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事捡骨师北辰晏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访事捡骨师》 小说介绍

我叫北辰晏,是一名灵异记者,同时也是一名捡骨师。不过如果问捡骨和记者哪个是我的主业,我一定会说是捡骨,因为相比于记者,捡骨几乎可以说是一个没有风险的职业。如果可以,我宁愿不当记者,去捡一辈子的骨,这样也许我就不会遇到那些离奇骇人的事情了……。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北辰晏,是一名灵异记者,同时也是一名捡骨师。不过如果问捡骨和记者哪个是我的主业,我一定会说是捡骨,因为相比于记者,捡骨几乎可以说是一个没有风险的职业。如果可以,我宁愿不当记者,去捡一辈子的骨,这样……
访事捡骨师北辰晏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访事捡骨师》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你又怎么了?”

“等等!先别吵!这里很重要!”

我将手伸入头盖骨中,抓住里面遭受侵蚀腐化的部分,试图将它取下。

“你这又是在做什么?”

“挖骨头。”

骨头已经腐坏,与头盖骨间连接的地方的结构变弱,要取下并不困难,难的是在不破坏骨头本身的情况下,将它完整取出。

显然,没有工具辅助,单凭徒手作业我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骨头被我取出时,因为力度没控制好,“噗”的一声碎成了两半。

我将两块骨头拼合在一起,问顾绮央:“你看这块骨头像什么?”

顾绮央捂住鼻子,嫌弃地后退了小半步:“骨头就是骨头,能像什么?”

“蝴蝶。”我还没说,韦正叶就替我公布了正确答案。

“没错,所以这块骨头叫做蝶骨,位于额骨与颞骨之间,因状似蝴蝶而得名。说起这块骨头,就不得不说一说庄周梦蝶的故事了。你应该听过吧?”

“是个人都听过。”顾绮央发出了不满的声音。毕竟是刚出来实习的大学生,可能是觉得我这个问题小看了她。

“你这个遣词用句就很不专业,不过听过就好,省得我还要说一遍。庄周梦蝶,蝶梦庄周,两者本是一体。在我们这一派的捡骨师中有这样一种说法,庄周梦到的蝴蝶,其实就是自己的蝶骨,所以一些捡骨人有时也会把蝶骨,也就是我手里这个东西,当成是寄宿灵魂的骨头。”

“听起来好牵强……”

“乍一听确实很牵强,但是你看这具白玉骨,全身上下204块骨头,只有蝶骨这部分遭受到了岁月的侵蚀,其余部位都完好无损。这至少证明了蝶骨确实有它的特殊之处。”

“所以这能说明什么?”顾绮央问。

我耸了耸肩,表示不知道:“我是记者又不是天师,怎么可能懂得这么深奥的东西?”

“说了半天,就是个半桶水的门外汉啊……”

“人非生而知之者,更何况这些东西你想学都找不到人教。我要是什么都懂,我还当记者干嘛?给人看一天风水都比我半年工资高。”

“小晏对尸骨的了解不比法医差,如果他是门外汉,这世上入门的人恐怕只手可数。”

我没想到的是,韦正叶竟然会出声替我说话,真是难得良心发现,我的虚荣心一下子就得到了满足。

顾绮央指着旁边放着的两个布袋,问我:“这两个袋子里装的不会也是骨头吧?”

那两个布袋原先是让石文背着的,方才整理现场时才从他包里拿出来,我还没来得及收好。里面装的东西,当然不言而喻。

“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顾绮央打开布袋,虽然有心理准备,但她还是被吓了一跳,整个人向后倾倒。

“哇啊!”

她向后滑倒时,手里还抓着布袋,导致骨头当场撒了一地。

我赶忙跑过去将骨头捡回布袋,同时向旁边的亡魂道歉,“罪过!罪过!小姑娘胆子小,不是有意的!还请原谅!”

顾绮央缓过来后,也帮着我捡起了骨头,同时跟着我向尸骨道歉。

“你总算学乖点了。”

欣慰啊,不像旁边那个混蛋主编,光出一双眼睛。

将散落的尸骨捡回布袋的同时,顾绮央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我:“你真的一直都在做这种事情?”

我点点头:“是啊。”

我看得出来,她对触碰尸骨非常抵触,手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直强忍着恶心。恐怕她根本就无法想象每天做这种事情是什么感觉,所以才会如此诧异。

“可是你捡骨又有什么用?”

“就是帮他们入土为安咯,还能干嘛?捡回去煲汤?”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你这样有什么好处吗?”

“没啥好处,造功德而已,也是做得久了之后才变成现在这样,看见骨头就想捡。不过其实也分类别,不是什么骨头都捡。如果是自杀,那地方风水好的话我会直接把它就地掩埋,风水不好就像我现在这样,把骨头捡好装到布袋里,改天给它换个地方安葬。另外如果是他杀的话,我还是会直接报警的。”

“你怎么知道是自杀还是他杀?”

“看骨头形状、色泽之类的,捡的骨头多了,自然能看出来不对劲的地方。熟能生巧嘛。”

“那刚才那具尸体也是这样?”

“是啊,我刚才也说了,等过段时间他变成骨头了我会再来一趟。一般的话我会报警,主要还是尸体太恶心了,所以我只捡骨,不收尸,也没有心情等他们完全腐化。对了,这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你要是接受不了可以换个岗位,灵异记者的工作虽然相对轻松简单一些,但还是很考验胆量的。”

“不是吧……我还要跟你捡骨?”顾绮央摆出一副苦瓜脸,我感觉再说下去,她恐怕就要开始考虑辞职的事情了。

“不用,但你跟着我的话肯定要在旁边看着,接受不了就不要勉强自己了。不过也没那么多骨头给我捡,关于这个你不用太担心。”

顾绮央沉默良久,说道:“只是看着我无所谓。”

我不清楚她是不是又在逞强,但对一名实习记者来说,有这种心态肯定是非常好的。

“你侄女还真是个做记者的料。”

“那当然!”

“不过我有个问题啊,为什么她实习之后,采访的第一个人是她的同事?”

我只是说笑而已,没想到顾绮央反而很认真地向我道了歉:“抱歉,我只是好奇。”

“道什么歉,拿他练手是他的荣幸!”

“是是是,荣幸之至!你别那么拘谨嘛,开个玩笑而已,本来这些东西也是要和你说清楚的。好了好了,时间不早了,趁太阳打算下山前,我们先下山吧。”

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我们回到车内时,天边月亮已经探出了半个身子,远比预期的要慢上许多。

“我不靠谱的祖宗就交给你了。”

以混蛋主编的人脉,调查镜子和白玉骨的底细这件事,交给他是再合适不过。只是青铜镜太过危险,所以我才打算将碎镜留在身边,只把相对安全一些的白玉骨交托给他处理。

“我先送你回家吧。”

“等等!别!”

一说到回家,昨晚发生的一切立即就在我脑海中浮现,这忙了一天还要听女鬼在旁边鬼喊鬼叫,这谁受得了啊?

“回报社!报社才是我家!我稿子都没写完,我凭什么下班?不行!绝对不行!我自愿加班!”

韦正叶手指着我,用十分油腻的语气对顾绮央说道:“看看!好好学习学习!这就是一名记者应该有的,对报社的感情,对工作的热忱!绮央你刚入社会,还在实习阶段,就该以小晏这样优秀的老记者为榜样!”

“那我这么模范的优秀员工,加班有加班费吗?”

“没有。”

“草!”

小说《访事捡骨师》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