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任务(临峰)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天文任务》 小说介绍

天文任务是一个网站,它的背后是科技实力极其强大的先进文明,他们梦想着统治太阳系甚至银河系,所以对人类虎视眈眈。
地球上发生的一些神秘事件,比如天启大爆炸、死丘事件、时间之门、通古斯大爆炸,他们都是亲历者,甚至亚特兰蒂斯和姆大陆的毁灭都和他们有关。
一场人类与异能生物的星球大战,战幕在徐徐开启。。书中主要讲述了:临峰突然想起了二喜子,他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咋把这么重要的线索忘掉了?他急忙给二喜子打了个电话,心想还是先通知他一声再让老侯找他吧,免得他像自己一样,被突然上门的警察吓得不知所措。哪知道这个吝啬惜命的二……

《天文任务》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临峰突然想起了二喜子,他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咋把这么重要的线索忘掉了?他急忙给二喜子打了个电话,心想还是先通知他一声再让老侯找他吧,免得他像自己一样,被突然上门的警察吓得不知所措。哪知道这个吝啬惜命的二喜子也让他大失所望,这家伙被‘点击本按钮有受伤或死亡风险,慎入!’的按钮吓破了胆,根本就没想成为‘天文任务’的会员,更有甚者,这吝啬的家伙花了几百块看了几次视频之后,就再也不肯拿着白花花的银子看那怪力乱神之事了,把临峰气得哭笑不得。

但他没敢把自己的任务告诉二喜子,只是跟他说,让他帮忙问问身边有没有人加入了‘天文任务’的会员,他想找一些会员交流交流,找一些奇闻轶事来丰富自己新书的内容。

二喜子应该是又在泡吧,在一阵音乐的轰鸣声中匆匆挂了电话,又一个线索断了。

‘没办法了,虽然比较危险,但是必须得出差了。’临峰收拾着行装,准备去找那三位‘疯了的会员’,试试能否找到些有价值的线索。

他其实早已经安排好了个人的事情,他知道接受了‘任务之后’,他就时刻处于危险之中,只看身边那几个‘会员’非死既疯,他就知道自己可能也无法幸免。

所以他刚回到滨海,就和女朋友晓峰商定了,在‘任务’没有完成之前,他决定无限期推迟婚约,晓峰表示理解并支持,因为‘先有国再有家’这是每个有识之士的必选,没二话。

临峰又组织召开了‘工作组’线上会议,他在会上分析道,这网站具备相当的自动分析能力,能有效逃避军警的追踪。由他来主导办案,可能会降低被‘敌人’发现的风险,所以他决定独自出差,小光老候他们暗中保护,去找那几位‘疯了的会员’碰碰运气。

说实话,现在的状况,王副司令代表的军方和老候所在的警方也是束手无策,他们想追踪的人非死即疯,他们想加入网站又被强制死机,强行介入他们更怕临峰会遇到危险,所以临峰出面、军警暗中保护可能是最优的选项。

开会的第二天一早,临峰就开车出门了,他要去的第一站,某地人民医院,有一位‘疯了的会员’就在那里住院治疗。

临峰顾不了那么多,接受任务至今,还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他很怕这位‘疯了的会员’再遇到危险,那就又少了一个线索来源,他实在是等不起。

张主任和老候已在暗中和当地打好了招呼,所以临峰的行程可以说是畅通无阻。

临峰的车下了高速口,执勤的军警应该早已经知道了他的车牌号,立正敬礼后就目送他的哈弗向市内空无一人的街道驶去,这也许是临峰和他的哈弗所能获得的最高礼遇了。

他驱车直奔解放路号,三位‘大白’早已接到老侯的通告,简单的寒暄之后,就带着他直接上了电梯,路上,负责接待的副院长让这位‘精神病会员’的主治医生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阮文军,男,岁,某省天文学会名誉副会长,天体物理学教授,一个月前入院治疗,入院前从未有过精神异常的情况,据其家人讲,老人在两个月前曾向他们推荐过‘天文任务’网站,但没过几天,他就严厉禁止家人再关注这个网站,说这个网站太恐怖,从那天开始精神就不太正常,随着病情加重,其家人无奈将其送入精神病院至今。

来到阮文军老人的病房,老人一副畏畏缩缩的恐惧状态,临峰看到他时,他正坐在沙发上,头上蒙着个枕巾,嘴里边嘟嘟囔囔的喃喃自语,语音模糊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他的主治医生黄主任走上前去,帮他把头上的枕巾拿了下来,温和地笑道:

哪知道刚刚把枕巾拿下来,老人就惊恐地看着窗外嚎叫道:说罢一把抢过枕巾又蒙在了自己的头上。

临峰和陪同的三位‘大白’看了看窗外,天气虽不甚好,可也算是和风细雨,哪有什么无边无际的星际战队?

临峰蹲下身子,轻轻地说道:

老人隔着枕巾叫到:

临峰继续说道:

临峰感觉老人的神智并未完全昏聩,还有一丝清醒,至少还有对答的能力,他继续问道:

‘天文任务’四个字,就像是老人神志的按键,临峰话刚出口,老人立即双手捂住耳朵,将自己紧紧地捂在枕巾里嚎叫道:他发出恐惧至骨髓的长嚎,浑身瑟瑟发抖。

可是不提‘天文任务’四个字,临峰又怎能调查老人发疯前的真相呢?

临峰确实不忍心,他站起身,摇了摇头,向随行人员示意,然后走出了病房。

出了病房之后,他向黄主任问道:

黄主任愁眉紧锁,很忧郁的眼神隔着护目镜看着临峰说道:

临峰道:

黄主任苦笑道:

临峰吓了一跳,叫到:‘什么?都死了?’

黄主任道:

黄主任深长的叹息就像一把铁锤,锤打着临峰的心脏,让他的心也跟着疯狂的跳动,一缕无力的悲哀涌进他的心房,老人的家人是否因为‘天文任务’而死,随着逝者的离去,恐怕也无从查考了。

他看着病房里蒙着枕巾喃喃自语的银发老人,实在不忍心让他再次面对恐惧,跟在身后的护士怯懦地说道:

临峰问护士,

护士道:

副院长突然眼睛一亮,叫道:

临峰眼睛一亮,惊喜地说道:

副院长说道:

临峰惊喜地说道:

副院长道:

临峰道:

副院长道:

副院长和临峰回到了他的办公室,请临峰坐下后就匆匆出去了,主治医生黄主任和护士在病房门口就告别临峰,奔赴自己的岗位忙去了。

过了一会,副院长拿着一个移动硬盘走进了办公室,交给了临峰,又给他倒了一杯水说道:

临峰非常理解,医务工作者承担了很大的压力,可以说是夜以继日地每天都在奔命似的忙碌着,副院长他们虽然不是病毒方面的专科医生,可是在大部分医生都被抽调至相关医院后,他们的人手也面临着极度短缺,能抽出一点时间接待他已属难能,确实没有时间和精力安排他的衣食住行。所以他很理解也很感谢副院长、黄主任和不知姓名的小护士对他的接待,不敢再打扰他们,告别后就出了门。

随后赶来暗中保护他的老候,已给他找了一家宾馆,解决了食宿问题,临峰没敢和老候见面,他确实担心被‘网站’追踪,发生意外。

到了宾馆,他下车时发现自己像是坐在船上,头重脚轻的虚飘飘地站不稳,他知道自己太累了,从滨海赶到这里,他一个人开车一千多公里,没好好吃饭也一直没有好好休息,精神突然放松所以才会头重脚轻。

他顾不上吃饭洗澡,把自己扔在床上一觉就睡了过去,也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时已近午夜,他吃了一碗泡面,然后又喝了一杯咖啡,拿出笔记本电脑连接上了移动硬盘,戴上耳机就专注地听了起来。

从视频上可以看出来,阮老人虽然是天体物理学方面的专家,可他同时也是位修行者,虽然精神受了强烈刺激,可他还是在每天子时打坐入定一段时间,每天中午之后也在严格执行‘过午不食’的戒律,即使是在最近严重的阶段,他也是每天如此。

临峰先是从头至尾匆匆的浏览了一遍视频,视频没有什么遗漏,从阮老人入院的那一天起,一直到今天临峰的拜访,都清晰地记录了下来,视频质量很高,音频也很清晰。

刚开始的时候,每天都会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来到他的病房,帮他梳洗擦身打饭倒水,不时还有一位文质彬彬的中年人带着太太或孩子,拎着水果鲜花来看他,但是过了半个月之后,这几位探视他的亲人就不再来了,估计从那时起他们就已经‘中招了’,或者入院或者死亡,已经没办法来陪伴这个可怜的老人。

临峰没从视频里听到精神病院院方告知老人他亲人的死讯,估计院方也是怕刺激老人,没敢告诉他吧?他缜密地给副院长打了个电话,请他帮忙核实一下,阮老人是否知道了他亲人的死讯,造成病情加重才会如此恐惧的,过了一会,副院长给他回电,跟他说没有任何人告知老人,精神病人最怕刺激,这是他们避之不及的话题。

临峰再次翻看着阮老人的视频资料,这次他很仔细,唯恐忽略一丝细节,刚开始入院的时候,老人的病情就已经很重了,他的头上蒙着枕巾,被儿子儿媳掺进了病房。

他一直都蒙着枕巾嘟嘟囔囔的,模糊的语音听不出他在说些什么,略微清醒的时候他会发出阵阵惊恐地喊叫,似是在提醒地喊着什么‘外星人侵入地球’、‘科技超越人类十万八千里’、‘超光速飞行’‘血流成河’‘尸骸遍地’之类的警告,后来随着医院的治疗,他发做的时候已越来越少,除了睡觉和打坐,他大多数都是蒙着枕巾呆坐在沙发上,嘟嘟囔囔地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他是绝对不允许别人摘下他的枕巾的,视频里医生护士、他的儿子儿媳、包括他的老伴都曾摘下过他的枕巾,他都是满脸惊恐地嚎叫着拿起枕巾再次蒙在头上,渐渐地大家也都知道枕巾是他病情发作的按钮,也就不再摘下他的枕巾了。

临峰一直看到最后,也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他摘下耳机,揉了揉熬得通红的眼睛,闭目坐在沙发上复盘那些视频,视频中的一幕幕掠过他的脑海,突然间,他感觉自己发现了一点什么,他急忙坐起来,戴上耳机再次仔细地看着视频,入院第十天时,他的老伴来看他时说的几句话引起了临峰的注意。

那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一边帮他擦洗身体,一边埋怨他:

临峰灵光乍现,对了!从老人的转账信息可能会查到他的‘会员’等级,他急忙拿起电话打给了老候,过了一会,老候给他回电话说阮老人的账户先后有八笔大额入账,每次都是三百万,转账账户为隐匿账户,无法追踪,临峰惊喜万分,八笔入账信息应该能说明阮老人已经是‘天文任务’的八级会员了。

临峰自己是一级会员,没有任何怪异的症状,欧阳雪是五级会员,除了得病之外也没有什么精神方面的症状,这说明这网站的后面,一定会有一些能够刺激到人精神的东西,通过老人的呓语,可能-级会员能够看到血流成河、尸骸遍地等外星人入侵地球的场面,阮老人作为一个天体物理方面的专家,那些视频肯定是有极高的真实性的,否则以他见多识广的分辨能力,不可能会被刺激成这样。

临峰又联想到阮老人摘下枕巾后那惊恐的状态,他真的看到了窗外的星际战队了吗?真的看到了窗外尸骸遍地?可是没可能啊?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哪里有星际战队呢?

临峰经历的越多,越对‘天文任务’产生了厌恶心理,更多的是对‘它’的恐惧,他确实有点不敢继续自己的会员升级,他感觉那网站像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魔鬼,在等待他走近他的嘴边, ‘它’会嚼碎他的身体,让他血沫横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的。

他本能地抗拒着这个网站,在他了解这个网站的过程中,他看到的会员不是身缠重病就是死亡发疯,好像会员等级越高病情越重。

他召开了网络连线会议,把调查结果汇报给了张主任,也阐述了自己的分析,他觉得自己到了勇猛精进的时候了,他向张主任主动请缨,想继续升级自己的会员等级,看看网站后边的内容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就能对人的身体和精神产生那么大的影响,可是他被张主任拦住了,张主任命令他慎重,因为迄今为止,能够深入调查这网站的只有他一个人,如果他得了重病甚至发疯死亡,那将面临无人可用的境地,牵一发而动全身,只有他在不受网站影响的情况下,上级才会允许他升级。

还要继续调查,即便调查不出结果,哪怕是找到安全升级会员的办法之后再升级,也比现在盲目冲动的深入好很多,张主任以那句伟人的名言‘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做了决定,暂不升级继续调查!

小说《天文任务》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