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先生之盗墓诡闻记》 小说介绍

风水变化莫多测,盗墓诡闻习多年。
我叫乾默,出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既是孙乾门第二十八代传人,也是以盗墓为生的阴阳先生,但后来我却金盆洗手······。书中主要讲述了:“孙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默啊,你要知道狡兔三窟,这也是你要学习的,我早就跟你说过,做什么事情要做一步想三步,那天你确定了这座墓穴,难道你真的以为我没发现吗?我早就发现了你说的位置,并且也发现……

《阴阳先生之盗墓诡闻记》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师父这样说,我心中不禁叹为观止,我要学习的东西还是太多了。

师父跟我说了很多,我被师父的观察力不禁惊叹住了,非常多的细节我都没有注意到,但是师父跟我说了,我才恍然大悟,我差的真的太远了。

至于强叔,师父说他没有发现他的不对劲,直到瓶子藤那处,他才察觉出强叔的不对劲。

师父说他这次很遗憾,没有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我还是把在那具棺椁中发掘的青铜物件和装饰品,放到背包里了,虽然最多也就能值个两万块。

师父还说,那女尸煞气应该是消散了,也不用担心了,他唯一担心的还是那颗定尸丹······

我们回到营地,骆驼还是在那里守着,食物和水也没有少,强叔死了还是活着,我也不得而知,在这里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就启程了。

那天发掘的小石人,我也没有带走,师父说这破石头不值钱,而且还这么邪门,要他来热炕头吗?

时间过的很快,这几天并没有遇到什么事情,一路顺风,除了在无人区遇到的鬼天气,还是依旧恶劣。

三天后······

师父这一路上很少说话,一直在思考什么,我以为师父是对自己自责,也没好说什么。

走了没多久,远处的沙丘上我看到有几个人骑着骆驼,我兴奋的和她打着招呼,没错,沙丘上正是我前段时间遇到的记者王洁。

王洁也感到惊讶:

我向他介绍了师父,并且她告诉我,和他一起来的两个人,也是要去格拉族记录生活的,她给了我她的地址,告诉我回头把这泉水的化验结果给她。

他还说一会儿格拉族的人要来了,让我们赶紧走,上次那件事情,族长知道了很生气,说要抓到我们,当祭品,我也是吓了一跳,就匆匆的和她别过,并承诺一定会登门拜访。

就这样,我们走了天左右,我的嗓子都快冒烟了,而且身上晒的黢黑,也能算是半个非洲人了,回到阿拉善,我们归还了骆驼,在内蒙古没有再待下去,即刻返程了。

一路上大多都是在火车上过的,这几天,关于汉墓的事情,着实在我内心笼罩了一层阴云,始终挥散不去,墓主人的身份,诡异的将士,小石人······这一幕幕在我每晚睡觉时,都会做噩梦被吓到。

就当我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在回到师父家中两天后的晚上,意外还是发生了,我早上起来的时候,想要在房间里吃饭,就当我要做饭的时候,惊奇的在我的餐桌上发现了一封信。

:小默,你背包中的物件,我昨天已经拿去找人卖了,一共卖了两万,这封信中有五万,你孙叔本来想找你干票大的,差点还出了意外,就当我对你的补偿,我想也可能够你几年的费用了。

我要去找那定尸丹的下落,也要去找你强叔问个明白!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你也跟了我八年有余了,以前过年都是我们爷俩一起过的,今年不能一起过了。

这八年来,你日夜苦练,我已经没什么可教你的了,两年后,你就要十八岁了,能帮你的只有你自己了!勿挂念!你的师父孙长帆。

看到这里,这封信上已经多了几滴泪痕,我把这封信仔细的装好,包括里面的钱,压到了衣服下面。

师父走了,我也感觉没有了目标,其实我想了很久,想要回老家看看,但是白老太和师父当时都让我无论如何都不要回去,婆婆庙凶险万分,回去怕出什么事情,我想到白老太和我娘,当时稀里哗啦的哭了一顿。

当天我没有练功,到晚上的时候,我散步走在通阳市的街头,寒风吹在我脸上,像刀子一样,刺的我生疼,走了很久。

路过一座桥头,桥头旁边坐着一位老人,因为心情不是很好,就没有仔细看。

我听到后面有人叫我,我疑惑的回过头。

这是一位老人,摊子上摆了很多玄学的东西,而且胡子和头发花白,并且浑身破烂,有点略微发福,脸上和手上的褶子很深,都快看不清他的模样了,年岁显然已高。

我顿时来了兴趣,我是跟随师父学习风水的,但是对于命数这种东西,确实是不太了解,毕竟不是一个专业,

原来是个神棍,当时的五十能顶现在的两三百块,怎么不去抢呢?我想转头就走。

听到这么说,我想了一下,反正一会儿不给他钱就是了,乾默,生于年······

给他报完生辰八字之后,他又让我拿他的算盘,随便拨了几下,然后拿出铜钱,开始推算,等过了一会儿,这老人开始吹胡子瞪眼,面色阴晴不定。

我靠!这么准吗?我顿时傻眼了,因为我是信风水,不信算命的,我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心虚的说到:

老头摇了摇头,

老人把铜钱捧在手中,我仔细一摸,像触电一样,没想到这枚一块硬币大小的铜钱,居然从中间裂开了。

我感到很奇怪,师父也说要靠我自己。

老人的眼睛和我对视:

老人看的我心里发毛,我眼神不自觉的往右边瞟去。

他说的确实不错,在我和师父返程后,无人区确实下了一场雨,我也感到纳闷,好端端的沙漠怎么会下雨。

但是他后两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我想了想,顿时恍然大悟,老人家,你看看!

我把左边胳膊露出来,左边上臂的伤口已经瘪下去,那一块肉都没了,我用手一摸,僵硬无比,但是我还是没知觉,因为回来后,我没什么感觉,所以就忘了,现在看来,这状况或许更糟糕。

白胡子老头瞪大了眼睛,激动的差点从凳子上坐起来,

我问道。

他这么一说,我都想破口大骂了,都活不过三天了,还在信这破卦。

那老人顿了顿,还是开口说到:

我天赋有这么高吗?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谢过了他,给他扔下了一百块钱,就走了。

我走后,他的眼睛转了两圈,听到他好像在断断续续嘟囔着说:

小说《阴阳先生之盗墓诡闻记》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