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成了七个拖油瓶的恶毒大嫂》 小说介绍

【穿书+系统+种田+养娃】现代小法医蒋岱,一朝穿书,成了七个拖油瓶的恶毒大嫂,其中三个未来会变成心狠手辣的反派。她是促成他们成为反派的最大诱因,最后惨死在他们手中。为了逃脱悲催命运,她携反派救赎系统,带领他们在艰苦环境中奋发向上,一路扳正小反派的人生观,让他们变成有用之材。
面对七个黏在身后的跟屁虫。蒋岱无语抚额:说好的反派呢,怎么变成了舔狗?
怎么又多了个俊朗男人?深情眼神简直能溺死个人!。书中主要讲述了:一顿丰盛的午餐结束了,吃了一升半米、两条大鱼的孩子们,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他们注意到了大嫂这一次只吃了一碗饭,鱼也吃得不多。他们吃完饭都很乖巧地帮忙收拾桌子,一时间都有点静默。最小的孩子也早早学会了察……

《穿书成了七个拖油瓶的恶毒大嫂》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一顿丰盛的午餐结束了,吃了一升半米、两条大鱼的孩子们,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

他们注意到了大嫂这一次只吃了一碗饭,鱼也吃得不多。

他们吃完饭都很乖巧地帮忙收拾桌子,一时间都有点静默。

最小的孩子也早早学会了察言观色,生怕大嫂这一次吃得少了,迁怒他们吃得太多。

今天大嫂确实有很大的不同,但是他们还是猜不透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会不会是有什么企图,才对他们这样好。

梁秀主动担起了刷碗的责任,梁晨跟在她后面,帮她捡碗。

小梁月也捧着筷子跟在姐姐哥哥后面,小嘴上还残留着吃鱼留下的一圈油渍。

蒋岱看着面前的景象,也没时间感慨原主的恶毒了。

行啊!小孩子多干点活,也算是多了生存能力,总比好吃懒做的好。

这一点来说,原主倒是把他们规矩得不错。

蒋岱环顾了一下这个破家,这间是正屋,是孩子们的住所,旁边还有个厢房是原主在住。

原主住的那间屋子还好,再看孩子这屋,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床上、地上到处都是灰突突的,被褥一看就是好长时间没有拆洗了。

再看大家身上穿的衣服,她穿的衣服不是崭新的,也还算干净;可孩子们身上穿的破棉袍,一看就是几年的了。

有的露了棉絮,袖子也短了一块,手腕都是露在外面的。

再看他们的小脸、小手,都不同程度地生了黑皴和冻疮。

两个小的还总是拖着擦也擦不完的鼻涕,袖子都被蹭得锃亮。

蒋岱刚穿过来的时候,光顾着震惊了,并没注意过更多细节。

现在静下心来,她才发现这屋子里有一股莫名的酸臭味道,哪怕是饭菜的香味都遮不了多大一会。

想想,一个三年多没有女主人的家里,一个爹一个大哥,还要下地干活,出去打猎。

整个家里都是靠着几个大一点的孩子操持,几个小点也是大的哄小的。

这七个孩子能活到现在都算是奇迹了,还奢求他们把家里打扫得窗明几净,干净利索?简直是痴人说梦。

原主进门之后,她也是在公爹面前装装样子,倒是把自个收拾捯饬得干净爽利,家里像猪窝狗圈她才不会在意。

这倒是跟现代社会的某些姑娘有相似之处,出门溜光水滑,妆容精致,家里脏乱得那叫一个别致,打开门……都不下去脚!

可那不是蒋岱,这脏乱差的家,她忍不了。

她本来就是个雷厉风行的性格,现在她一刻钟都坚持不了了。

马上大扫除、搞清洁,撸起袖子加油干!

不但要把这脏乱屋里打扫出来,还要给这七个大、小孩子挨个。

幸运的是,别的不说,这里水和柴禾还是不缺的。

被点到名字的几个小子有点懵,半天才从初起的愣忡中反应过来。

想到大嫂跟以前不一样了,也没提出异议。既然她想折腾,他们就听她的。

梁秀负责烧水,梁晨在旁边帮忙,不一会一大锅热水就烧好了。

家里的木盆不值钱,原主没给卖掉。

蒋岱在木盆里放了半盆热水,又兑了凉水,先给两个小妮子洗头。

先给小梁月洗,这孩子的头发又细又绒,可能是从出生就没剪过头发。

头发已经很长了,都长到披满半个小后背了,也不知谁给她梳了两条歪歪扭扭的辫子。

本来绑得不怎么样,又被她滚毛了,整个脑袋上到处都飞着细细的绒毛,招摇得很。

这孩子的头发上不但有虱子,发根处还有一茬茬的白色小东西。

蒋岱不用细看也知道,那是虮子,也就是虱子的幼卵。

她虽然从来没见过这些东西,但在现代社会,她小时候是跟在外婆身边长大的,曾经听外婆说过。

这白色的玩意需要用篦子紧挨着头皮刮下去,跟那些虱子一起处理掉,否则这孩子的脑袋就是它们孵化的温床,会生更多虱子的。

而且,不出意外,床上的那些被褥里,还有另外六个孩子的身上、头发里,肯定也会有这恶心玩意。

可能炕上还会有跳瘙,就这么想想,蒋岱身上都觉得痒。

蒋岱微蹙着眉头,艾玛,这可是个大工程,想想就头大。

她让梁秀找来木梳、篦子和一把剪刀。

此时,几个大孩子也把柴禾和水准备够了,远远地站那儿看蒋岱忙活。

当她拿起剪刀的时候,未等别人出声,梁凡憨憨的声音先传过来:

他说完,所有孩子一齐拥到蒋岱身边。

特别是梁宇、梁飞,他们两个像两只小狼,眼神凶巴巴地看着蒋岱。

蒋岱也不客气,她已经习惯了他们对她的防备与敌意。他们要是乖乖地让她动刀,一声不吱,才不正常呢!

说着,蒋岱攥起小丫头的发梢,一下就来了一剪子。

吓得梁月身子猛地抖了一下,她小拳头攥得紧紧的,嘴唇也紧紧地抿着,一声不吭。

她虽然心里怕得不行,但也挺着,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蒋岱看了一眼这帮草木皆兵的孩子,又看看小八可爱的小模样。

她不觉噗嗤一声被他们气乐了:。

一听他这么说,大家齐齐往后退了一步。

蒋岱把梁月的头发剪到齐肩的位置,然后拿了篦子开始帮她刮虱子和虮子……

要不是蒋岱本来就是个学法医的,又是个生冷不忌的性子。

作为一个生活在现代城市里的大好女青年,她非得被这堆白白黑黑、骨碌碌爬得飞快的小生物吓个好歹不可。

给梁月刮完虱子虮子,工具空下来,她又指挥梁秀和梁明,让他俩学着她的样子给哥哥弟弟们刮。

男孩子头上应该会少些,但肯定也有,都要清理一下才保险。

几个大点的孩子满脸抗拒,梁秀也不太情愿去干这活。

蒋岱此时已经红眼了,她回头看了一圈大大小小的熊孩子。

小说《穿书成了七个拖油瓶的恶毒大嫂》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