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的原神那么暗黑啊》 小说介绍

将梗玩到极致的幽默暗黑版喜剧,看过吗?
开局抽到胡桃美滋滋,可是她为什么拿着铁锹给我埋了啊?
带着沙雕系统的猪脚和胡桃闯荡提瓦特,别人家的祈愿之池子都是武器、人物什么的。
为什么我的画风就不对劲呀!水史莱姆?独眼小宝?这为什么还有会跳鸡你太美的坤坤啊!。书中主要讲述了:那是多达十数只大小的流血狗,从四面八方的涌向望舒客栈。流血狗这种不知算不算的上生物的东西,初见时几乎是每个提瓦特旅行中的噩梦。会飞、霸体,无视护盾、长久流血,关键长的还很是恐怖!“对对对!就是那些东西……

《为什么我的原神那么暗黑啊》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那是多达十数只大小的流血狗,从四面八方的涌向望舒客栈。

流血狗这种不知算不算的上生物的东西,初见时几乎是每个提瓦特旅行中的噩梦。会飞、霸体,无视护盾、长久流血,关键长的还很是恐怖!

看着那些流血狗,竟是尖声哀嚎了起来。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他喊叫着就想跑,可是还没跑出两步,他又停滞在了原处。

他呆呆的看着身边,似乎有昔日千岩军们的兄弟在给自己加油鼓劲。可自己却真的无能为力……

胡桃说着,就拽着那千岩军的衣领就往高处蹦跶。

好家伙,几十米高的崖壁。胡桃拽着个人竟是如同一只轻盈的蝴蝶一样,在上下翻飞。

分明不会飞,却不见得比那些会飞的兽境猎犬慢!

所以……先前玩游戏的时候,你们都是在演我吗!非得一点点往上爬,体力没了眼瞅着要摔死了,也不见有这身手啊!

卢老爷也只是略微看了看,对于这些兽猎犬,他似乎也有着极为不好的回忆。

但他从不会迟疑,即便速度不如胡桃快,却也还是极为轻松的往上蹦去。

陈必火喊道。

陈必火可不像是迪卢克那么傲娇,反正该咋咋滴。

上班的时候,他就是一股子摆烂精神。

虽然迪卢克什么都没说,但陈必火却觉得他又什么都说了。

似乎在他眼里,这就像是应该要踏遍七国拯救世界的旅行者却打不过一只丘丘人一样。

当然陈必火不会告诉他,自己可能真的连一只丘丘人都打不过。

危急关头,卢老爷也不废话了。拽着陈必火就往上跳。

一上来,陈必火就见望舒客栈的老板还有厨子以及一个整日蹭吃蹭喝的钓鱼佬,将几十个百姓护在了身后。

陈必火能认得他们,他们都是轻策山庄的那些老弱病残。此刻他们满眼都是恐惧。

这是陈必火这个安逸年代的人,不曾见过的神情。

老太太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将小孩护在了身下。

这是数十米高的地方,他们无处可逃。只能这样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自己最爱的人多活一会。

情感细腻真实,甚至比陈必火都要更像是个活生生的人!

祖孙亲缘间的感情,能感动很多人却绝不可能感动到流血狗这种生物。

一只较小的兽境幼犬,一点都不迟疑的就朝着那奶孙二人扑去。好在就近的那厨子,身手矫健。

一把玄铁大菜刀,先一步挡在了中央。锐利无比的斩下了兽境幼犬的一爪子。

只是流血狗似乎并没有痛觉,仅剩的一只爪子,毫不留情的就一爪子挠向了厨子的右臂。

顿时是鲜血淋漓,流血不止。

一爪换一臂,看似不亏。然而周围的流血狗多达十六只之多。如果这种一换一的模式,就亏大发了啊!

可是下一瞬间,陈必火还未看清怎么一回事。就见一道剑光闪过,那兽境幼犬的脑袋竟是直接与身体分离了。

陈必火看了看胡桃,她也不过才入场而已。

这望舒客栈,敢独自开在这,看样子果真是藏龙卧虎。

就连那看上去一脸平庸的客栈老板,也一脚踢飞了一头大型兽境猎犬。这一脚力也是非同凡响啊。

这几个家伙果然都不一般!

陈必火、胡桃与卢老爷三人,也纷纷加入战局。本以为会是一场,可怕的恶战。却没曾想,望舒客栈里竟是高手如云。

一下子便将压力卸掉了不少。

激战正酣。陈必火却又突然感受到诡异的时停感,无故冒了出来。

只是这次并非全体时停,停滞的好像只有自己的时间!相遇之缘的速度并未减少,系统又脑抽抽了??

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个极具威严,却几乎没有情绪的女声。

陈必火没法回答,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声音还在传来,此刻时与空似乎都有所扭曲。

最为庞大的那只兽境猎犬似乎是察觉到了陈必火的异样,一个空间割裂就来到了陈必火边上,高高扬起了它的爪子。

好在胡桃先一步发现了陈必火的异样,提前一步疾速冲向了陈必火面前。

本该落下的兽爪,却突然不见了踪影。再出现时,竟是在那对祖孙的背后!

陈必火很清楚,那不是流血狗的空间割裂能力。而是一种更加诡异的能力……如果硬要说,似乎是源于陈必火自身?

兽爪落下,无情的落在了老婆婆的身上。

小孩哭嚎着。

那诡异的女声再次响起。

这一刻陈必火终于能动了!想都没想的就发动了系统,剩下的四颗相遇一股脑全部透露了进去。

蓝、蓝、蓝、紫!

紫光闪烁……

警告!注意!系统出现漏洞!

紫光闪烁之后,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陈必火面前。那是遗迹守卫!

这玩的是原魔?陈必火也不在意了,他能感觉到自己就是能进入它的体内,完美的操控这个古老的器械。

几颗威力强大的导弹,就在陈必火的操控下,轰向了杀人的兽境猎犬。

陈必火操控着巨大的遗迹守卫,就冲向那兽境猎犬,开始疯狂的捶打。

由于民众的存在,众人都有些投鼠忌器,不敢使用出杀伤性的大范围技能。才将这战线拉长,令这些兽境猎犬都有了可乘之机。

在陈必火的操控下,那大型兽境猎犬其实早就已经死了。遗迹守卫的胳膊也早已经烂了。

可是陈必火还是不停歇的操控着遗迹守卫,不停歇的在锤在砸,在发泄他的怒火。

不知过去了多久……缓过神来时,那些兽境猎犬似乎都不知原因的撤走了。自己也已经从遗迹守卫中走了出来。

平息下来的众人,都在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陈桦。

有人说道。

陈必火还是不甘心的想过去安抚那个自己救下的孩子。

可是那孩子只是哭泣,抱着奶奶的尸体嚎啕大哭。陈必火越是靠近,他哭的就越狠。

令陈必火都没勇气继续靠近下去了。

那孩子对于胡桃似乎就没有一丝的畏惧,任由她靠近并安抚着他的头。

孩子就好像真的看到了他的爷爷奶奶,在那儿有说有笑的。可是陈必火却感受到了不融于世界的孤独。

陈必火丢下了这句话后,就独自往客栈内走去。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感受到了死亡所带来的情绪波动。这是生命的重量,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有些累了,需要休息休息。

迪卢克并没有去在意独自离去的陈必火,而是朝着角落里最不起眼的那个钓鱼人江雪问道。

江雪并未回答。

卢老爷还是那样咄咄逼人,看那样子,对方如果是丘丘人或者深渊法师的话。他肯定要上火刑了。

江雪说着就也回到了客栈中。

小说《为什么我的原神那么暗黑啊》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