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反派首辅,穿书小农女逆袭了》 小说介绍

身为现代的顶级特工,江蓠一朝穿越,成了娘弱爹失奶不爱,叔叔婶婶是祸害的可怜人。
斗奶奶斗婶婶斗伯父,顺便捡了个不能离她一百米的失忆软萌小奶狗陆璟。
不料小奶狗竟是百宝袋,想啥给啥,发家致富不在话下。
小奶狗是个小福星,乖巧听话又懂事,江蓠万般呵护,一直养着也挺好的。
反而,一朝寻回记忆,软萌小奶狗竟是反派首辅!
软萌小奶狗秒变腹黑小狼狗。
江蓠仓皇逃离,却被陆璟圈在手里:“不是说好了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么?”。。书中主要讲述了:陆泽兰的表情一变,听见外面那江二婶的咒骂,知道她们又找上门来了。眼看又要哭出来,江蓠皱了皱眉,当真是阴魂不散的,只得安慰道:“娘,我会处理好的。”她是当真不喜欢旁人哭,男的也好,女的也好,都不喜欢。陆……

《捡个反派首辅,穿书小农女逆袭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陆泽兰的表情一变,听见外面那江二婶的咒骂,知道她们又找上门来了。

眼看又要哭出来,江蓠皱了皱眉,当真是阴魂不散的,只得安慰道:

她是当真不喜欢旁人哭,男的也好,女的也好,都不喜欢。

陆泽兰握着江蓠的手,坚定的摇了摇头。

江蓠看着陆泽兰仿佛是一瞬间的变化,但就这么一句话,还是令她无比的动容,现在,她是有娘的人了。

有爹有娘,就是有家的,她不会让人欺负她的家人的。

陆泽兰的手还有些发抖,捡了根棍子,轻轻的拍了拍江蓠的手。

的一声,江二婶将门踹了开。

陆泽兰浑身控制不住的抖了一下,一群人来势汹汹,将他们家的院子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

陆泽兰怕得不行,但还是义无反顾的直接站在了江蓠的面前,将江蓠护在身后。

江蓠看着陆泽兰的背影,一时感触颇多,原来被人护着的感觉这么好。

江二婶的眼底满是厌恶,因着陆泽兰的这样子,她们没少在后面被人说,说她长相粗鄙又难看,不如陆泽兰。

好看有个屁用,那江蓠的爹失踪了下落不明,落得个守活寡的下场。

叉着腰,食指就这么指了出去,几步路就走到了陆泽兰的面前,那食指将将要戳到了陆泽兰的额头。

陆泽兰咬着下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几番打转愣是没有掉下来

更难听的话她也听了不少,但是这次她要护住她的女儿,绝不可再让人欺辱了去:

江二婶一时气竭,手就直接戳到了陆泽兰的额头上:

那张狂的样子,哪里是妯娌,分明就是将陆泽兰当成是小辈那么训斥了。

陆泽兰一只手紧紧的握着江蓠的手,将她护在身后,此刻也是气得急了,有些微微发抖,江蓠看不下去就要上前,陆泽兰紧紧的握着江蓠的手,不让江蓠上前。

转过头来看着江二婶,声音硬气了不少:

江二婶听见这话,想不通平常柔弱胆小的陆泽兰此刻怎么就变了个样子,今儿个一早她来的时候,可是直接将陆泽兰捆了起来,带走了江蓠的。

听见这话,怒不可遏,低头就看见陆泽兰手里的棍子:

江二婶一把抽走陆泽兰手里的棍子,猛力一推,陆泽兰跌坐在地,江蓠也顾不得其它,急忙蹲下身查看陆泽兰有没有事。

秦二婶对着陆泽兰吐了口唾沫:

右手拿着棍子,俯下身就去提江蓠的耳朵,江蓠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好些都是她们做的,不过习惯了,谁也不会觉得怎么样?

江蓠感觉自己的耳朵猛的一疼,江二婶还在叫嚣:

话还没说完,就感觉手被人大力握住,江蓠悠悠然的站起身,秦氏的手被反扭着转了一圈,疼得她不自觉的矮跪了下去。

冷汗直冒:

江蓠冷眼看着那院子门口的李屠户,李屠户对上江蓠的眼睛,有些害怕,忍不住就朝后退了一步。

那些个李屠户的宗亲自是不知道,李屠户已经被江蓠收拾了一顿了,看见李屠户后退,都有些奇怪。

江蓠看向那江二婶:

江二婶痛得连话都说不完整,只是不停的吸着凉气,往日里江蓠任打任骂的,何时有过这般力气,她只感觉自己的手快要断了。

眼看江蓠越来越使劲,江二婶的脸上冷汗涔涔,连忙用右手就要朝着江蓠打去:

江蓠看着那江二婶挥过来的棍子,冷笑了一声,放开江二婶的左手,握住了江二婶的右手手腕。

江二婶楞了楞,江蓠?

但下一刻,江蓠根本就没给其他人反应的机会,江二婶只觉得手腕处好似是被铁钳给夹住,疼得她松手扔下了棍子。

江蓠一把接住,单手一挥,江二婶只感觉自己的左腿被猛烈的敲了一下,疼得她立刻跪在地上。

就是你这一棍子,那原身没了命,才有了这现在发生的一切。

江二婶捂着腿不住的哀嚎:

江蓠听着这话,刺耳得紧,直接单手一巴掌打在了江二婶的脸上,捏着江二婶的下巴:

江二婶被江蓠一巴掌打得晕头转向,嘴巴里一股子咸腥,好像是有血,听见这话,再看向江蓠,终于认清了一个现象,现在他们面前的江蓠,已经不是往日里那个唯唯诺诺的江蓠了。

李屠户等人看着,咽了咽口水,但是想起他那痴傻儿子娶个媳妇真的不容易,不能就这么白白的放了她,他今天一定要把江蓠带走!

和身后的宗亲对看了一眼,提着棍子就想上前。

陆泽兰见状慌忙从地上爬起来,她今日一定不会让人带走她女儿的。

江蓠放开江二婶的手,虚虚的拦了一下陆泽兰,她其实巴不得一起上,正好震一震她的威风:

陆泽兰不知道江蓠想干什么,但她有了安心的感觉。

江蓠冷冷的看了一眼地上的江二婶,江二婶已经痛得话都说不利索了,此刻根本就不知道她被江蓠盯上了。

江蓠看了一眼李屠户,扯起一抹笑容。

在场的几人都感觉身上平白无故的起了毛子汗,咽了口口水,跨进院子的几人有些紧张。

江蓠笑着抬起脚,踩在了江二婶刚刚被打伤的腿上:

随着江蓠的脚越发重,江二婶已经是连喊都喊不出声来,浑身没了什么力气,偏生江蓠却是笑着这么讲话的,好像这么折磨人,她很开心。

李屠户等宗亲看着就有些可怖,再配上江蓠的脸,大家就越发的寒了。

江蓠的脸色在说完最后话后,猛的变得阴鸷,李屠户急忙给自己找了个台阶,江二婶是他带来的,若是真的被江蓠折磨死了,他也说不过去。

再看那江二婶,此时已经是脸色煞白,衣服都好似被打湿了,话也说不利索,想必是痛到了极致。

江蓠笑着将脚抬了起来,做了个的动作,江二婶立刻连滚带爬的走了,李屠户扯着江二婶离开,此刻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了。

只想赶快离开。

陆泽兰一把搂住江蓠,轻轻的拍着江蓠的背,在她的眼里,江蓠还是那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今日这一遭,是被逼得急了。

感觉到突然有人轻声的哄着自己,江蓠的脸上有些不自然的红:

陆泽兰抹着眼泪,不给江蓠看到,都是她的软弱,到头来,还要自己的女儿这么来护着她,她这个娘亲,当真是一点都不称职的。

江蓠抬起头,感觉自己的周边好像泛起了空气涟漪,这是怎么回事?她要穿回去了?所以出现了什么异常的天象?

小说《捡个反派首辅,穿书小农女逆袭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