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上古修士》 小说介绍

都是穿越,文子明却是被穿越。
都是修仙御剑飞行,文子明却是骑着一头驴。
文子明被穿越到五行星,踏上了修仙之旅。
药墓中封困几百年的身影;
风波大阵中那一念魔,一念仙的不甘;
魔族中杀伐果断的霸王枪……
朱允炆、岳飞、项羽……一个个熟悉而又神秘的名字,这一切是巧合还是另有隐情。
他本想低调做人,踏实修仙,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既如此,就让杀戮临世,灭族灭宗,善恶对错,皆有心定。。书中主要讲述了:文子明心一横,如果事情真如这王宇所说,看来自己只能选择和他合作,况且文子明也想到这个身体的主人衣着富贵,为什么会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身为李国公的三公子,身边一个护卫都没有?这点很值得文子明仔细思量。“……

《最后一个上古修士》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文子明心一横,如果事情真如这王宇所说,看来自己只能选择和他合作,况且文子明也想到这个身体的主人衣着富贵,为什么会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身为李国公的三公子,身边一个护卫都没有?这点很值得文子明仔细思量。

文子明老实交代,关于神秘人的信息直觉告诉他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王宇激动的站了起来,来回踱步。

文子明突然想到他刚才说有人算到自己的来历,有些好奇的问道:

文子明的心怦怦直跳,若自己也如那个神秘人一样,回到蓝星找到母亲不是指日可待?

来回踱步的王宇突然停下脚步,神情严肃地看向文子明。

文子明不明所以,看着刚才兴奋地王宇突然严肃,文子明怀疑这家伙刚才地兴奋劲是不是装出来的,要么就学过变脸。

见文子明没有任何跪拜的动作,王宇略显尴尬,轻咳一声,

文子明这才明白,原来是宣读圣旨啊!有一些不好拿上台面说的话,自然不能写成圣旨颁布下去,所谓口谕的意思就是:皇帝托我给您带个话。

看来这个皇帝也料定了自己会和他合作,文子明大感头疼,自己还没经过过多社会磨难,能从一群老狐狸斗争中脱身吗?

王宇在确定文子明会和自己合作之后,约定明天带文子明去皇城,以防夜长梦多。对此,文子明自然无异议。

送走王宇之后文子明深深叹了一口气,心里这个郁闷,这他妈叫什么事啊?刚穿越还不到一天自己就火急火燎的卷入政治斗争,还是最高级的政权斗争,他可是看过一些历史书的,在皇室斗争中一不小心恐怕自己连骨头都被人磨没了,文子明呆呆的躺着杂草上面胡思乱想,自己突然死亡会不会让母亲一蹶不振?文子明只恨自己为什么不听邻居的话,非要把自行车当风火轮踩,迷迷糊糊中文子明睡了过去。

白雪皑皑的山顶上,文子明使出浑身解数终于攀过最后一道坚石,纵身一跃稳稳的落在山顶,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山顶,神秘人突然再次出现,大手一抓文子明再次被狠狠的抓住,文子明想要挣脱但是刚才爬山已经耗尽他的全部精力,此时他再也无力挣脱,此时神秘人的左方和右方同时出现两个人,只是来人被迷雾遮挡,文子明看不清来人的相貌也分不清是男是女,二人出现以后几乎同时出手,一只圆形的箭矢和一杆长枪急急朝神秘人射来,神秘人并未移动分毫,只是嘴唇微动,随后箭矢和长枪化作雪花慢慢消散,而来临的两人竟也如同武器一样化作雪花消散,文子明顿时感觉撕心裂肺的疼从心底升起,仿佛一只手狠狠的抓住他的心脏然后大力的把他的心脏捏成碎末。

小山村的破草屋内传来文子明的一声怒吼,文子明猛然惊醒坐起,随即大口大口地喘气,浑身已经被汗水浸湿,眼前一片黑暗,一时间文子明竟分不出是刚才发生的是梦境还是现实,仿佛间远处传来的几声狗叫把文子明慢慢拉回了现实,若是梦境怎会如此逼真,而自己为何会如此心如刀绞?文子明望向门外,此时已经半夜时分,趁着月色朝门口走去,门口处放着一些干粮想必是王雨的女儿二花送过来的,文子明虽腹中饥饿但却没有一点胃口,看着不远处宁静的小山村,听着附近池塘传出的蛙叫以及村子里不时传来的犬吠,又抬头看看满天星斗,文子明的心更加疼痛,自己的家乡也许就是某一颗星星,只是自己还有机会回去吗?恐怕此生再也没有机会见到自己的妈妈了,一丝酸楚涌上文子明心头。

文子明就这样静静的伫立着,直到天快亮时天色忽变,满天星斗慢慢褪去之后,升起的不是太阳而是厚厚的黑云慢慢积聚,数分钟后黑云便遮盖了整个山村,随即大雨倾盆而落,文子明依旧呆呆伫立草屋门口,心想:也许这只是一场梦,梦醒了自己依旧要去公司的人事部报道。

在村里的老太太劝说自己回屋的时候文子明就已经从幻想中醒了过来,于是就有了开篇的一幕。

大雨打湿了文子明的身体,随着文子明脸上流下的不知是思念的泪水还是对未知的恐惧得苦水,也许只是雨水。

文子明目送母子二人回村以后,王宇的身影就出现在雨幕中,文子明深吸一口气,转身走回屋内,王宇随后也随后跟进屋内。

王宇甩着斗笠上的雨水开口说道。

文子明点了点头,跟着王宇走向雨中。

小山村只有二十几家住户,不过好在都是山石铺成的小路,大雨对小山村并未造成太多泥泞,走到村子一户人家王雨推开屋门便将文子明迎了进去,屋内是一个连三间,右边的屋子内一个和王雨年龄相当的妇人正在锅中翻炒,看到王雨和文子明进屋,妇人朝文子明善意的一笑。

这时左边的屋子传出二花的喊声,随后二花的身影便出现在文子明面前,二花看着文子明笑呵呵的说道。

文子明也朝二花笑了笑,并未答话,王雨从屋内找出几件干净的衣服递给文子明,文子明接过之后道了一声谢,随后走向王雨指向的左边房间,等文子明换好衣服之后,桌子上已经摆了两个菜和米饭,二花母女看来已经去了三胖家,只有王雨坐在饭桌旁自酌自饮,看文子明出来,王雨又倒了另外一杯,递给文子明:文子明接过酒杯就喝了下去,顿时一股辛辣流进胃里,呛的他连声咳嗽。

王雨看文子明的狼狈样哈哈大笑。

文子明坐下也不客气拿起碗就吃,他实在太饿了,又是劳累又是惊吓,王雨依旧自酌自饮,等文子明吃的差不多了,王雨再次开口:文子明点了点头,道了一声谢。看到大雨已经停了,开口道:王宇见文子明没有继续聊聊天的欲望,也不再废话,站起身走到屋外喊了一声三胖,不久三胖胖乎乎的身影就出现在两人面前。

三胖毕恭毕敬的问道,他还想娶二花呢,自然不敢在王宇面前造次。

文子明好奇。

王宇摇了摇头,如果事情真的有那么简单能处理就好了,四国公在军队中都是有实权的,他只能继续在这里忍着,

文子明点了点了头,回屋换上刚才被王宇烘干的衣服,走出王宇家。

王宇看着依旧阴沉沉的天空开口道:王宇递上一封信和一个玉佩,文子明接过看了看就放在衣服里面,

文子明苦笑,说完文子明招呼一声三胖,径直离开了小山村。

王宇看着二人离开,直到二人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这才回屋,拿出纸和笔。刷刷点点不知道写些什么,又用一层油纸包好纸条,垂下口哨,一只鸽子‘扑棱棱‘的扇着翅膀飞了进来,旋转一圈后落在王宇肩膀上面,用自己的小脑袋在王宇脸上亲切的摩挲着,王宇摸了摸鸽子的小脑袋,随后把油纸绑在鸽子的爪子上面,在鸽子脑袋上轻点一下,随即鸽子仿佛有灵性似的,冲着王宇点了点头,’扑棱棱‘又飞走了。

王宇跟出屋外,看着远去的鸽子心里充满了担忧:希望这人能带南陵国走出困境,百姓四百年不闻战火,若战火起不知道多少人会流离失所,又有多少人死在战火中。

王宇喃喃自语。

小说《最后一个上古修士》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