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大猫和它的咸鱼道士钟不器木瓜全文免费阅读

艰难大猫和它的咸鱼道士》 小说介绍

钟不器,字堪舆。以前是草木观的咸鱼,养了一只猫,叫木瓜,被赶下山后,一人一猫从捡垃圾开始,一次意外陷入了秘境之中……。书中主要讲述了:钟不器,字堪舆。以前是草木观的咸鱼,养了一只猫,叫木瓜,被赶下山后,一人一猫从捡垃圾开始,一次意外陷入了秘境之中…………
艰难大猫和它的咸鱼道士钟不器木瓜全文免费阅读

《艰难大猫和它的咸鱼道士》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博陵城沿江路,这条路非常长,渠口是这里一个偏僻的地段。离谱的是,沿江路左边倒不是沿江,而是围着一片海域。

“喵……”这里真能有一座学院吗?

木瓜小小的脑袋里充满大大的疑惑,沿江路的房子都挤一块去了,前面的房子看起来很老旧,甚至有点像危房,相比之下,他们站着的这个地方确实很大很敞亮,可也不够一个学院那么大吧!

“找找有没有111号。”钟不器头大,不至于找错地方了吧。

“喵……”这里是13号。

“喵……”这里是9号。

木瓜跟着钟不器也学了几个字,发现往前走,号数越来越小,便拐了个方向找,钟不器漫不经心地跟着木瓜走。

自从发现木瓜有当牛马的天赋,钟不器已经不当人了。

“喵……”在这里!

钟不器也凑近看了一下有些脏的门牌号,确实是111号。

111号从外面看是座别墅,不过在这里是不是有点格格不入啊?一看就不对劲。

“喵……”确定要进吗?

“来都来了,进吧。”钟不器说。

钟不器和木瓜踏上台阶,看到一个闲人勿进的牌子挂在门上,也没有贸然进去,而是拨打了余不凡说的那个号码。

“181……”

钟不器在等电话接通,突然感觉从门那边传来一阵风,连木瓜都炸毛了。

“喵……”好像有什么东西出来了!

钟不器刚转身,就看到一个蓬头垢脸的家伙在前面直勾勾地看着他,一瞬之间那人离他仅有一寸距离。

“当你在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钟不器只是微微皱眉,而通过他的电话刚好听到这句话的人则震惊不已。

“哈哈哈……”

那个半疯半癫的家伙说完就消失了。

“喂?”文则生沉声问,“你是谁?”

钟不器这才发现电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接通了,“草木观,钟不器。”

文则生沉默了许久,直到……

“师伯,能线下说吗?”钟不器说,好歹省点话费不是。

文则生带钟不器到了沿江路的101号,101号的房子还是青砖红瓦的古朴风格,进到里面才知道这是一个小酒馆。

小酒馆只有一个老板和一个伙计,老板是个酒鬼,让人叫他酒老板就行,伙计名唤阿肆。

“稀客啊,要喝啥?”酒老板浸在酒坛子堆里,看到文则生进来,有点惊讶,“呦,还有个小子。”

“小子哎,要不要喝酒?我请你。”

“我不喝酒。”钟不器摇摇头。

“客气啥,不用矜持……”

“来两杯水。”文则生直接忽视酒老板对阿肆说,然后和钟不器到左边的一张小木桌旁坐着。

“你是阿微最后收的那个弟子?”文则生问,同时不动声色地观察钟不器。

钟不器装乖点头,心想:别看了,克制一下吧。

“你师父他怎么没来?”

“摔断腿了。”

“……”文则生嘴角一抽,这么多年还是用这个理由,真当他傻吗?

文则生即将任职临江学院的副院长,现在他终于安定下来了,又想着和文则微十几年没见了,才邀他过来见面。这小子倒好,还给他躲起来了。

钟不器也以为参观完文则生的任职仪式后就能走了,没想到来是来了,回不去了。

“你在这里先住几天?”文则生问钟不器,这个小酒馆其实也算半个旅店,楼上有休息的地方。

“有什么事就联系我,”文则生要出去前又回过头嘱咐了一句,“天黑,少出门。”

“好的,师伯。”

“师伯?这个称呼还不赖嘛?”文则生嘴角微勾,他和文则微不欢而散的时候,方不二和余不凡还是小萝卜头,而且还很怕他,说不上几句话就跑了。

伙计阿肆带着钟不器到了三楼的一间空房,房间很简陋,只有一张木床和一个桌子,其余什么都没有。

“客人,如果等会听到什么声音,不要出门。”阿肆提醒。

钟不器又一次听到这句话,这不明摆着这里有问题,不过关他什么事呢?睡觉。

半夜,天上的圆月突然变成诡异的红月。

木瓜睡得好好的,不知道怎么就醒了。这时,它听到外面有动静,扒着仅有的那个窗户偷偷往外看。

“不知道好奇害死猫吗?”钟不器的声音在黑暗中传来。

“喵……”卧槽!不带这么吓猫的!

木瓜吓得爪子都滑下一只,赶紧扒拉回去。

街道中,一团黑雾迅速移动着,偶尔能从黑雾中看到一只深红的巨型眼睛。

“喵……”这这……这是建国后成不成精的问题吗?这是成不成魔的问题吧!

木瓜目瞪口呆,屏住呼吸,赶紧把头隐起来,都忘记把爪子收回来了。

钟不器将木瓜提溜起来扔到床上,透过缝隙无意间与那只直勾勾的眼睛对视了一下。

“砰——”窗户关上的声音。

木瓜缓过神来,叽里呱啦说个不停,一会儿说那只眼睛怎么这么可怕,一会儿说那些人不是人,人怎么可能有那种鬼神之力?

“这样也好。”

木瓜愣住。

“你不用担心被抓去切片了。”

木瓜想了想,有道理啊,不对,现在是讲这个的时候吗?

“问题太多,”钟不器躺下,将被子盖在木瓜头上,“睡。”

木瓜好不容易从被子里挣脱出来,发现钟不器已经闭上眼睛休息了。

“喵……”

外面,文则生带着临江学院的学生截击那只眼睛,“黑之天眼,没有在退役前将你逮捕,始终是我的遗憾。”

“桀桀……老家伙,若是巅峰时期的你确实让本王忌惮,但现在的你已经不足为惧了!”

文则生长笑一声说,“那就试试!”

“梵天咒!”一串金色的符文从文则生背后不断延伸出来,在黑之天眼周围形成一个金光罗网。

“你没有受伤?”黑之天眼看到文则生的梵天咒依旧那么强大,就知道他中计了。

“不这样做,怎么能让你自投罗网呢?”

“五行术•炎阳!”

在金光罗网束缚住黑之天眼时,文则生又使出了他的另一个绝技——五行术!

“桀桀……可恶!”

临江学院的学生将自身的灵力源源不断地输送给文则生,金光罗网就要将黑之天眼绞杀的时刻,一只鬼手从天而降,撕碎梵天咒,带走黑之天眼。

“那是……”

“黑之鬼手!”

“又是一尊“王”境级别的魔物!”

文则生再次眼睁睁看着黑之天眼逃脱,他有预感,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了。

“大人!”东区护境司的守境人来了。

文则生没好气地说,“现在来吃席吗?”

来这儿的守境人一个个都被说得面红耳赤,垂着头打扫残局。

木瓜也想睡觉,但就是睡不着。窗外时不时地白光乍现,金光交杂,红光诡异,吓得它最后瑟瑟发抖过了一夜。

晨光熹微,木瓜终于松了口气,生理盐水都要落下来了。

钟不器一醒来就看到木瓜那茫然的眼神,“你这是想把自己熬成熊猫,提高身价?”

“喵……”滚!

小说《艰难大猫和它的咸鱼道士》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