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霸总文里的炮灰姐姐(言韵徐清淮)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穿成霸总文里的炮灰姐姐》 小说介绍

1v1甜宠高洁,男女主双初恋
人前笑面虎人后奶狗霸总×古典舞天花板直女

她娇弱可怜,隐忍倔强,前有霸总怀里宠,后有亲朋掌中捧,手拿女主剧本……这是她妹妹。
一朝穿进了霸总文里,运气不佳的言韵成了小白花女主的炮灰姐姐,只负责给妹妹花钱和当保姆的那种。
掏了一下比脸干净的钱包,言韵觉得作为一个好姐姐,应该锻炼一下女主的自立能力:“拜拜了您,这光环我不蹭了。”
旁边虎视眈眈的男人:“老婆康康我!我哪都给蹭!”。书中主要讲述了:徐清淮终于省出时间给自己放了一天的假,言韵这边却忙了起来。望着无人回应的大门,他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团子,你好像不够讨喜啊。”肯定不可能是自己不太重要。窝在徐清淮怀里的团子拱了拱他的手还嘤嘤叫了两声,……

《穿成霸总文里的炮灰姐姐》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徐清淮终于省出时间给自己放了一天的假,言韵这边却忙了起来。

望着无人回应的大门,他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肯定不可能是自己不太重要。

窝在徐清淮怀里的团子拱了拱他的手还嘤嘤叫了两声,好像是在反驳他的甩锅行为。

团子:

言韵收到徐清淮发来的视频时,正在后台排队等待进场。

正赶在暑假,持续一周的时间,古典舞女子初赛正好是在第一天。

她来来回回看了几遍,忍不住搓了搓指腹,总觉得有些手痒。

小奶狗团成一块球球的形状,哼唧哼唧的试图去舔舐限制它活动的手指。

而那只手……言韵的视线流离到那只露了一半的手……骨节分明却并不嶙峋,她忍不住感叹,目前来看徐清淮这个人从头到手就没有一丝不完美的地方。

她发散的思绪突然被身后的声音打断。

栗瑚已经看了她半天了,准确的说,这个候场室的所有女孩子都在偷偷的打量她。都是学舞蹈多年的优质选手,要说颜值和气质,就几乎没有不出彩的。可即便言韵只在角落随意地站着,人群中第一眼还是只能看得到她在发光。

言韵回过头冲她微微的点头:

这种商业互夸,她熟的很,那时候她的经理人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无论大家私下是什么关系面上都要一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模样,不要乱在赛场上交朋友。只是她没放在心上。

后来,她风头太盛被人盯的很紧,又经历了一些事情……在那之后就不太愿意理人了。

她神情并不热络,但是栗瑚并不在乎,她继续道:

也不怪她想岔,这种颜值和身段,除非跳的真不怎么样,不然哪个舞团能放过。

栗瑚眨了眨眼睛,话语间就没有刚刚那么热络了:

旁边立马有人将目光投了过来,栗瑚微微扬起下颚,庐市青舞团在国内是排行前五的古典舞舞团,而她是今年唯一被选入团的。

作为她的初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她刚刚环视了一圈大多都是资料上见过的熟面孔,并不足为惧,只有言韵像个威胁。

只不过,是刚刚的威胁。

听她这话,言韵挑眉笑了一声,还真是巧了,这不是原主毕业后拒绝了的那个团吗。

言韵转回了身子懒得理会她这怪声怪语的炫耀,上辈子这种新人见了多了,都没有回怼的欲望了。

这丝毫不给面子的动作让栗瑚脸上有些不悦,她好心邀请,不知好歹就算了。

言韵阔步走了出去,这次初审是四十进十,场上的评委有八位,去掉一个最低分和一个最高分取剩下的平均分。最终分数在一轮结束时才会统一公布。

她排在前面,好的是这个时候评委精力好观摩的认真;弊端就是他们会格外严苛。

这次的舞叫《木偶》,是原身准备了半年的单人舞,只可惜没能有机会跳出来,言韵考虑了很久最终只在此基础上稍稍做了改动。

在大众的思想里,传统意义上的木偶形象和古典舞其实并不是很搭配。所以当她说出名字的时候,评委们相互对视了一下,神色各异,台下的观众也交头接耳了一番。

但是舞蹈开始以后,场内便再也找不到一丝声音。舞台的灯光追到她身上,温暖的光线将整个人都笼住。她眉眼温顺,动作却如同精心设计过的一般,身子以一个常人几乎不可能的角度在转动,莫名的透露着一丝诡异。她若是如同机器人一般完全被操纵也不显得那么怪异,偏偏她身姿柔美。这种感觉,就像是她身上被吊起了许多根绳子操纵着她行动,亦或是说有个看不到的人捏的她的每一寸骨头试图将她变乖顺。

直到她退场,场下才终于如梦初醒一般得不停搓着自己的肩膀:

女子独舞一直到晚上才结束,八点刚过,排名榜上逐渐显示了前十名的名字和分数,这就是一周后可以参加决赛的名单。

.言韵-《木偶》 评分:.

.栗瑚-《洛神赋》 评分:.

……

后台一片哗然,这个分数已经算是断层了。栗瑚目光锁在榜单上,一只手紧紧的攥住了披在肩上的外套。

不可能,是不是有内幕。

半晌,她勉强的拉出一抹笑意,对旁边新认识的女孩道:

那个女孩神色有些怪异,她冲着角落努努嘴:她明显也看见了比赛前两人的交锋。

栗瑚迎着她的眼神望了过去,看见了拿了分数已经利落的收拾东西回家的言韵。栗瑚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她这时候只觉得周围的窃窃私语都是在嘲笑她刚刚的自大,她将东西胡乱的塞进背包里,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吓得旁边女孩忙让了路。

这言韵是什么来路,难不成欺负她是新人?一个连舞团都进不去的人现在压自己一头,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结果一定有问题。

栗瑚这边如何不甘,言韵倒是没心思在意,她拎着背包刚走出用来比赛的剧院,就看见不远处的男人。

徐清淮抱着宠物仓和她遥遥对视,下一秒,他逆着人群朝迟疑在原地的女孩走了过去。

徐清淮稍稍凑近了些,笑意满满得眼底似乎流淌着星河。

不知道是不是今晚的月光太灼人,他今天连发丝好像都在发光,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隐隐约约得香气。

喷了香水的徐清淮:

说着,他又从车里取出一束开的极盛的花递了过去,

小说《穿成霸总文里的炮灰姐姐》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