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妖重生:我靠撒娇俘获偏执校草全文在线阅读纪非然谢司棠小说全本无弹窗

花妖重生:我靠撒娇俘获偏执校草》 小说介绍

【海棠花妖+甜宠+治愈+偏执+打脸】
【特别说明】:男女双妖,全文除却男女主,其余副cp皆是喃喃。
前期女追男,五分糖,后期男女互宠互撩,全糖去冰,无误会,有炮灰,下线很快。

谢司棠是只来人间报恩的小花妖,每天缠着黏着自己的报恩对象不撒手,一撒手就哭唧唧,金豆子无声无息的往下掉,垂着脑袋楚楚可怜的模样,让纪非然头疼不已。

不知道他做错了什么,招惹了一只又爱撒娇,又爱哭的娇气包,打不得,骂不得,只能宠着。

谢司棠:纪非然,谢谢你给了我两世的温暖,第三世,换我宠你好不好?

从此后,谢司棠在外人面前:“纪非然是我的,想欺负的麻烦掂量掂量,看看自己能不能站着接我一拳?”
在纪非然面前:“纪非然,我再乖一点,你别不理我好不好?我保证以后都不出去打架了,行吗?”

而那个在黑暗里待久了的少年,被光照耀着,宠溺着,呵护着,越来越上瘾,越来越贪心,只想舍弃一切,让这束光在他的世界里,长明不灭。

双向奔赴,治愈甜宠。

温柔治愈小甜饼,从大学到毕业,从恋爱到结婚,故事很短,但我们来日方长。。书中主要讲述了:仔细抚弄,还是能摸到她留下的牙印的。很轻很浅,并不算咬,倒挺像安抚的。谢司棠。念着这个名字,纪非然脑海中浮现的是她的自我介绍:“纪非然,你记好了,我叫谢司棠,谢谢的谢,司法的司,海棠花的棠,生日四月二……
花妖重生:我靠撒娇俘获偏执校草全文在线阅读纪非然谢司棠小说全本无弹窗

《花妖重生:我靠撒娇俘获偏执校草》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仔细抚弄,还是能摸到她留下的牙印的。

很轻很浅,并不算咬,倒挺像安抚的。

谢司棠。

念着这个名字,纪非然脑海中浮现的是她的自我介绍:

四月二十二,那不是下周一。

还有小骗子说他比她大两个月十一天,她怎么知道自己生日是二月十一的?

嘶,今天这是怎么了?

怎么睁眼闭眼都是谢司棠这骗子,诡异的是,他只要闭眼就看到谢司棠,可怜兮兮的蹲在他家门口偷偷掉眼泪。

没完没了。

算了,还是回去睡吧,一定是酒吧的床太硌人了,让他睡不安稳。

下楼时碰到起夜的周怅,理都没理,大步出了酒吧。

半里小区是荆棠一中附近比较高档的小区,是纪非然手里有钱后买的第一个东西。

也是对他意义最重要的一样,因为他,给自己买了个家。

这里治安物业什么的都很齐全,毫无意外,买了房之后,他就破产了,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穷光蛋。

但是还好,还有个酒吧时不时的周转一下,不然他可不能过的这么潇洒。

他的房子在八楼,八零一。

摁了电梯一路上去,从口袋里拿出钥匙,纪非然出了电梯门后直接左拐,没曾想他家门口真的蹲着一个人。

就是今天那个小骗子。

纪非然看了眼手机,凌晨一点半,室外温度十五,这人就这么在门外傻坐着?

就穿着一件单薄的长裙?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纪非然难得的拧眉,越过她开门,本来想直接关门,让她在外面冻一夜的。

可好死不死的想起了谢司棠今天那句话:

这种不曾有过的依赖感,真的是让人陌生又贪恋。

狠狠呼出一口不虞气息,认命的拍了拍睡着的人,可惜没叫醒。

凝视着谢司棠恬静安谧的睡颜,他有些不忍心的,动作轻巧穿过腋下,小心翼翼的把人抱起来。

被谢司棠身上的凉意震颤到,皱眉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人。

很轻,很软,很香。

谢司棠似乎是在梦里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动作熟练且自然的搂紧纪非然的脖子,嘴里咕哝一句:

说着还使劲往他怀里蹭了蹭,额头抵着他的脖颈,依赖般的拱了拱,猫崽子似的动作可爱又软糯。

少年脚步微顿,垂眸看着她,眼底因为这份依赖,散出来一些星星点点的温柔,但因为少,因为珍贵,所以才让黑夜更加明亮。

过了很久,才听见少年轻声道:

嗓音低沉,僵硬至极,大抵是从未这样开口说过话。

轻声回了一句后,动作更轻更柔的,抱着她去了客卧,帮她脱鞋,然后盖好被子,安静的出了门。

把门口谢司棠的行李拿进来,自己也去隔壁卧室睡下了。

很奇怪,一夜无梦到天亮。

没有做梦,也没有失眠,更没有辗转反侧的睡不着。

♬ ♬

谢司棠从温暖的大床上醒过来,摸了下手机,七点半,那不是还有半个小时就上课了。

她才转学第一天,可不能迟到啊。

抓着被子坐起来,才反应过来不对劲。

有被子?

睡在床上?

我在哪儿呢?

难不成这是纪非然的家,他昨晚回来了,还把自己抱到了床上?

谢司棠越想越开心,光脚下床跑出去找人,一边跑,一边喊:

急匆匆的跑到客厅,那个被她叫着的少年一身黑色的衣服,黑色外套的袖子挽至手肘,正慢条斯理的摆早餐。

一举一动都矜贵无比,一点都不像从小在街头长大的孩子,也没有昨天见的那副地痞混混模样。

而这温馨的一幕,让谢司棠满足至极,嘴角挂着愉悦的笑容,就那么愣愣而出神的看着他。

纪非然扫了一眼,盯着那双没穿鞋的白嫩脚丫,眼眸一暗,这小骗子倒是哪哪都白,他看到的地方都是粉粉嫩嫩的。

一看就知道,被家里人养的很好。

丢下一句话,径自坐下开始吃饭。

谢司棠收回目光,在客厅寻找自己的行李箱,摊开后就放在地上,拿了一身衣服和洗漱用品转身进了卫生间。

纪非然吃饭间,不经意的朝地上的行李箱看了一眼,吃惊一瞬。

行李箱左边是衣服鞋子,和刚刚拿走的洗漱用品,右边是码的整整齐齐的牛奶。

敢情确实还没断奶,怪不得身上一股他不知道的甜香味儿,毕竟他很少喝那个东西,没闻出来也是正常的。

谢司棠动作很快,三下五除二的收拾好自己,坐在纪非然旁边开始吃饭。

视线在诸多早餐上一一划过,没有自己想要的牛奶,又去行李箱里拿出来两盒,顺势递给纪非然一盒。

纪非然冷漠拒绝。

他从小就没喝过这种东西,家里但凡有,也是纪楚的,抢也抢不过,所以也就不想。

谢司棠捏着一个包子,小嘴巴吃一口,喝一口,动作有条不紊。

纪非然没去看她,淡淡说着,语气里没有一丝感情。

接着大口大口吃着早餐,他速度快,也能吃,不消一会,已经解决掉四个包子,一根油条,还喝了一碗豆浆。

早餐都是在楼底下随便买的,反正能吃饱就行。

谢司棠闻言,机灵道:

潜意识里认为只要不吃,就不会被赶走。

包子落在面前的盘子上,只被人咬了一个小小的缺口,孤单的躺在那里,让周围的气氛有一瞬间的冷凝。

而纪非然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浪费食物,脸色一下子黑沉起来,匆匆吃完自己面前的食物,起身帮谢司棠把行李箱合起来。

拽着她的胳膊,连人带行李的赶出家门,还把盘子里没吃完的那个包子,一并放到她面前。

小说《花妖重生:我靠撒娇俘获偏执校草》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