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缘记》 小说介绍

斗转星移,要相遇的终会相遇。
他带着龍形胎记降生,历经磨难,以为毕生的使命便是坐上宝座,统领四方。
谁成想,冥冥之中,早有安排。
那缠绕在梦中的麒麟女孩儿,到底是谁?又将有怎样的纠葛?。书中主要讲述了:阿威手刚好一点,便想约安麒吃饭。明宇探出阿威的心思。“今晚有空吗?阿威想请你吃个饭,感谢你当初在操场帮他处理伤口。”明宇给安麒发信息道。“多久的事儿了,不用那么客气哈。对了,他的伤好些了吗?” 安麒回……

《龙缘记》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阿威手刚好一点,便想约安麒吃饭。明宇探出阿威的心思。

明宇给安麒发信息道。

安麒回道。

安麒没有回复,但:她还是去了约定的路口。

一辆黑色SUV已经等在那里。

阿威从驾驶座下来,打开后排车门,示意安麒上车。

安顿好安麒,阿威走到副驾驶座一侧,敲了下车窗,没有半点反应。他准备开门,明宇将车门锁住。

阿威回到主驾驶座,瞪着明宇,明宇目视前方,不去看他。就这么僵持了大约分钟左右,明宇憋不住了。

阿威看了眼手表,系上安全带,发了条消息,就将车开了出去。

车在离学生宿舍区不远的青工楼停下,明宇笑了。

不等阿威做出反应,明宇迅速关上车门朝单元楼跑去。

SUV继续向市中心驶去。

安麒按捺不住自己的八卦心。

阿威答。

安麒觉得嗓子有点紧,清了清嗓子。心想,再问就有些尴尬了。

也许是车里太过暖和,也许是车轮驶过路面有节奏的震颤像极了摇篮,安麒感觉昏昏欲睡。

突然,车子连续几个颠簸,安麒终于清醒了些。看看窗外,是个车库,阿威正在停车。

阿威扭头提醒安麒可以下车了。

两人来到电梯间,安麒感觉这并不像什么商场的车库,似乎是个居民楼。脑中闪过一串问号。

突然,安麒身后出现一个身影,带着酒气。她扭头撇了一眼,是个+身高的帅哥,冷峻的脸颊,左耳鬓有个似龍似蛇形的黑色纹身。安麒感觉这纹身似曾相识。正想着,电梯门开了。

阿威一手揽过安麒,将她引到电梯靠里的角落站好。自己按下层按钮后,又站回到她的身前,似乎要将她藏起来。

安麒从缝隙看到那个+的帅哥也随后上了电梯,按下层的按键。

安麒大脑飞速运转,越想越害怕,竟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电梯门打开,阿威领着安麒走出了电梯。

门口站着一位体态圆嘟嘟的光头中年男人正在等电梯,看到阿威,他缓缓弓了下身子。

阿威了一声,电梯门打开,光头男人缓缓走了进去。

电梯门关上时,安麒没忍住问道。

这是个翻新过的小区,一梯三户。

安麒换上门口的拖鞋,在房间里穿梭。

阿威淡淡的回答。

这是个三居室的房子,客厅很大。顺着客厅阳台往外看,正是她向往许久的东方明珠塔。这样的地段,按现如今的房价,可不是一般家庭所能承受。安麒想起方伯走时,恭敬的叫阿威的样子,对他的身世不免生出好奇。

房子的装修陈设较为简洁,色彩以黑白灰为主,主卧、卫生间则通体靛蓝色。屋内陈设多为金属、陶瓷、木质艺术品,注重线条感。安麒想,若不是房间提前开足暖气,恐怕裹上棉被都会觉得冷。

不知何时,阿威已脱去外套,站在她身后。

安麒打了个激灵,摇摇头。

餐区一张白色长方形人餐桌上,摆放着烛台、红酒、果汁、以及两人的餐食。餐食被方伯分成两份,凹了造型,盛放在一个个精巧的小盘里,分别放置在餐桌的两端。

阿威领着安麒入座,在红酒和果汁前停顿了秒,最终给安麒倒上了果汁。

二人安静的吃着各自的食物。餐具的碰撞声、两人咀嚼食物的声音、楼下车辆来来去去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气氛有点尴尬。

安麒抿了口果汁问。

如此简洁的回答,安麒愣了两秒。

安麒想着,深吸一口气,继续问道:

话刚说出口,安麒就后悔了。果然,对面的餐具声消失了。安麒恨不能挖个地洞溜走。

阿威的话像一条救命稻草般拯救了安麒。

安麒想说去外面看夜景,这样她就能以天气太冷为由,早点回学校了。

阿威打断安麒道。

安麒感觉被人点住了穴位,身体僵住了。

她努力咧了下嘴角,从牙缝里挤出这个回答。

阿威喝下杯中最后一口果汁,这顿尴尬的晚餐,终于结束。安麒起身准备离桌,门铃突然响了。

阿威去开门,进来的是一位中年女人,她娴熟的换好拖鞋,朝餐桌走来。

安麒想。右手不自觉在餐桌上来回摩挲,却不知如何与来人打招呼。

来人对安麒弓了下身子道。

安麒点头回了个礼。

安麒向阿威投去求助的目光。怎料他正转身去了客厅。

七婶一脸热情。

安麒说完,向七婶点了下头,逃离了餐桌。

安麒想,本以为房子里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沉默得像个哑巴,已经很尴尬。现在出现三个人,气氛似乎更尴尬了。

她走到阿威身旁,客厅的灯已全部熄灭,只有投影仪忽闪忽闪的放着光。阿威蜷坐在毛绒地毯上,后背半倚着沙发,正专心挑选着影片。

说完,她拿起沙发上的书包,准备逃走。

阿威侧身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昏暗的客厅,阿威的眼神里透着渴望与惊惧。有那么一瞬间,安麒觉得这个画面似曾发生过,却一时回忆不起来是在何时。

七婶正在厨房收拾着餐具。

安麒心中飘过一丝不忍。她不知阿威经历了怎样的童年,但从他现今的状态看,他并不是简单的内向性格,应是个孤独缺乏安全感的人。

安麒将书包放回沙发。顺着阿威手臂的力量,缓缓蜷坐到他身侧。电影已经选好,阿威的手却没有半分松开的意思。以前被纱布层层包裹的手腕,现在已换成一小块纱布。看来,被明宇骗了。

电影讲的是个自闭症儿的成长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幼年丧母,父亲工作忙很少陪伴他。

房间里传来七婶的声音,厨房的灯已经关了。房子仅剩的光便是投影仪投射出来的影像。

阿威看着电影,丝毫没有回应的意思。七婶似乎早已习惯。她熟练的换鞋,关门离开。

阿威似乎感受到安麒在走神,握了握安麒的手腕道:

电影里,主人公的爸爸因工作被临时安排出差天,事出突然,这位爸爸只好将孩子拜托给家里的家政阿姨照顾。爸爸刚走,家里的阿姨就接到老家的电话,自己的孩子突遇车祸,躺在病床要做手术。阿姨焦急不安。现在回去,这个自闭儿的吃喝拉撒将没人照顾,万一跑出去,更有生命危险;若是不回去,家里只有两个年迈的老人,孩子的爸爸因病去世了。两老人文化程度不高,面对医院繁琐的流程,怕是力不从心,可能会耽误儿子的手术。思来想去,阿姨决定带着雇主的孩子一起回家,等自己儿子情况稳定,雇主出差回来,再将雇主的儿子送回家。打定主意,阿姨收拾好行李,给正在摆弄玩具的雇主儿子换上衣服,便抱着出门了。一路上,孩子趴在阿姨肩头,自顾自摆弄着手里的玩具,很是安静。可就在阿姨挤公交的时候,玩具被匆忙下车的人流挤掉在地,零件碎了一地。孩子突然发了疯,挣扎着要下地捡玩具。阿姨着急赶车,抱着挣扎中的孩子就要往车内挤。孩子发出奇怪的尖叫声,手脚乱蹬,嘴还不时在阿姨肩头乱咬。阿姨一只手拿着行李,另一只手抱着孩子,根本无力招架。孩子成功从阿姨手臂里挣脱,边哭边在人群里疯狂拾捡摔碎的玩具零件。阿姨眼见着车要开走,又不能丢下孩子不管,焦急得哭了起来。

一个背着书包,戴着猫眼石手链的小女孩,挣脱开妈妈的手,凑到男孩儿身边和他一起捡零件。女孩的手刚碰到零件,男孩就嘶吼着上去抢,阿姨顾不得抹眼泪,慌忙从后背拉住男孩。女孩的妈妈吓得赶紧上前护住自己的女儿。一阵慌乱中,男孩儿扯下了女孩另一只手上的手链。那是一串白色猫眼石手链,在阳光照射下特别好看。男孩想起自己的妈妈也有串类似的白手链,瞬间安静下来。危机解除,女孩的妈妈从女孩手里接过玩具零件,放到男孩面前的空地上。阿姨不断向母女二人道歉,并劝告男孩将手链还给女孩。男孩没有理会阿姨的劝告,自顾自的赏玩着手链。阿姨没办法,起身将女孩妈妈拉到一边,小声说:小女孩偷听到妈妈与阿姨的对话,静静走到男孩身边,摸了摸男孩的脸蛋,道:男孩抬眼看向女孩,没有张牙舞爪,也没有尖叫。他将脸蛋贴在女孩儿掌心轻轻蹭了蹭,女孩儿咯咯笑起来。

阿姨和女孩的妈妈在一旁惊呆了。

看到这里,阿威似乎有些激动,握住安麒手腕的手,比之前更用力了。安麒扭头看阿威,他正定定的注视着自己。

安麒有些慌乱,挣扎着坐到沙发上。

安麒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慌乱。

阿威也缓缓站起来,坐到安麒身边。

阿威轻声问道。

安麒被问得一头雾水。突然,她的手机在地上不停闪烁。

拿起一看,是林俊。

林俊焦急问道。

挂断电话。透过昏暗的光,安麒感到阿威似乎有些失望。看看时间,已经快点了。

阿威没有回话。

安麒说着起身去找开关。

在她开灯转身的瞬间,阿威突然扑过来。

安麒想着,心中小鹿乱撞,但更多的是惊恐。不知如何是好。

阿威抓起安麒的一只手,放到自己脸颊上摩挲。另一边脸靠近安麒耳边,轻声呢喃:

安麒慌乱抽出自己的手,将阿威一把推开。冲到沙发边拿起书包就要出门。

阿威呵斥道。

安麒被这一声呵斥惊住,愣了一下。随即加快了换鞋的速度。

阿威用力锤了下墙面,是失望,也是懊恼。

他走到安麒身侧,欲接过安麒的背包。

安麒依然紧张,抓住书包,没有半点放开的意思。

阿威的声音有些哽咽,似乎在乞求。

安麒平静下来,放开了书包。

一路无话。阿威将安麒送到宿舍楼下给她书包时,安麒终于开了口:

阿威像得到天使赦免的囚徒,眼中终于恢复了一丝光亮。

安麒说着向阿威挥了挥手,转身进楼了。

这个夜晚,两人都辗转难眠。

安麒一遍遍的回忆阿威在他家对她说的话。是她忘记了什么他们的共同记忆吗?不应该啊,他俩以前也不认识。难道是他把自己错当成他记忆里的某个熟人了?

安麒想着想着,困意袭来,便睡了过去。

小说《龙缘记》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