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失忆老公榴莲跪包浆了》 小说介绍

婚后一年,季景迟惨遭车祸,失忆了。
医院醒来,季景迟看着顾盼那张冷淡的小脸,不可思议的的皱着眉头,不敢相信自己的品味这么差。
即便看着手里的结婚证他也始终不信。本来就是豪门出身的阔少爷。
下意识觉得顾盼这种妄想麻雀变凤凰的女人,别有用心。
青梅归来,季景迟又忆起年少的情窦初开,顾盼只能看着自己的丈夫和青梅成双出对,恩爱有加。
最终她选择放手,这合家大团圆的结局无人不快。
可是有一天,季景迟突然想起了一切……

恢复记忆后:

季景迟:老婆,求你回头看看我吧。
顾盼:滚

某小丫头:妈妈,爸爸让我和你说,你一下子撞到他…心巴上了。
顾盼:……。书中主要讲述了:翌日顾盼打车来到长帝,乔一生日,她特地换下了以往的长袖长裤,身穿一件腰部镂空长裙,下摆的流苏随着她的脚步轻轻摆动,显得莹白的小腿越发好看。乔一她爸早年下海经商,借着改革开放的好时机,狠狠地发了一笔。大……

《离婚后,失忆老公榴莲跪包浆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翌日

顾盼打车来到长帝,乔一生日,她特地换下了以往的长袖长裤,身穿一件腰部镂空长裙,下摆的流苏随着她的脚步轻轻摆动,显得莹白的小腿越发好看。

乔一她爸早年下海经商,借着改革开放的好时机,狠狠地发了一笔。

大学和顾盼同专业,毕业后对朝九晚六的社畜生活不感兴趣,这才投身演艺圈,美名其曰为艺术奋斗。

顾盼到的时候,乔一已经玩嗨了,身穿辣妹装,正跟人喝酒摇骰子呢。

乔一刚赢一盘,一抬头就见她家顾盼站在门口,一身纯白长裙,当时她脑子里只剩下一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顾盼在她身边刚一坐下,周围的人就起哄着罚酒,今天乔一生日,来的都是她圈里的朋友,见乔一对顾盼的态度,混娱乐圈的人都多个心眼,便都对顾盼打趣着。

顾盼还没来得及开口,乔一就自告奋勇地替顾盼连喝三杯,还不忘警告他们:

包间很大,ktv,棋牌室样样俱全。

乔一咋咋呼呼的性格,老早就坐不住,这会又跑去打起桌球。

顾盼不会这些,她平时的娱乐生活就是看书,要么就是看新闻。

包厢里鼓乐喧天,顾盼呆久了不太适应,包厢里的朋友也都不认识,便和乔一打了声招呼,说出去透气。

经过某个包厢时,里面有人喊了她的名字。

她疑惑的回头,往声源处探去。

白画刚打开门,就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从眼前走过,他眨眨眼,不敢相信的开口:

毕竟印象里顾盼从来不会来这种地方,以前季景迟迟也绝不会带她来,更别说舍得让她沾染上烟酒气。

顾盼指了指旁边的包厢:

顾盼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一道尖细刺耳的声音打断。

季明雪从包厢里出来,斜靠着门框,皱着眉看着顾盼。

顾盼懒得搭理她,翻了个白眼,真是搞不懂,季景迟迟那的智商,怎么偏偏有个这样的脑残妹妹。

季明雪也不生气,嗤笑一声,不动声色的偏了偏倚靠在门框上的身子。

顾盼这才看清包厢里还坐着好几个人。

从她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季景迟迟坐在沙发上,方子音在他身边,手搭在他膝盖上,低头说着什么。

猛地一抬头,顾盼和她隔空对视。

空气中似乎弥漫着火花,方子音反应过来朝她走来,笑道:

包厢里彩灯迷幻,顾盼隐隐约约看到她裸露的肩膀上纹着一串英文,看不太清楚。

顾盼含蓄的带过,她不可能当着别人的面说季景迟迟压根没告诉过她有聚会这事。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顾盼也不好意思拒绝,只能拿出手机。

加了好友,既然季景迟一开始就没告诉她有聚会她也不打算继续留下碍眼:

刚一抬脚,方子音就拦住她,在顾盼疑惑的目光中,使着不容拒绝的力度拉着她的手腕,将她带到包厢中央:

顾盼心里犹豫,空气中烟酒味混杂着香水味让她直反胃。

原本沙发上一言不发的男人开口,季景迟下巴微抬,长眉微扬,舌尖顶了顶腮帮,整个人邪肆又慵懒。

顾盼从没见过这样的季景迟,整个人傲慢又无礼,但又好像这才是真正的他。

季景迟的态度让她心里无缘起了股明火。

骨子里的叛逆因子被激发,走到沙发边坐下:

胥望看热闹不嫌事大,老早就准备好了,就等季景迟点头了。

几个人围着酒台坐下,酒瓶在桌子上转动着。

前面几轮不痛不痒,胥望看着干着急。他思索一番,给身旁的白画使了个眼色。

果然,剧情成功往他想要的方向上发展。

酒瓶指向季景迟。

胥望偷笑,搓搓手,一脸八卦样:

场上就三个姑娘,顾盼,季明雪,方子音。

很明显二选一。

顾盼有些拘谨地看向角落坐着的男人,她也想知道这个答案。

季景迟唇边勾起几分痞笑,整个人在昏暗的灯光下越发邪魅。

胥望一脸兴奋的样子,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答案。

胥望忍不住低头一声咒骂,这货够精的。

顾盼羽睫微微颤抖,摩挲手里的酒杯,猛地灌口酒,火辣辣的酒精烧喉这才让激

很快第二轮瓶口转向方子音。

不等胥望问,她就主动开口:

胥望扬起眼睛,慢条斯理的看了一圈:

话音刚落,方子音娇俏的小脸变得通红。看了身旁季景迟一眼,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开口拒绝。

说完正要拿起桌上的酒瓶,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在半路握住她莹白的细腕。

胥望眼里闪过一丝戏谑,不忘发出起哄的声音。

季景迟从她手里接过酒瓶,仰起头,酒液从腮边滑落了几滴,顺着滚动的喉结,白皙的颈部,最终淌进衣服里。

小说《离婚后,失忆老公榴莲跪包浆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