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荒年,养活便宜弟弟后做富婆全本免费阅读,姜向晚吕余年小说全文

穿到荒年,养活便宜弟弟后做富婆》 小说介绍

现代朝五晚九打工人 一朝穿越回古代…… “这是什么鬼地方?!”姜向晚对这个朝代的生存环境表示大为堪忧,就这? 为啥别人穿越是公主皇后,再不济也是个千金大小姐衣食无忧, 而她却摇身一变从都市小白领沦为乡野穷丫头…… 不过她姜向晚何许人也,扶贫楷模、致富能手、天际线无敌玩家! 如今既命运安排她来到这里,大梁国乡村振兴必指日可待……。书中主要讲述了:现代朝五晚九打工人 一朝穿越回古代…… “这是什么鬼地方?!”姜向晚对这个朝代的生存环境表示大为堪忧,就这? 为啥别人穿越是公主皇后,再不济也是个千金大小姐衣食无忧, 而她却摇身一变从都市小白领沦为乡……
穿到荒年,养活便宜弟弟后做富婆全本免费阅读,姜向晚吕余年小说全文

《穿到荒年,养活便宜弟弟后做富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姐姐……呜呜呜呜呜你不要丢下阿椿……”

再次醒来,姜向晚并没有见到设想中一个人死后会看到的画面,诸如牛头马面索命、十八层地狱刑罚等,若运气好一些的大概能见到各路神仙,飞升上天当个仙娥。她此刻只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席卷了刚恢复意识的自己,忍下疼痛抬眼望去,只见旷野,荒草丛生,身边一个小小人儿匍匐在自己腿边埋头抽泣,听着委实吵闹。

她定定心神,轻轻尝试弯曲了一下手指,幸而双手皆可自由活动,便伸手扯了扯正哭的撕心裂肺的小孩的耳朵,想叫他别哭了,却努力了几下发不出声来。

那小孩受到触碰,惊喜的抬起头扑过来抱住她的胳膊,大叫一声:“姐姐!”

向晚被他一嗓子吼得耳朵生疼,奈何没有力气挣脱,只得安静的看着他,点了点头。

“姐姐你醒了!阿椿就知道你不会死的……呜呜呜呜……”这位自称阿椿的小屁孩惊喜过后又哭了起来,姜向晚招架不住,又感到浑身虚弱无力时刻想昏倒过去,但钻心的疼痛从小腿处蔓延至全身,实在又昏不得,呜呼哀哉!

不过话说回来,刚才这小孩叫嚷着说她没死,那她到底是死不死?

按理说,她应当已经是死了的,死因是并不太令人脸上有光的……连续加班过劳死。

死前,她轻飘飘的灵魂抽离肉体,浮在医院病房的天花板上,看着自己人高马大的父亲为了多索要赔偿,指着单位来人破口大骂,嘴里吐出来的话没有一句是为女儿年轻早逝的生命讨要说法。

他向来只爱钱财,自从母亲去世后,从未管过年幼的自己,成日只知道吃喝嫖赌,挥霍那不多的家产。

姜向晚彼时才七岁,刚要上学的年纪,全靠着乡里乡亲可怜她,吃百家饭、穿百家衣一日复一日数着命长大,实在也是老天怜悯,给了她一副好脑子,从小学什么都快,又勤奋努力,愿意听人劝导,在各家叔叔婶婶的谆谆教诲下,硬是靠着捡破烂卖钱交学费也要去读书,才挣得了如今这样的好日子: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

这对她来说,已经真真算是好日子了。所以她虽对工作上的压迫有些怨言,却从不抱怨,任劳任怨。只因吃过更大的苦,并不觉得这苦吃不下去。

哪成想自己命不好,如今连继续吃苦的机会都没有了,老天爷赶着自己投胎去。

不过,这投胎……怎么投到荒郊野岭来了?难不成……老天爷开眼了,觉着自己对这世界还算有点贡献,再让她活着多打几年工?姜向晚的小小脑子开始高速运转起来。

可情势没容她继续思考下去,一阵“哒哒哒哒哒”的马蹄声响过后,几名穿着战甲的骑兵来到了向晚所在之地,她看着来人古朴的装扮,沉默不语。

啊这!姜向晚内心狂吼!这也不能怪她后知后觉才发现周围环境的改变吧!眼下天气炎热,醒来时身边唯一一个小孩浑身上下就一块破布,根本看不出衣服什么款式,自己平躺在一片荒地上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细细观察周边环境了,连自己腿上的伤都没能瞧上一眼。

呜呼哀哉!作为村里文学才女的姜向晚对文学作品涉猎甚广,当然包括各种重生穿越网文。这下终于从种种蛛丝马迹中敏锐的意识到,自己可能是穿越了,阴谋论一点说,或许是被老天爷看不顺眼,觉得她上辈子打工还不够努力,流放到这个世界来劳改了……姜向晚欲哭无泪。

马背上的几人瞧见地上受伤小女娃的变幻莫测的精彩神情俱是感到有趣,其中为首的精壮男子跳下马背走来,阿椿见状跳起来扑到那男子身上,大哭道:“大人!求求你救救我姐姐!”

“哦?你且说来,你二人是何人?为何在此?”男子任由阿椿抱住大腿,抱手低头问道。

“我,我和姐姐是太朴郡乌镇姜家的,我名姜椿,姐姐姜向晚……”哦,姜向晚眯了眯眼,换了个身份,这名字倒是没变的嘛。“前日乌镇失守,我一家逃亡都城,路上遭乱匪截杀,爹爹娘娘都……”说至此,便宜弟弟阿椿便又呜呜哭了起来,听闻此言,几名男子神色无不动容,似乎深感悲怆。

这个时代大抵是正处战乱,天下未定,诸地英雄举旗称王,故而无辜百姓流离失所。

问话的男子伸手将阿椿抱了起来,轻声安抚道:“莫哭了。你姐弟二人既能从乱匪刀下逃脱,想必是你们爹娘拼死开出的路,男子汉大丈夫,流泪无用,需得努力活下去。你姐姐身上还有伤,且先随我们回去罢!”

说罢,把阿椿放到马背上,又腾出一条胳膊,小心提起姜向晚放到另一人马背上。此刻姜向晚才意识到,自己竟不是成年人身体,而是瘦瘦小小,约莫八九岁儿童。

得,反正记忆原原本本的留住了,名字也还是自己的,身体嘛……这世上总不能什么好事都让自己占了不是?

姜向晚在现代的时候运气就很不好,总不敢多想多得。现在到了另一个世界,依旧是极容易满足,已极快的从现下处境中摸索出乐观的诀窍:只要没死,都是好事。

负责搭载姜向晚的那人似乎对为首男子要带他们一起走的决定颇为不满,仿佛不怕她就此死了,粗鲁的摆弄好她,不耐烦地嚷嚷起来:“我说——”

但话未完全脱口,为首男子翻身上马一眼瞪来,他便立马偃旗息鼓,语气软了下来:“大人,此刻正在行军,民营里粮草不多了……”他的意思极为明显,乱世里人命最不值钱,两个小娃娃,纵然身世可怜,但何人不可怜呢?若人人都要去帮衬,人人都要救助,还打什么仗,谋什么大业!

为首男子不接他的话头,却朗声问道:“阿臧,我们当初起兵是为了什么你还记得吗?”

唤做阿臧的男子似被这话重重一击,反而击出了些勇气,他抬高了些声量,“吕余年!吕大人!莫觉得只有你才有这大义——我们当然清楚起兵是为了保护乡亲邻里,可这世道!你放眼瞧瞧啊!”阿臧抬手挥指四方,“种不出米粮,连自己的家人尚且养不活,你还要带两个不相干的小娃娃回去分食,哼!”

阿臧这话一出,其余几人神色都黯了黯。是啊,家里还有无力耕作的老父老母,还有嗷嗷待哺的孩儿,妇孺为了给儿郎省点粮食,饿的皮包骨头,不肖人样。连年战乱,流民乱窜,土地贫瘠,听闻凄惨些的地界,已有易子而食的习气。

吕余年闻言,并不恼怒。他向阿臧摆了摆手,又低头向阿椿说道:“小子,你也听到了,我们营里没有多余的粮食,我即为头领,必先保营中人性命,你姐弟二人随我回去,只为疗伤,其余皆看你二人造化。听明白了吗?”

阿椿年纪约莫才5岁吧,这种长篇大论,他又如何听得明白?姜向晚闻言噗嗤笑了一声,惹来几人注目。

阿臧不满,提起姜向晚便要叱骂,姜向晚知道自己如今大约是体力有所恢复,说得出话来了,为了不被喷一脸唾沫,赶紧收敛起笑意,斟酌学着几人的用语回话道:“大人莫怪,小弟年幼不懂事。大人的意思阿晚知晓了,先拜谢几位英雄救命之恩,待伤口处理好,我自带小弟另谋出路。”姜向晚几句话先把几人抬至高位,这道德绑架的招数,她前世接待上访户可见识多了,终于有机会活学活用起来。

几人也不是冷心冷肺的,瞧见这孤苦无依的小女孩身负重伤,尚且礼数周全,感念恩德,不禁心软了一大半,纷纷同意将二人带回民营,阿臧也再无话可说。

只刚才尽心尽力想要救人的吕余年却目光古怪的盯了姜向晚一眼。

“好罢!回营!”

小说《穿到荒年,养活便宜弟弟后做富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