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竟是反派的暗恋对象》 小说介绍

温言在风和日丽的一天从楼上掉了下来。
再次睁眼的时候到了一个看着像天堂的地方,还冒出来一个系统说亲身体验小说世界即得复活卡加一千万大礼包。有这好事?温言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但是,谁能告诉她,这些任务怎么这么危险啊!嘤嘤嘤
等等,这个抱着她要亲亲的帅哥怎么有点眼熟?这是狠辣无情的反派大BOSS?!温言沉默了,她想喊救命来着,想了想,还是算了。这世界属实没救了。
不过有一说一,这反派帅是真帅啊,啧啧啧。察觉到脑子里的这些想法的时候,温言觉得她狠狠堕落了,她不是正义阳光好青年了呜呜。
“夫人,喝汤~”,小帅哥笑得一脸谄媚,用小勺子舀了口汤递到温言嘴边。温言怀着对于好青年身份的愧疚,含泪喝了个干净。
“夫人,是我炖的大补汤不好嘛,夫人为什么愁眉哭脸的。”
“好。”
小帅哥嘿嘿一笑,又递过来一勺。
除了费腰什么都好。。书中主要讲述了:夜寒站在迈巴赫车前,目光冷冽地看着车内,视线穿透了挡风玻璃直直地落在陆景沉身上。“宿主,程然给夜寒打了电话,后来夜寒就给你打电话,但是你没有接。他去医院找你,发现你没在医院,于是就追过来了。”温言从小……

《快穿之我竟是反派的暗恋对象》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夜寒站在迈巴赫车前,目光冷冽地看着车内,视线穿透了挡风玻璃直直地落在陆景沉身上。

温言从小系统那里,了解到程然和夜寒之间的通话内容,眼底一片暗沉。她就知道…..没有那么容易。

不过程然如果不爱夜寒,那她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温言打开迈巴赫的车门,扬起明媚的笑。轻盈地快步走到夜寒身边,面上的惊喜和对于夜寒拦车的疑惑恰到好处。嗓音甜甜:

夜寒见走到他身边的温言,面色稍霁,但是眉宇间仍旧带着寒意,凝视着陆景沉。

温言见状,生怕这个有暴力倾向的大少爷因为她对陆景沉做出什么事来,导致她这一整天的好感都白刷了。赶忙解释道:

听见了吧听见了吧,我这么维护你,你以后不帮我可说不过去啊。

夜寒终于移开了视线:说着,带着温言进了白车,扬长而去。

留在原地的陆景沉面无表情,沉默不语,不知在想些什么,长长的睫羽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

车里的气氛凝滞,司机大气都不敢出。半晌,陆景沉戴着银色手表的右手,食指屈起,轻轻扣了一下皮质座椅,指关节在皮垫上轻轻摩挲了一下,而后勾起唇角,轻笑出声:。

黑色的迈巴赫发动,调转车头往相反方向驶去。

车里的陆景沉以手支着下颌,偏头看着窗外的飞掠而过的风景。眼中晦暗不明。

右手的西装袖口似乎还残留着女孩身上香甜的气味,丝丝缕缕地萦绕在他鼻尖。只是这香味并不能安抚陆景沉心里的烦躁,反倒是像一剂催化剂,让这股烦躁更加壮大,让人难以忽视。

寒哥哥?叫的还真是亲热。

………

另一边的夜寒看着的坐在副驾驶心不在焉的温言,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程然对他说的话。

,夜寒低声询问温言,语气中带着探究和小心翼翼,看向温言的眼眸神色不明,

温言转过脸来,猫儿眼圆圆得大睁着,涌现出莫大的惊喜和激动:温言一把挽住他的手臂,温言眼中的光彩黯淡了下去,皱起了眉头,面上浮现出为难和委屈的神色。

温言没有继续说下去,夜寒也沉默了一瞬。

温言听见这话似乎高兴了点,但是眉宇间的忧愁并没有散去,毕竟这样的事早就发生过很多回了,如果夜家能够轻易松口,也不会叫原主白白等了十年了。

夜寒顿了顿,眼睛直视着温言的眼睛

温言心里冷笑了下,面上却截然相反的出现深情的神色:

说罢,似乎是很不好意思般,脸上一片红霞。

夜寒仍旧看着她,没说信,也没说不信。温言红润的脸色渐渐白了下去,眼睛里蒙上水雾:

看着眼前的人语气委屈,夜寒叹了一口气,倾身抱住了温言:夜寒想要摸摸温言的头发,想起了上午在医院的情景,还是作罢。

在看不见的地方,夜寒眼神复杂。

夜寒把温言送到了温宅,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温言叫住了。

温言站在车外,一脸期盼的看着他。夜寒没理由拒绝,其实他之前也来过温宅一次,那是他从十六岁那年的落水死里逃生之后,亲自来温宅找温言道谢。

只是那时候,温父给他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夜寒下了车,和温言并肩走进了温宅。

温父听仆人通报夜寒来了,赶忙放开搂着的身形娇软的女人,跑去了前厅,亲自迎接夜寒。

温父笑的一脸谄媚,尖嘴猴腮的脸上眼底青黑,脚步虚浮,一看就是纵欲过度。

配上点头哈腰的讨好姿态,别说夜寒这样的大少爷了,就是不懂事的小孩见了都会朝他扔石子。

夜寒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随即回答:

温父笑容更大了,那张脸都快皱成一朵菊花:

夜寒刚想开口拒绝,温言就先他一步答话:夜寒转头看向温言,眸子里有些惊讶,带了些受宠若惊。

温言从他们认识开始就是一个很矜持含蓄的人,很少约他,就算约他也会找一个看起来不太暧昧的借口然后提前跟他说好。

温父的笑意快要从他那张尖刻的脸上溢出来,狭小的鼠目里闪过算计的精光。

啧,这便宜爹长那么寒颤,原主妈的基因是有多强大才能把她生这么好看啊。

温言在心中腹诽着,面上却不显。只是若无其事地开口提出了她真正的目的:

温言神色期盼,眼神无辜,仿佛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但是一边的夜寒却皱起了眉。转钱?她作为温家的小姐,连支配自己资产的自由都没有?

温父的笑容僵了一瞬,随即尬笑两声,看向温言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凶狠:

开你妹的玩笑,你看我温言什么时候在钱的事情上开过玩笑啊。

温言似乎被吓到了,又似乎对于请人吃饭要向父亲开口要钱这种事感到窘迫。白皙温润的小脸上绯红一片,花瓣似的下唇被洁白的贝齿咬紧,手下意识的攥住了夜寒的衣摆。

温父咬牙切齿,却又不能表露,正想开口打个圆场糊弄过去,夜寒冰冷的嗓音响起:刚才温父威胁言言的眼神他可没有错过。

Yes,yes,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啊我的小男主。

温言心里乐开了花,面上却仍是那样一副无辜又委屈的神态。装小白花的感觉还挺不错嘛,至少能把钱拿回来不是。

温父僵硬的应了一句,说不日会把资产所有者改成温言。还转了温言一笔零花钱,温言这才罢休,欢欢喜喜的跟夜寒一起出了温家的大门。

刚到门口,夜寒就转过身来对她说:

看出来了嘛,也是,夜寒也是夜家的大少爷呢,这点把戏也瞒不过他。

温言咬了咬唇:

夜寒听到温言的话,脸上微愣,随即俯身抱住了她。语气柔软了许多:

在她怀里的温言真诚的笑了,为了她刚到手的巨款。

…….

在车里,疑惑地提问。

温言神色轻松,心情极好的拍了拍小系统的脑袋,

温言眯起她的眸子,轻声说:

…….

夜寒挑了一个餐厅,在红酒,玫瑰和悠扬的钢琴曲中结束了这次晚餐。最后温言很大方的结了账,并且拒绝了夜寒送她回家。理由是,看出来夜寒在温家很不自在,送她回去的话,又免不了被父亲缠上。

夜寒也没再坚持,只应了一声好,就走了。

温言不用再装小白花,自在的伸了一个大懒腰。刚才要装淑女,饭没吃多少,酒倒是喝了两杯。现在胃都有点不舒服,急需要一点路边摊来缓解一下。

想着,温言就瞅准了一个卖炸鸡排的小店,点了一份鸡排,一份淀粉肠还顺手买了一杯加满脆啵啵和西米露的奶茶。

温言抱着这一大堆的东西,直感叹这样的生活真是奢侈。

温言好奇的询问小系统。

温言像吃瓜看戏的大妈一样摇了摇头,一脸同情。

*

(团总):我充电就可以养活自己

温言言:你不能喝奶茶

(团总):我可以吃各种款式的电池

温言言:你不能喝奶茶

(团总):我…..

温言言:你不能喝奶茶

(团总):QAQ

温言言:(认真脸)没有奶茶的人生是不完整哒!

小说《快穿之我竟是反派的暗恋对象》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