锄翻仇敌忙修仙全本免费阅读,余温海余筏小说全文

锄翻仇敌忙修仙》 小说介绍

童年,无忧无虑,可惜亲人故。 少年,肆意人生,难消心中恨。 中年,寻敌报仇,总差一点点。 为此,他好像破坏太多事,冷待不少人,莫名其妙,仇敌变得越来越多,暴躁的他该怎么对待……。书中主要讲述了:童年,无忧无虑,可惜亲人故。 少年,肆意人生,难消心中恨。 中年,寻敌报仇,总差一点点。 为此,他好像破坏太多事,冷待不少人,莫名其妙,仇敌变得越来越多,暴躁的他该怎么对待…………
锄翻仇敌忙修仙全本免费阅读,余温海余筏小说全文

《锄翻仇敌忙修仙》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哗啦啦

丈许大蛇凶猛的飞扑过来,触碰到树冠,晃得这棵不算大的树木猛烈摇晃着,差点把僵硬呆立的余筏晃下树去。

若不是惊险之中,小溪帮忙带了一下,可能他还真就这样直接摔下树去。

似是被晃的一乱,芳香浓郁的一块糕点,就这样从树上掉落下去。

恶臭熏人的毒蛇大嘴张开,原本就要噬咬过来,感应到灵糕的掉落,长长的蛇身笨拙的扭了扭,临时改向,追着掉落的灵糕而去。

极度惊吓过后,余筏反而适应了,抓着大树树干摇晃中站稳,麻利的把油纸包小心封实,不让气味再泄出去。

有掉落的糕点为引,其他虫兽短时间内应该注意不到他这边。

哗啦啦

原本安静的沼泽中,泥浆四溅,突然冒出一只未知凶物,胆子大到敢跟危险程度很高的凶蛇抢食。

余筏惊得眼睛再眨,小心脏跳得更猛。

原来打算借机直接逃跑,这会突然间就生出坐山观虎斗的想法。

当然这前提,是他先得离开这危险的战场附近,以免被殃及池鱼。

准确的说,他这是祸水外引,他才是有意捣乱打破平静的那一个。

爬紧这难得的逃生机会,余筏顾不上满头满身湿透的汗水,手忙脚乱的纵跳到另外一棵大树上,再接连纵跳,逃出原地近百丈远,逃到一个他认为较为安全的地方。

比他动作更快的,那块掉落的灵糕在梢间晃荡,磕碰得碎屑纷飞,残渣飞溅,浓郁的芳香味儿,顿时变得更加浓郁了些。

微风送香远,霎那间这片死寂的树林,沸腾得跟开水一样翻滚,动静极大。

远处闻到味,慑于两凶气势不敢靠近,就在远处无力呜咽着,上前不敢,放弃不能,疯狂的在外围晃荡游弋。

树下泥沼,最先抢到最大块灵糕的,是后来居上的一只未名沼鳄。

那只大毒蛇,在树上强行纵扑,再次强行改向,动作僵硬,再加上树木的阻挡,反而速度比不上在水中如箭赶来的沼鳄。

怒极的大毒蛇张口咬住另一小块灵糕,不甘沼鳄蛇口夺食,狂性发作,血盆大口猛张,突然咬住沼鳄脖颈,长长的蛇身,本能的绞了过去。

嘎嘣声响,蛇牙尖锐,沼鳄厚厚的鳞皮,却未能如愿咬穿,毒素注不进去。

大毒蛇自己看似坚硬的鳞甲,突然遭到沼鳄的猛烈反扑,锋锐的爪子反而划破浅浅伤痕,很快渗出鲜红的血液。

刚落在漆黑的沼泽上还是红的,马上搅拌一下,颜色一下变得暗淡漆黑,再看不出来本来颜色。

吃了大亏的大毒蛇,受伤越重,绞得越紧,缠了一圈又一圈,很快把沼鳄缠得划拉不动,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沼鳄趁机陷入泥沼翻滚起来,大毒蛇仍是死命缠着不放,任它乱晃。

其他鸟兽不敢过来,灵糕的碎屑,也跟着落入泥沼,很快被它们这么一搅,消失的无影无踪。

远远躲在百丈开外的余筏,惊愕的微张着小嘴,抹着流淌不止的汗水。

突然诡异的看着身下观望的一只暴臊小黑豹,不知道它哪来的勇气敢过来插一嘴。

想张弓给它一箭,又怕血腥味引来更多的野兽惹来麻烦,只好放弃,有点烦躁的任它在下面发疯。

没想到他杀机微泄,那只小黑豹猛的抬头低吼,对峙片刻,小心撤离了这片地区,没先前那么疯狂了。

倒是只机灵的!

那么,我自己呢?

突然舍弃一块估算作灵糕的食物,余筏咬了咬带着丝血腥味的嘴唇,眼睛微眯,不死心的望着那片沸腾的泥沼,忍着那搅动发散的恶臭味。

先前那芳香扑鼻的气味,早被熏人欲吐的恶臭给盖住了。

馨香不再,恶臭阵阵,观望了阵的野兽到底坚持不住,不甘的离开了。

站在一个较好发挥的大树梢上,余筏鼻孔里塞了个自制的树絮鼻塞,已经摘下了抹毒的弓箭,搭箭没开弓,安静的等机会来临。

天渐暗,本就昏暗的沼林变得更加漆黑一片,可视范围更小。

好在余筏已经适应这种光线,夜视能力不错,并没有受到干扰。

远处,翻滚的沼泽下陷了一点,沼泽四溅,树木错倒纵横,几个时辰过去,翻滚的动静越来越小。

直到一片死寂,一动不动,唯有一些气泡在慢慢变大,胀破消失,再继续。

天全黑前,一段树干旁,安静了有一会的沼泽又有了动静,慢慢撑开泥沼,一只峥嵘的大蛇头浮现断裂的半截树桩下,狡猾的躲在大树干下,不给仇敌偷袭的机会。

余筏又惊了!

蛇鳄相争,他原以为获得地利的沼鳄会赢,那么它仍然会死死沉在沼泽底不动弹,就真的不给他丁点找麻烦的机会。

没想到最后胜利的是他不抱期望的大毒蛇,真是出乎预料。

偷袭不到,又不甘心放弃。

等到天全黑下来,前面仍然是一动不动的不见动静,吃了豹子胆还不死心的余筏,突然间溜下树,踩着地面的树枝紧张的慢慢逼近。

直到靠近一半距离,终于找到一个攻击的缝隙,余筏终于开弓。

嘎嘎嘎

轻微的牙酸的开弓声中,余筏把这三百担的硬木弓拉满。

箭锋微甜微腥味传来,眼睛微眯,蛇头位置不好瞄准,七寸位置找不到,他退而求其次,射的是被沼鳄划开一块蛇鳞,翻卷处可见染黑的蛇肉。

嗖!

近距离射靶,哪有不中的,带毒竹箭从伤口中射入,入肉约有半尺,就差透体射出。

奇怪的是,受了这么重的一箭,那只大毒蛇仍是一动不动的浮在那,不见任何动静。

余筏心砰砰乱跳声中,想靠近前又被中计,放弃是肯定不会的。

想了想,换了只没毒箭,照那伤口再补了一箭。

仍是没有动静。

余筏有点放心了,向前小心走了几步,事到临头又还是害怕。

抹了把额头的汗水,咬着嘴唇,发狠又补了箭。

看前面那凶猛的大毒蛇仍然一动不动,才确信它跟沼鳄是真的同归于尽了,他刚刚射的几箭,可能没起半点作用。

这下子真真正正的放下心来,他只要防备可能偷袭过来的野兽,还有注意脚下并不安全路程,高高兴兴的扑向两败俱死的猎物。

有道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没想到这下真给他等来了大收获。

就是不知道,这两只家伙对拼,到底是怎么同归于尽的。

小说《锄翻仇敌忙修仙》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