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扎纸人》 小说介绍

纸扎术,通阴阳,祭亡魂,请阎王。剪黄纸,编竹篾,纸马行千里,纸人唤神灵。一笔点睛阎王现,威震八方万鬼藏!纸扎术传到陈默这里,已经是最后一代。本以为这样古老而神秘的行当,在现代社会早已没有用武之地,直到他遇到了……百年轮回开启,刽子手的刀,二皮匠的针,仵作的眼,四小阴门齐聚一堂。这些古老而神秘的行当并没有消失,而是以一种不为人知的方式秘密的传承下去。。书中主要讲述了:卫生间的窗户,小而窄。此时,那被水汽模糊了的玻璃外,有只浑圆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幽幽的绿光。陈默心中一紧。他根本不知道那只眼睛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不动声色的握紧了带血的剪刀。短暂的对视了片刻。那只眼睛……

《最后一个扎纸人》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卫生间的窗户,小而窄。

此时,那被水汽模糊了的玻璃外,有只浑圆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幽幽的绿光。

陈默心中一紧。

他根本不知道那只眼睛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不动声色的握紧了带血的剪刀。

短暂的对视了片刻。

那只眼睛忽的一闪,不见了。

陈默立刻冲上去,推开窗户,只看到一团黑影跳下楼,飞快的消失在夜色中。

似乎是一只黑猫。

陈默不知道那只猫在窗外干什么,但总之不是阴物就好。

他关上窗户,抬起自己的手腕看了看。

高跟鞋被消灭,聚阴线没有继续生长,还是半厘米的长度。

算是暂时控制住了。

他吐出一口浊气,把自己沾了污渍的脏衣服,和替身纸人一块烧掉。

然后打开莲蓬头,冲洗卫生间。

最后认真的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

虽然已是满身疲惫,但还顾不上休息。

他拿出新买的红布,认真的擦拭剪刀上的污渍。

擦着擦着,发现剪刀的锈迹褪去了不少,刀刃变得锋利了些,在灯光下泛着微微的寒光。

而销轴一面的字迹隐隐显现出来。

陈默把剪刀拿到眼前,认真的辨认。

似乎是一个繁体字。

惡?

爷爷临终前来不及说太多,关于剪刀的秘密,还得靠他自己摸索。

看了一会,陈默把剪刀收起来,拿出手机看时间。

已经过了凌晨点。

手机上有好几个未接来电,还有不少信息。

除了同学发来的外,还有钓鱼佬的。

钓鱼佬说他已经躲到庙里了,很担心陈默的情况。

之前为了不惊动阴物,陈默把手机调成了静音状态,没及时看到消息。

想了想,陈默还是给他回了信息。

没想到,钓鱼佬还没睡,两秒后就把电话打了过来。

陈默这也不算完全说瞎话。

钓鱼佬目瞪口呆。

陈默说完就挂了电话。

钓鱼佬再发消息过来追问,也懒得回。

阴物没了以后,房间里变得有些闷热。

陈默打起了哈切,困意和疲惫一块袭了上来。

不管是扎纸还是对付阴物,都是十分耗费心神的事情。

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抱着剪刀硬撑着。

天才蒙蒙亮。

陈默就退了房,准备回学校拿上衣物,就去爷爷留给他的房子。

他读的是一所三流美术的大学。

毕业班,早就没课了。只要不违法乱纪,不管你在外面干什么,学校根本不会管。

只要按时把毕业设计和论文交上去,就能拿证。

旅馆出来就是一条十字路口。

可能是熬夜的缘故,陈默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差点就把红灯看成了绿灯。

一只脚都迈出去了,昨晚割破的无名指突然有点痛。

他停下脚步,才发现自己看错了,连忙退回来,站在路边老老实实的等着。

现在时间还早,路上的车和行人都不多。

天空阴沉沉的,天气不好的样子。

陈默揉了揉太阳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

咚。

突然一声脆响。

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衣兜里掉出来。

他低头一看,竟然是剪刀。

这么重要的东西,可不能丢了!

他连忙伸手去捡。

就在刚弯腰的时候,突然感觉后面有人猛的推了他一把。

幸好他及时用手撑住地面,才没朝前扑去。

紧接着,一辆飞速行驶的出租车,和他擦肩而过。

高速行驶带起的大风,把他的头发都吹的立了起来。

陈默心脏咚咚狂跳。

如果刚才没有弯腰,被后面的人结结实实推一把,铁定就撞上了!

陈默抓起剪刀,愤怒的转身。

可是,他的身后空无一人。

整个十字路口,都只有他一个人在等红灯。

如果没有人,刚才是谁在推他?

陈默打了一个寒颤,整个后背都凉了起来。

绿灯亮了。

陈默确定没有看错后,快步穿过马路,朝有人的地方跑去。

呯!!!

才刚跑出去不远,就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巨响。

他回头望去。

刚才那辆出租车,和一辆拐弯过来的大货车猛烈的撞到了一起。

大货车翻了,砂石倾倒一地。

出租车更是惨不忍睹。

整个车身都变形了,满地的玻璃渣子和碎片。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卡在窗框上,圆睁的眼睛,正好望着陈默的方向。

不断有人朝着那边跑去。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人的惨样吸引,没人注意到,大货车的后面有只黑猫闪过。

陈默心中发紧,哪里有心思看热闹,赶紧远离这条路。

有些十字路口特别爱出车祸。

死过的人多,阴气旺,很容易聚集脏东西。

今天又刚好是阴天,阳光微弱,最容易出事了。

如果不是有剪刀在,他恐怕也跟出租车里的人一个下场。

美术学院。

陈默推开寝室门。

关系最好的同学林子浩一见到他,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

陈默实在是太累了,精神和身体都疲惫到了极点,打算在寝室补个觉,再去爷爷留的房子。

反正距离不远,就隔了几条街而已。

但这一觉睡了很久。

天都黑了,还没有醒过来。

昏昏沉沉中,陈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有一个身体破碎的人,站在他的床边,不断的朝他招手。

他听不到那个人在说什么,也看不清他的样子。

但脸上的眼睛却异常的清晰。

被血染红的双眼圆睁,死死盯着陈默,有种说不出的恐怖。

手臂一下一下,僵硬而缓慢的摇晃。

仿佛在招呼陈默,快上车。

小说《最后一个扎纸人》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