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妻萌宝,残疾夫君不得了凤汐月秦墨言全文免费阅读

医妻萌宝,残疾夫君不得了》 小说介绍

一睁眼,凤汐月穿越到了苦命的农妇身上,家徒四壁,恶奴欺主,两个嗷嗷待哺的龙凤胎,附带残疾丈夫一枚。 凤汐月打恶人,灭刁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做生意,开医馆,带着一双儿女走上人生巅峰。 “夫人,你这么喜欢孩子,我们再多生一个吧。” 凤汐月双手叉腰,“说好治好你的腿就和离,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你不常说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哎哎哎,这个男人竟然使用美男计,凤汐月招架不住,三十六计,她只能将计就计了。。书中主要讲述了:一睁眼,凤汐月穿越到了苦命的农妇身上,家徒四壁,恶奴欺主,两个嗷嗷待哺的龙凤胎,附带残疾丈夫一枚。 凤汐月打恶人,灭刁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做生意,开医馆,带着一双儿女走上人生巅峰。 “夫人,你这么……
医妻萌宝,残疾夫君不得了凤汐月秦墨言全文免费阅读

《医妻萌宝,残疾夫君不得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凤汐月来到了厨房,揭开米缸一看,比秦墨言的脸还干净。油盐佐料一样都没有,再看菜橱里,有两个又黑又硬的馍馍。

她倒是想从空间里拿点东西出来,父子三个已经怀疑她了,再弄点别样的东西出来,估计会以为她是啥山精野怪,不得吓死啊。

前世没啥追求,人生在世,吃喝二字。她还喜欢囤货,无意间得到了一个空间戒指,满足了她囤货的要求,就留下自己用了。

没想到戒指没来,空间跟着她一起穿越了。

凤汐月看着手里的两个黑馍馍,算了,就地取材吧。

她拿了豁口菜刀将两个黑馍馍切成六片,洗干净铁锅后生火,从空间拿出油壶倒了一点点油,多了怕他们怀疑,毕竟平时都吃水煮菜。

在锅底抹了一圈,把黑馍馍片放进去,两面煎一煎,嘎嘣脆,撒上一点椒盐,盛破碗里,完工。

凤汐月端着碗走进去,“一人两片馍馍,先垫垫肚子,我一会儿进城买些粮食回来。”

闻着碗里散发出来的香味,依偎在一起的父子三人整齐划一的伸出脑袋,齐齐咽了咽口水。

膜片煎得金黄焦脆,比平时他们吃的美味了不少,父子三人盯着碗里的膜片眼睛都不会眨了。

凤汐月把碗放在一旁的破桌子上,从另一个床上拿过来一床一样脏兮兮的破被子,折叠了一下,伸手一把拽起来了秦墨言。

没想到秦墨言这么瘦,比想象的还瘦,凤汐月用力过猛差点把人举起来了,也成功的让没穿裤子的秦墨言大腿以上全部露在了外面。

呃~

咳咳咳~

秦墨言咳得撕心裂肺,听着让人觉得肺疼。

凤汐月慌忙把人塞进被子里,“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手劲儿有点大哈。”

把手里的被子塞他身后,凤汐月又把碗塞进他怀里,“你跟孩子们先吃,我去烧开水。”

逃也似的跑出了屋,凤汐月抬头看向头顶的太阳,回想刚才那一大坨,想起了原主为什么讨厌秦墨言了。

那一晚,给翠花留下了多么痛的领悟,男人都是可怕的动物,让她流血让她痛了好几天。

哎,没娘的孩子真可怜,跟这种男人才幸福啊,傻瓜。

摇摇头,凤汐月钻进了厨房。

秦墨言红着脸目送凤汐月出去,他想起那一夜,她又咬又踢,骂了最恶毒的话,甚至还诅咒自己。

那一夜他中了药,身边就只有一个面黄肌瘦的村姑,为了活下去,他不得已要了她。

其实这些年,她跟着自己受苦了,所做的一切看在今天她救了他们父子三人份上,既往不咎。

敏儿舔了舔舌头,眼汪汪的看着碗里的膜片,“爹爹,可以吃吗?”

“爹爹,她不会在里面下毒了吧?”景儿不相信坏女人会对他们这么好,以前有吃的她都偷偷躲起来自己吃。

景儿担心,“常威都被她打死了,再把我们毒死,她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以前的李翠花肯定会干出这样的事,现在的嘛,秦墨言可以肯定她不会。

他闻了闻,“有油和盐的味道,应该没下毒。”

“那我先尝尝,若是没有毒,爹爹和妹妹再吃。”五岁的景儿像个小男子汉,勇敢的咬了一口,入口香脆,还有盐和其他味道。

被美味的膜片震惊,他眼睛睁得大大的,这个膜片真好吃啊。接着泪流满面,能够在死前吃上这么好吃的东西,死了就死了吧。

敏儿伸出小手温柔的给哥哥擦眼泪,自己却已经哭出了鼻涕泡,“哥哥,别怕,我们拉着小手手,哥哥要是被、被坏女人毒死了,我也吃毒馍馍,一起死。”

秦墨言知道这个膜片没有毒,儿子不相信,他只能拿起一片开始吃,“相信爹爹,真的没有毒。”

吃了一口,唇齿留香,秦墨言惊讶的道,“很香很脆,很好吃,敏儿快尝尝。”

肚子饿得咕咕叫,敏儿再也忍不住了,拿起一块咬了一口,含含糊糊的道,“好吃,太好吃了。”

父子三人大口吃了第一块,第二块开始细嚼慢咽,细细品尝,哎,家里没米没面,说不定这是最后一顿饭呢。

秦墨言听着厨房的动静,实在觉得这个李翠花今天特别奇怪,厨艺比以前好,无论是态度还是言行举止,完全像变了一个人。

如果是靖安侯府不放心又派人来监视,对付他一个残疾,未免太浪费了。

不过派个人假扮李翠花又不像,共同生活了六年,对她各方面都很了解,不像是换了个人。

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李翠花为什么变了那么多,秦墨言干脆不想了,看她之后的表现吧。

凤汐月坐在灶前边吃香肠边烧水,突然想起来,狗常威还嵌在墙里呢。一口吃了香肠,往灶洞里放了几根柴火,去了正屋。

站在常威面前,凤汐月伸手探了探鼻息,心上一惊,完犊子了,刚才太生气,把人干报废了。

这可怎么办,还得毁尸灭迹。

凤汐月一只手左右上下晃了晃,就把常威从墙上拽下来了,人完全瘫了,粉末性骨折。

她这一系列动作,让床上吃膜片的父子三人都忘了嚼,伸长脖子干咽了下去。

景儿觉得自己浑身皮疼,坏女人越来越厉害了,他这幅小身板,好像不够她打啊。

敏儿躲在爹爹和哥哥的身后,娘亲好厉害,好可怕。

秦墨言喉咙里的膜片没下去,伸手捶了捶才下了肚。

他搂着一双儿女,干巴巴的宽慰,“你们娘确实太厉害了,不过你们别怕,她是在收拾坏人。”

至少,他没在凤汐月眼中看到厌恶和对他们的恶意,甚至对他们露出了怜悯的表情。

而对常威只有狠辣,和收拾后的得意。

或许,她是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经历,才变成了现在这样?

秦墨言自己安慰着自己。

想到家里分文没有,凤汐月心上一记,转头对秦墨言说道,“你把常威的卖身契给我,我牵去城里卖了钱买粮食。”

“你确定,他这样的还能卖钱?”秦墨言一副你骗鬼呢,人都没呼吸了,死了还能卖钱。

好吧,没骗过这个男人,也是,靖安侯府的公子,哪怕是个庶子,那也是读书识字,见过世面的人。

凤汐月看了眼两个好奇往这边看的两个孩子,冲着秦墨言眨眨眼。

秦墨言懂了她的意思,让景儿从床下一个墙缝里抠出一张纸,给了凤汐月,“这就是常威的卖身契。”

这些年常威没直接弄死他们一家四口,就是因为没找到卖身契,若不是秦墨言藏得深,他们早没命了。

“多谢。”

凤汐月从景儿手中接过卖身契,提着常威直接去了常威的屋子。

小说《医妻萌宝,残疾夫君不得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