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追禁欲系男神》 小说介绍

潇禾,高冷的像雪山之上的雪莲,神圣不可侵犯。长的奶也不耽误内心闷骚。
念卿,作天作地小能手,神奇的水瓶座画家,一见潇禾误终生。
念卿母胎solo将近20年,初见潇禾便丢了魂,她绝不是馋他身子!
使尽十八般武艺终于追到手后,潇禾却不辞而别。
三年后,俩人再见面是在念卿举办的画展上。
潇禾将人抵在墙角:“给我追,好不好?”
念卿:“不好意思,你哪位!”。书中主要讲述了:潇禾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想把那聒噪的声音从自己的耳朵里挤出去。潇禾推开教室门,就见念卿坐没坐相的歪在那里。看着潇禾每天雷打不动的准时到画室,不愧是老陈心目中的好孩子,念卿编排到。潇禾放下书包,拿出颜料盒……

《倒追禁欲系男神》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潇禾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想把那聒噪的声音从自己的耳朵里挤出去。

潇禾推开教室门,就见念卿坐没坐相的歪在那里。

看着潇禾每天雷打不动的准时到画室,不愧是老陈心目中的好孩子,念卿编排到。

潇禾放下书包,拿出颜料盒和画笔,调着颜料,对旁边发出的的声音充耳不闻。

念卿侧目想了想,扯出狗腿子的笑容对着潇禾说到:

潇禾微微侧头对着念卿说到:

遭到了拒绝的念卿没死心,

念卿装着可怜,希望高冷之花看在她这么可怜的份上答应她!

潇禾经受不住她的打扰,转头看着面前这个没有白皙若凝脂的肤色,脸上闪耀着小麦色还有着略肿的单眼皮眼睛的女孩。

潇禾淡淡的问道。

念卿一听,有戏啊,大哥!立马来了精神。

念卿眼睛里仿佛闪着小星星一样!

潇禾不经思索的拒绝了。

念卿也没想着他能答应,好事多磨嘛,她就不信磨不透他!

念卿不死心的继续问道。

潇禾被她烦的受不了,起身离开了。念卿瞅准时机,拿出自己放在牛皮纸信封包着的情书,塞进了潇禾的包里。

念卿激动地翘着脚斜靠在椅子,用她那五音不全的嗓子唱着小曲:

下课后,念卿用她那略黑的脸庞对着潇禾做了一个娇羞的表情。

恰逢潇禾转身收拾画具,不由得一抖,差点被把颜料盘打翻在地。

念卿扭着她那二八步消失在了班门口。

潇禾叹了口气,正要把画笔放到包里,便看到自己包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信封,信封上写着给你的情书。

带着好奇心,潇禾打开了。

不得不说看到后,潇禾恨不得戳瞎自己!

潇禾捏着的手忍不住的颤抖,好像在压制着自己的怒气。

只见潇禾打开的纸上赫然印着几个大字

这是念卿在书城门口的柱子上随手撕下来要用在猴子身上的。

潇禾额头上的青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爬于额上。

透过二字,潇禾隐约看见背面有字,翻过去一看,青筋蔓延至眉尾。

纸张后面就是昨晚念卿那龙飞凤舞力透纸背的情书。

潇禾平复好心情,长吁了口气,将那情书扔到垃圾桶里,眼不见为净。

晚上还在肖想俩人成功牵手的念卿跟猴子打着电话,自恋的说道:

猴子对她这副模样见怪不怪,毕竟念卿脸皮厚到让人发指的地步。

说着念卿伸手去掏放在床垫下面夹着的信封,

猴子在电话另一头有种不好的预感。

电话那端喋喋不休的人突然没了声音,猴子疑惑地问道。

只听那端突然发出震耳欲聋的一声吼:

念卿趴在床上痛苦的哀嚎,完了,之前的牙上翡翠,今天的猪饲料,天要亡我啊!

激动地心颤抖的腿,以及一对熊猫眼,念卿进了教室,同学何照走了过去,瞟了瞟潇禾的脸色,小声的对念卿咬耳朵:

念卿清了清嗓子,坐到座位上,斜了两眼潇禾。

确实黑的可怕,她的追夫路为啥这么艰难!

就在念卿以为追夫路就要到尽头时,老陈来了一波神助攻。

老陈的话简直就是及时雨啊!念卿看向何照,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课后,念卿狗腿子的讨好潇禾,生怕人家一个不乐意,自己一个人组。

念卿拿出手机对着潇禾晃了晃。

两人交换了微信后,紧接着念卿又作妖了,

这回潇禾可以百分百的确定,那封就是面前这个土包子写的。

念卿一脸娇羞的看着潇禾,

一瞬间,潇禾后悔交换联系方式了,他格外的想送她个红色感叹号!

潇禾咬着牙,一字一字的往外蹦。

念卿调皮的说道。

一旁的何照差点跪下,大哥,你确定这是害羞嘛?!

晚上念家。

念卿坐在桌前,对着自己一张土到一脸大地色的脸描眉画眼。

念母文容敲了敲门,走了进来。

看了一眼正在镜子面前抽风的念卿,违心的说:

念卿挺着对A的小胸脯说道。

念母从陈老师口中多少也听到了些风吹草动,念母出其不意的问道,一个没注意,中了自家老母亲的套路。

文容这句话就像及时雨一样。

念父念震廷刚到一楼客厅,就听见二楼传来的粗犷的、豪迈的笑声。

念卿捧着自己母亲的脸说道,念卿闪烁着布灵布灵的小眼睛,向念母闪烁着求表扬的信号。

信号接收失败!

文容憋着笑走出房间,就碰见了一头雾水的念父。

文容看着年震廷,把他回房间,夫妻俩合谋给女儿来个神助攻。

回到房间,文容帮念震廷解着领带,念震廷睨了文容一眼。

要说念卿这性格随时,念父绝对有话说!她们母女天天搞事情,念震廷在后面帮她们善后,说白了就是擦屁股。

文容瞪了念震廷一眼,哪壶不开提哪壶!

念母赶紧拉住高兴地要跳脚的念震廷,念母说完,不理身后傻笑的念震廷,去做自己的贵妇面膜。

早上八点,念卿叼着包子准时到了浮曲苑的门口。

看着这金碧辉煌的大门,念卿有种许仙进了白娘娘府的感觉,

正当土包子对着大门发出一阵阵感叹时,管家从里面将门打开。

管家恭敬地将念卿请了进去。

念卿大方的拿出自己还没吃完的包子,作势要分给管家两个。

管家的嘴角抽了抽,委婉的拒绝了。带着念卿向宅子里面走去,一边走,不时用余光打量着身旁这个不修边幅的女孩。

在管家的印象里,小少爷是第一次请同学来家里,他以为是个亭亭玉立的绝世美女。

都说女大十八变,既然是少爷的同学年纪都应该差不多大;可身旁这个……跟美女属实是沾不着边,管家不由得感叹小少爷的姻缘,这怕不是要上演?!

就在管家遐想的时候,念卿边走边发出感叹:

浮曲苑的别墅都是欧式,潇家这庄园也不例外,原是由外国人设计,典型的欧洲风格。

白色的柱子巍峨耸立,大理石卷起雪白的涡花,乌木门窗皆是精雕细琢,林木掩映之下,更衬出钧深宏美,别墅前有一个圆形的喷泉池子。

另一侧是宽大的长方形游泳池,刚注满水,在太阳光辉下,水波荡漾,清澈透明,连池底的瓷砖也被刷得干干净净。

透过明亮的水,能够看得清楚每一块瓷砖的姿态。那洁净的水池。似乎也把人的心灵洁净了一般,念卿不敢看了,她怕自己下去游泳怕弄脏了那一池的水……

小说《倒追禁欲系男神》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