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存在幻想的王国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吴成)

只存在幻想的王国》 小说介绍

每个动荡的时代都有一个个猎人在左右格局,或为帝王保驾,或于草莽绿林,或浴血战场,或随心所欲。这是恩赐,亦是诅咒;这是鬼神的赌局;亦是勇气的赞歌。 我们很弱小,但也很强大! “如果实在不行,那我就成为世界的王!”阳光明媚的下午,少年将这句话写在纸上。。书中主要讲述了:每个动荡的时代都有一个个猎人在左右格局,或为帝王保驾,或于草莽绿林,或浴血战场,或随心所欲。这是恩赐,亦是诅咒;这是鬼神的赌局;亦是勇气的赞歌。 我们很弱小,但也很强大! “如果实在不行,那我就成为世……
只存在幻想的王国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吴成)

《只存在幻想的王国》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吴萤站在粥铺门口,见到自家弟弟的时候拧在一起的眉头才舒展开,但很快又皱起来了。

“你身上怎么有香水味?”这是班里女生口口相传的形象了。

跟顾左待了一段时间,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上了她身上淡淡的梨花香。

吴成拿出早已准备好情书,准备上交。

“不对,只是递情书的话不会这么浓郁,除非你们还干了别的!我甚至能闻出她是一个很漂亮的,狐、狸、精!”吴萤向前一步,继续逼问。

没忽悠住,不过真的很浓郁?香水真的算他的知识盲区了,毕竟他的情路一直被姐姐挖的坑坑洼洼。

“是另一个人,年级第一,顾左,她和我聊了一些事,晚上和你讲”这是一页新纸,本来想明早讲的。

写完之后不顾吴萤,直接向自己的房间跑去,路上还摆了摆手回应了路萱萱和路可的招呼。

“吴成!你给我站住!”愤怒的女声在后方响起。

都叫全名了,这时候站住他吴成就是傻X!

“老板惹老板生气了!”路萱萱眼角含笑。

“老板惹老板生气了!”路可在憋笑,毕竟还是上班时间。

吴成无奈的瞪了一眼这对双胞胎员工。他们是从孤儿院出来的一对兄妹,妹妹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一个不错的大学,现在跟哥哥一起在粥铺打工兼职,生活不易。

而且两人一个左耳失聪一个右耳失聪,吴成突然觉得他们的背景太不透明了。

吴成苦笑着摇了摇头,今天顾左所展现的青烟太过震撼以至于自己疑神疑鬼了。

紧闭的房门总算是阻挡了吴萤的“咆哮”,吴成看着自己的一墙画,都是一个人,一个男人,各种角度,很大众脸,扔在人群里绝对是被第一个忽视的。

吴成不知道他有没有化妆、易容之类的,但是回调店里的监控,叔叔阿姨是跟着这个人出去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只有阿姨身上带着血会到前台,留下一张字条和一张银行卡走了,从此音讯全无,值得注意的是,当天下午只有这一位“客人”,他点了一份银耳桂花羹。

吴成一直很自责,因为那天下午自己应该在场的,当时已经放学了,可是他却被一个女生以“想跟他聊聊”为由绊住了,哪怕他不会对结果有任何作用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没有任何线索,没有任何机会。

在他说出自己不在场的原因的时候,姐姐第一次打了自己。她哭着,拳头打在自己的胸口,随后又抱住自己说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自己该怎么办?你一定要好好的。

那一年他初三,她高一;那一年幸福粥铺暂停营业。

男默女泪。

他没有眼泪,哪怕叔叔都去世了,好像没有泪腺一样。

从那天晚上开始,姐姐会在自己的情路挖坑,吴成会拒绝对自己有好感的女生,甚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也就是那天晚上开始,自己的身体机能逐渐增强,他把这当做保护姐姐的本钱。

也是从那晚开始,吴成睡前都会对照着监控视频画一遍这个人的模样,恨不得把他的面容刻在脑海里。

他也只能做到这些了。

吴成坐在床上看着画像发呆,自己本来是坚定的唯物主义,包括自己的身体素质之前都是归功于叔叔教自己的古武术,但是现在看来这东西更像一个寄生虫一样,会伤害自己的身体。但是他一直都是哑巴啊,为什么在叔叔死的那天晚上才展现出它能力?难道是触发条件?悲伤和愤怒?写轮眼吗?

再有就是叔叔的古武术,杀人技,真的是家传的吗?会不会与顾左口中的组织有关?叔叔以前是,超级特工?

一开始自己是想称呼叔叔为爸爸的,但是叔叔却一直声称自己是叔叔,说吴成只是寄养在自己这里,但是从来没有人寄过寄养费,包括自己的身世,叔叔阿姨一直闭口不谈,这么说来自己的身世会不会与那个神秘组织有关?

顾左是被拜托来劝说自己的,她是在那个组织之中吗?至少在里面有一定的话语权。

吴成头大如斗,或许这世界真的如同顾左所说的那样盛大,自己真的很渺小啊。

“如果实在不行,那我就成为世界的王!”阳光明媚的下午,少年将这句话写在纸上。

少年的自信,超越顾左的想象,他甚至开始期待着盛大的世界。

“1、姐姐的安全 2、叔叔的死因、阿姨的去向 3、追到顾左 4、自己的身世”少年意气风发,既然自己写下了这段话,自己一定能做到!

吴成找出自己的日记本,挑了今天的一些重点写在了上面,当然自己对顾左的感情不是重点。

“所以说,这是你写的小说?”吴萤一脸狐疑地抬起头,右手无意识地敲打着桌面,左手还捧着吴成的日记本。

“我的判断是,顾左没有骗人,我应该去那个组织,对于你和店铺他们也会有安排,还有就是”吴成郑重的写下这段话,但是被吴萤打断了。

吴萤抽过他手中的笔:“我觉得你应该好好分析其中的危险程度,我不希望你最后,像爸爸一样,如果你写的这些会有很大的代价,我情愿什么也不知道。我不希望你也……”

她比他更认真。

吴成怔了一下,他知道自己可能会有危险,叔叔就是前车之鉴,可是他下意识地忽略了,大概是因为,好奇心害死猫?

可是现在明明有机会为叔叔复仇的,三年来他每天晚上都会画一遍凶手,他每天晚上都在自责,顾左给他透露了这么多简直是恩赐!

“风险…我有考虑”吴成心虚地写下这句话。“但是我觉得更是机会!至少…我们能有一个名牌大学毕业证”

“吴成!”吴萤生气了,她意识到这个世界比她想象的可怕,经历过失去亲人的痛苦让她下意识逃避,她甚至只想带着弟弟开粥铺,她不希望他出去闯荡。

她甚至想做个扶弟魔。

“我不管你了!”吴萤气地摔门而出。

吴成表情有些苦涩,他不生气,甚至很开心,姐姐很在意自己,不想自己受一点伤害。

但是这件事情必须有一个结果,哪怕是惹姐姐生气。

吴成掏出手机,找到被自己收藏的一段视频,随手定格了一帧,放大,这就是他今晚的作业了。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吴成手中的碳笔停下。

“我不进去了,我就在门口说吧!”

“其实我也很想找到杀害爸爸的凶手,但是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

“这件事情现在跟一些超自然的东西挂钩了吧,大概,我不太懂这些。”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他们来找的是我不是你。”

“我不想你以身犯险。”

“哈哈,或许没有我想的那么危险的呢,啊,我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都。”

声音顿了顿,她好像在整理语言,但是有微微的抽泣声。

“我刚刚说不管你了,怎么会呢,就是气话。。。”

她好像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她好像需要很大的勇气。

“我的意思是…我同意了…但是我也一定要去…我要看着你…你可不能有什么意外啊…”

少女的眼泪止不住,她就这么胡乱地抹着。门开了。

“别看我…”

吴成抱住了姐姐,抱住了一起生活了12年的姐姐,抱住了相依为命3年的姐姐。

他想哭,但是哭不出来,他知道姐姐做出这个决定需要多大的勇气,他知道叔叔的死对姐姐的影响多大。

她每天早上都会开开心心的给吴成准备早饭,每天晚上都会在灯光下明细一天的收入与支出,她把悲伤藏在心底,更加努力地为这个家付出。

明明很美的少女,却把自己操劳成了老妈子,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多大的人了,还抱着姐姐呢!”吴萤挣脱开身上的臂弯,并送出了一个白眼。

吴成看着姐姐的眼睛,她的眼眶还有些红肿,把姐姐气到这种程度,他也很心疼,姐姐每天都很辛苦,自己还这么气她,真不是个东西。

“好了,早点睡吧,明天我想认识一下顾左。”吴萤摆了摆手,“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品种的狐狸精。”

“对了?你们交换联系方式了吗?”吴萤想到了重点。

“没有,我想你同意后再添加女性”

“说实话,我不生气。”

“没有,我想说服你让我添加女性”

“好你个臭弟弟,胳膊肘往外拐是吧!”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他知道她消气了。

“行了,早点睡吧,别老画画了。”吴萤垂下眼帘,揉了揉眼睛,让它显得不那么红肿,“晚安!”

吴成摆了摆手,算是晚安。

各回房间,这个夜晚,做出了他们改变一生的决定。

另一边。

“顾小妹啊!怎么样?他同意了嘛!”独居公寓的门突然打开,一个男人风风火火地跑进来,身上带着各式各样的香水味,这家伙估计刚从夜店回来,甚至脖子上还有口红印。

顾左冷若冰霜,这玩应肯定是跟别人亲热了一半突然想起来正事才着急忙慌地往她这里赶。

“他说可以,不过要他姐姐也加入公司,找个闲职就行,还有店铺,找个人帮他打理。还有,下次记得敲门。”顾左吸了一口气,一遍遍地告诉自己,这狗东西是自己的上级,京城第一少爷,来这城市屈尊了。

“好啊!都不是问题!要不要送他豪车、别墅、美…”男子看着顾左万年玄冰一样的眼神,生生的把那个“人”字吞了下去。

突然他像想到了什么一样,表情洋洋得意。

“是,他喜欢我。”顾左叹了口气,自己赌输了100绩点。

“哈哈哈,我就说吧!他老子也喜欢你这样的!哈哈哈!”明明是个帅哥,此时却毫无形象。

呼!自己被公司送到这里,三年来吃他的用他的花他的住他的,一定要控制住不打他,拿人手短,何况还是自己上级!啊!这三年被送到他身边简直是折磨啊!为什么?太公随口一说要让自己体验高中生活,就给送到这京城第一少爷这里!现在看来完全就是给人打工!监视吴成的!

“唔,我三年来监视他要算绩点的。”顾左幽幽开口。

“嗯嗯,我一定给你…我一定让他们给你报销!”男子沉默,钱,他有的是,绩点,他比谁都穷。

他是抱着必胜的决心跟顾左赌的。

“你答应他了吗?”男人生硬的转移话题。

“没有。”

“为啥?”男人惊讶,“你不是喜欢他?”

“等着呗,不能一下子就被他追到!”顾左随口说,实际上她不清楚他能喜欢自己多久,今天是他想到自己太多了,可能是错觉,自我催眠。

“切,就是死傲娇,我今天晚上碰到三个这样的女人!”男人得意的竖起三根手指,而且,没骗人。

眼看顾左又要生气,他赶紧转移话题:“说说他的性格吧!”

“嗯…”顾左回忆着今天下午的接触和三年来吴成在学校的表现,“自信,极其自信,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那种…谨慎,他其实一直对我不信任,只不过我们的筹码太多了…孤独,但是享受孤独,他在学校没有朋友…他叔叔的死对他影响很大…而且他的能力已经觉醒了,他的身体素质远超常人!”

“问题儿童?就不能像我一样开朗?”男子微微挑眉。

顾左瞪了他一眼,像你一样鬼混?

“我不认为他能和别的同龄人争锋,他的天命好像并不是很离谱。”顾左微微皱眉。

“哼!他的强大,超乎你的想象。”男子嘴上这么说着,脑子里想的却是夜场那些婀娜的身段。

顾左无奈的看了男子一眼,吴成的保密级别那么高吗?

“我准备明天,去他家粥铺坐坐,顺便跟他姐聊聊。”顾左一脸郑重,“明天你也去。”

“啊?我可是很忙的!”男子义正严词。

“哦?忙着去鬼混?好啊!”顾左笑眯眯。

男子看着她的笑容,后背发凉,如果自己明天不到场,她绝对、绝对会去太公那里告状!

顾左微微点头,肯定了他的想法。

男子垂头丧气,一位长生者就这么屈服于一位高三的小姑娘。

不过,能让自己和一位长生者盯着他三年,他的能力应该远比自己想象的强。

小说《只存在幻想的王国》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