得,只是早就没了蓝衣男人的身影。

林中一群黑红衣服打扮的年轻人看着他,为首的姜单扶着他在树下靠着,姜单在树下不断的喘气,刚才的轻功耗费了不少内力,在危机之中又当下一剑,那一剑非同小可,险些拿不回双骨剑,现在还觉得虎口有些吃痛。

他望了一眼旁边满身是血,目光呆滞的蓝衣男子:“陈公子,没事吧?”

陈傅川这才回过神来,顾不得擦拭身上的血迹和伤口,捂住腹部想要爬起说道:“多想小公子相救,小公子如何知道我是何人?”说完一个踉跄,又险些摔倒。

姜单没有搭理他,反而转过身对马车里的姜眠说:“眠儿姐,现下要如何处理?”

“丢进天柱寺给那群老和尚吧。”

姜单点了点头,回过身来。

“谈不上谢,路过,顺手而已。”姜单轻笑一声。

陈傅川急忙说道:“小公子可是….可是斛烛宫人?看你们的标志,如果在下没记错的话,这是斛烛宫的记号。”

姜单收起了笑容,冷眼看着他:“正是。”

“那车内,可是斛烛宫宫主姜眠?”

“正是。”

“姜单,启程。”

“是,眠儿姐。”

“等等,”陈傅川一个踉跄扑倒在地上,“宫主可否帮在下守住这似决剑谱?如今我仓决一门上上下下百十人,被赶尽杀绝,就连师傅仓决大师……唉,现下我已经是苟活一命,仓决一派不能毁在我的手上,还望宫主相助,我陈傅川只剩残喘苟命一条,无以为报,日后唯有以死相报!”

姜眠下了马车,一袭红裙进入众人眼里,她清清戏虐:“我可是女魔头,为何帮你?”

“就凭今日你命人救下我,已经诠释了你并非江湖传言,我知道斛烛宫主一定会帮我的,不然也不可能让你的人把我丢进天柱寺,我陈傅川再此谢过宫主了。”

姜眠挥挥衣袖,转身上车,冷清道:“交给姜单,启程。”

陈傅川从怀中掏出沾满血迹的似决剑谱,姜单刚接过剑谱,陈傅川就昏死过去了。

小说《姜眠,今年你会原谅我吗》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