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明只想佛系修行却被卷入纷争》 小说介绍

杨小北魂穿至一个修行世界,被老中医吴斌救醒,他并没有继承前身记忆,为了更快适应这里的生活,只好抱紧救人者的大腿求收留。
万幸,醒来时他已觉醒了功德系统,只要行善积德就能换取积分,消耗积分转动天命转盘,抽到丹药提升境界强健体魄,抽到武技直接就能融会贯通,抽到称号更是海量的知识融入大脑。
刻苦修炼,出去打生打死,争夺修行资源,傻子才干呢,窝在小县城里,行医治病攒功德,有钱有闲又安全,它不香么?
至于现在抽到的武技道法有点不入流,他完全不慌,总能等到一发入魂的那天!
只可惜好景不长,随着崔家的大公子的到来,他被迫卷入纷争,一发不可收拾……。书中主要讲述了:崔家大院高墙之内,有清泉假山,有锦族花团,还有那卧床不起的白衣少年。一衣着华丽的美貌妇人正趴在床架上哭诉道:“老爷啊,您可不能这样放过他们!”“老爷,百草堂已经人去楼空,已不见杨小北师徒身影!”此刻,……

《我明明只想佛系修行却被卷入纷争》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崔家大院高墙之内,有清泉假山,有锦族花团,还有那卧床不起的白衣少年。

一衣着华丽的美貌妇人正趴在床架上哭诉道:

此刻,一小厮在门外禀报。

屋内还坐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肥头大耳,脸上满是狠厉之色。

那美貌妇人一听,闹得更欢了,转过身子扯着男人的衣袍,还指了指床上那个被裹得严严实实的猪头:

男人正是崔府主事人崔广仁,崔明诚的父亲,他扶起自己的夫人,劝道:

崔夫人泪眼婆娑的看了看儿子,不舍地转身离去,嘴里还埋怨道:

崔广仁默然不语,城里最好的大夫正忙着逃命呢。

平安县城北门外,杨小大夫正看着两条岔路发愁:

吴斌轻声一笑,你小子也有地方要问为师?

……

夜幕降临,月朗星稀,平安县北城头不知何时站立了两人,皆身穿玄黑劲装,佩戴制式长刀。

看了看城外,年轻男子不解道: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

中年男子叹道:

年轻男子却是并不认同:

每个人眼里的世界是不同的,中年男子也不反驳,跳过话题道:

说罢,直接从城门之上一跃而下。

虎头山位于平安县和长荣县的交界处,山右侧是一条狭长的的小道,窄的地方宽度仅可供一辆马车行走。

这也是陆路出行的必经之路。

此刻,杨小北驻足山前,回头催促:

身后的吴斌苦不堪言,心想着当初如果选择待在百草堂,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现在跟着这小子迟早要给累死。

杨小北放慢了速度,心中却是暗暗吐槽,才近花甲就不行了,幸好你没生在现代社会,否则可是要在岗位上发光发热到岁的!

老人好不容易追上杨小北,却见这家伙正看着前方的山脚发呆。

少年楠楠道:

吴斌满头黑线,

杨小北得意一笑:

吴斌无语,你这当大夫的穷尽毕生所学去玩毒?

杨小北面色严肃起来:

吴斌口头埋怨,身体却很诚实,没敢让胯下的黑马再前进一步。

吴斌一脸幽怨地看向杨小北。

杨小北深深地叹了口气:

……

山脚灌木深处,一群大汉正窃窃私语。

不远处,杨小北已经骑马赶到了山脚边上,犹豫了片刻,他拉了拉缰绳掉头便走,

开什么玩笑,视线这么差,还真进去探路?待会直接跟师傅说发现了埋伏不就得了。

只听一声令下,虎头山脚下,十来匹马鱼贯而出,山匪们骑在马上亮起火把,吆喝着向不远处的少年追去!

这么大的动静把杨小北吓了一跳,他狂踹马腹,大喊道:

他不禁庆幸,幸好自己没有深入小道去探路,这群山贼藏得这么近,自己若再前进十来米,跑都没法跑。

吴斌趴在马上本来都快睡着了,一听到喊声心底一沉,抬眼一看徒儿身后的火把,足足有个之多!

一向好修养的老大夫不禁有感而发,挥舞马鞭向平安县城赶去。

进了城,指不定老爷们还能赏自己一个全尸。

没过多久,杨小北已经来到吴斌身旁。

杨小北有些焦急,这样下去片刻功夫就得被撵上了。

吴斌粗喘着气:

杨小北咬了咬牙,心道必须要冒一冒险了。

吴斌有些不放心。

吴斌叹了口气,他也明白徒弟心意已决,捋了捋胡子道:

杨小北急了,你想要炫耀也得分分场合吧。

杨小北轻勒马缰,回头瞥了一眼身后的敌人,这一个个的,像见了绵羊的狼群,哈喇子都快掉马背上了。

特么的我现在就想溜了,但这毕竟也是他自己闯的祸,杨小北硬着头皮调转马头,向身后的悍匪冲去!

少年的肾上腺激素飞速飙升,小心脏怦怦直跳,穿越到这已经五年了,这么刺激又害怕的夜晚,还是头一次!

为首扛刀蓄须的壮硕男子洒然一笑:

他扬起左手,命令道:

小说《我明明只想佛系修行却被卷入纷争》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