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世魂灵(吕六道)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镇世魂灵》 小说介绍

旧神殒天,灵神继道,魔猖癫笑,仙盘稽首,魂镇万界。
  这是一个修炼者世界,一个灵根可化魂灵,与宿主共对敌的世界。
  风水店老板吕道,被镇世铜棺携带来此,练灵兵,会各界,带着魂灵,杀出一条属于自己的仙道。
  我来此求长生,更求永恒。
  但吾虽己成仙,却依旧是人心。
  且看吾背负铜棺走仙道,镇压万族开太平!
  吾人族,不该只有一纪元兴旺!
  若谁有谁不服,且来,吾一棺镇之。。书中主要讲述了:本来这样狂暴升级,自然无法对丹田进行细致打磨。这绝对会导致根基不稳,需要长时间沉淀修补才行。如今丹田一番改造,堪比蕴灵九级细心打磨,甚至超出许多,自然让他惊喜过望。但接下来吕六道脸黑了!一箱魂币吸干了……
镇世魂灵(吕六道)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镇世魂灵》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本来这样狂暴升级,自然无法对丹田进行细致打磨。

这绝对会导致根基不稳,需要长时间沉淀修补才行。

如今丹田一番改造,堪比蕴灵九级细心打磨,甚至超出许多,自然让他惊喜过望。

但接下来吕六道脸黑了!

一箱魂币吸干了,别说升上一级,连丹田一半灵力都没储满,更别说填满意识海所有魂力。

个中原由有铜棺分去九成能量所致,但丹田宽广过大也是原因所在。

升级之路,任重道远啊!

就在所有魂币都吸成飞灰,镇世铜棺又射出一缕波动,结合一副幻棺成卷轴。

不过停留在意识海,没对意识海进行任何改造。

吕六道感到惊奇,不由接触过去,却发现有一门功法,名叫造化镇世决!

嗯,入门篇。

吕六道只是粗略感受一下,便明白远比自己前世所习功法要奥妙得多。

但不敢过于深入,只怕迷失在里面,导致跑路时间延误,把小命丢在这里。

草草带俩骷收拾一番,把珍贵物品全塞到号幻棺里,而后和俩骷一起挤到一号幻棺当中,再次遁地而走,回到地面。

此时,两个扑街金丹已打到镇外,豹、虎魂灵在外乱喷,飞剑剑光互斩乱削,根本没有顾及过身旁任何东西,所过之处,皆为死地。

镇内民众则分流几支部队,与金丹背道而驰,向着镇门涌去,打算奔离小镇,逃命而去。

因为小镇内血腥味过于浓郁,防御阵已全然毁去,将会招来更多魔兽,甚至引妖兽来此,让此地变作众兽乐园。

若不及时离开,必被众兽分食,死得无比凄惨。

只有等人类大修士清理此地,才会重建人归,再成安界一点。

此时吕六道飞足狂奔,向三公里外大部队追去,想融入其中,合众力逃亡。

一路上鼠蛇狼豹不少,他用魂力召出青藤树附于身后,伸出两小藤鞭,细如筷子。

但十米内鞭如臂使,抽打来犯魔兽皮开肉裂。

每一下抽打都不弱于蕴灵九级攻击,附带崩炸撕裂效果,攻击力极为狂暴。

一路奔走,吕六道光靠藤鞭击敌,魂力也消耗不少。

于是顺手拾起一把长刀,虽然不是法器,但也是强兵,可一定程度接受灵力输入,增加劈砍威力。

他上辈子混玄学一道,手脚功夫自然了得,轻易能让十几人近得了身,手舞兵器自然不在话下。

刀芒挥舞如电,可谓刀刀见血!

他此刻可不比刚才,之前魂弱灵少,体质远比不上前世,自然不敢和这些魔兽呲牙,肉搏那是找死。

但此刻灵力雄厚,顺经脉运转在体内,如加了油的发动机,打鸡血飙升体能,自然牛气到不得了。

一路冲杀,直线所过,魔兽不死皆残!

皆因吕六道出手狠辣,不是削筋就是割喉,让旁余魔兽也打上残兽主意,张嘴分食,少不了一番争斗。

眼见就要追上部队,一蠎头突从围墙外扑来,张嘴如门开。

吕六道侧身翻滚,闪过扑击,回身一刀破开蛇腹,伸手入内,扯出蛇胆,回身一刀劈向来犯魔兽,刀甩血漂。

而后回身竖斩,胆削而落!仰头将跳动蛇胆和血吞下,行为残忍至极,血腥暴戾!

不过却让他饥饿感稍减,力气回升一些,持刀更为有力。

于是翻滚升刀倒劈,把啸吼蛇头削掉,血涌如泉喷发,彰显武力强大,以威势压魔兽。

这一刻,确是把魔兽暂时震住了!

魔兽智商虽不如人类,但也懂得害怕与惧死。

在无过多东西刺激下,它们也懂得抗灾避祸,一时间裹足不前。

而吕六道凶厉望着它们几秒后,便回身大步奔起,再追大部队而去。

魔兽们吓得停顿几秒,几声怒吼壮胆后再度聚众跟上。

吕六道奔斩无阻,挥刀把身前两狼拦腰断,几步穿过人墙守卫,也松上一口气。

别看他挥刀牛气冲冲,但一路灵力泼洒过来,也耗损十分之三有多!

而且持刀挥舞,力道尽用,已有酸软之感,再无人相助,他灵力耗尽也冲不出镇门。

如今有人更换,自然让他喘上几口气,缓解一下身上疲惫。

大部队移动不快,皆因内是平民,外是修士,自然有所耽搁。

但步伐坚定,加上魔兽多是蕴灵、养灵阶,连先天以上都不见,自然难拦其路。

吕六道经一次换班后也冲出镇门,正守在部队后方应敌。

可大部队一经出镇门又再次分流,五队分走五个方向。

吕六道眼见分流心思一动,便明白其原因。

一是人数少好走,二是如果有强大妖兽追上,损失人数也不会太多,不存在全军覆没可能。

想明白原因后,吕六道稍微观测一下,便向中间队伍追去。

五队分走,遇敌自有多寡之分!

而第三队走在中央,自有其他四队为盾,初时可抵挡一二。

果然,五队平走,但三队应付魔兽较少,脚程加快许多,先行一步脱身。

这让吕六道心喜,自身算是脱险了。

但走的快也不等于有好事,否则他们也不会让中队先行脱走。

这不,刚奔逃不到一里,只听空中阵阵鸟鸣,一大群火尾雀赶来,先行袭击逃脱猎物。

这时众人经验差别可看出,吕六道望着飞来火尾雀,只能眨眨眼,杵刀在地,到处找石仔。

有经验则解下弓箭,拉弓射向火尾雀杀敌,以求减少敌兽冲击,这就是经验差别。

这时队中养灵修士,双手掐着法决,一个个灵火球、金锋刃,土裂刺,净水咒,木藤刺,成批扔上。

五颜六色凌空射去,在远距离先行歼敌。

火尾雀群受袭击,自然还击报复。

一个个如乒乓球似的火球,从嘴中喷出,如雨般洒落人群。

一下子让队伍混乱,平民奔推,死伤不少。

面对这等情形,一位先天魂师大声呼喝平乱,再召出水豹魂灵跃空而起,放出大型水幕罩,带着纹路,如水波球旋升起。

将火球雨卷飞卷灭,保护着部队中心平民,让其免受火球灾。

但边缘魂修士就没这么好命了,只能靠自己去抵挡火球雨落下。

吕六道对此无怨,因为他本身不习惯让人保护,自然不渴望这些法术照顾。

面对射来火球,手中刀,挥舞得泼水不进,把所有近身火球削成火星散落,泼撒地面。

藤鞭也时而救急,抹熄火星点燃衣物,掀沙灭地火。

一波火球雨过后,火尾雀群再聚力,打算再来一波,吕六道见状,连忙持刀等待。

但在这时,两道惨叫声传来。

闻得两声惨叫声,吕六道不由转头望去,见之目眦欲裂,杀意直露!

只见一大汉满脸狞笑,正单手高举一小女孩,打算用她当作盾牌,抵挡下一波火球雨。

而一女性伸手阻止,却被另两人持剑人背后捅死,狞笑高举上顶,用之来当做盾牌。

这暴行无疑打破吕六道底线,让他杀意涌动。

地上有尸你不捡,用活人来挡死,更是个小孩!这根本是践踏人性道德,灭绝人伦。

于是吕六道持刀飞奔,一刀横削,把大汉小臂削断。

身后藤鞭卷出,把小女孩卷回,捆于背后,提脚一踹,直把如球大汉踹飞,滚至甚远。

这大汉手被切,一路滚撞,断臂更痛彻心扉,扔刀握臂惨叫,在那打滚,凄惨之极。

但吕六道观之,无丝毫怜悯之心!

若非此刻面对外敌,怕杀人引起他人反感,他早就当头一刀劈去,结果了这头畜生。

但大汉痛喊几声后突然爬起,捡起长刀望去,脸带无尽恨怒,就要冲杀过来。

但举尸两人见了却叫道:

大汉闻言,只能怨恨转望吕六道一眼,立即滚到两人身后,拿出一瓶药粉,洒在伤口上!

扯下身上衣物包卷,痛得满头大汗,脸色苍白,却没再吭一声,可见是一狠人。

这时一波火球雨下来,大家都有所准备,损伤不大,轻易度过。

可火雨一过,三人就操刀子来找事,被一个独眼龙拦下。

大汉见状喊道:

龙套一说道:

龙套二说道:

独眼龙没在意于他们所言,回望一眼说道:

三人闻言,转头看向众人,只见个个厉厉在望,眼中有煞,若非有敌在外,他们必围过来,动手之心,是人可见。

大汉见此,也知自己行为惹众怒,不敢轻言再启事端。

不知谁人一声提醒,众人立刻抬头望上方,无心关注非己之事。

又一波火球雨刷刷下过,天上鸟儿也把自己榨干了,再无力吐火球,于是飞扑下来,打算肉搏。

也让吕六道得见火尾雀真容,个个如母鸡大小,尖嘴弯爪,眼显三角,视人如猎,凶猛无比,狰狞非常!

吕六道定神四望,见一鸟儿啸扑而来,便提刀削出,力度用尽。

但白光一闪,和爪子拼撞一起,竟发出金属碰撞声,刀身被阻,当真让他大吃一惊。

之前这刀劈砍斩魔兽,锋利度简直无往不利,可见是一把利器。

如今竟和一爪子碰撞,拼个平分秋色,可见火尾雀不好相与。

但此时鸟儿可无他想,双爪合拢,抓住刀锋,头一垂落就啄下,直刺吕六道前额。

一见此等凶险,吕六道也是心中一厉,连忙腿一弯,身一矮,避过喙击。

而后肩一缩一耸,一个铁山靠就撞了过去。

把火尾雀撞成炮弹般飞出,骨断声啪啪连响,眼看是活不成了。

但招式刚尽,却闻风声啸来,背心处寒毛竖起,他立刻侧身一避!

可还是迟了,一条链镖划臂而过,犂出一条深深伤口,血液冒出,腥臭无比,显示这镖有毒。

而且发镖人心毒如蝎,还想两将人一起诛杀,连背后小女孩也不想放过。

吕六道暴怒望向后方,却见独眼龙缩在三人背后,奸笑连连。

毫无疑问,这毒镖是他射出的。

仅仅片刻间,吕六道只觉自己头晕目眩,杵刀难以站稳。

心知这是特制蛇毒,与见血封喉相差无几,心中暗恨,只怕小命要丢在这了。

更可怕的是一火尾雀这时扑来,大有趁你病,要你命的意思。

如此危急情况,藤鞭突然自动射出,把小母鸡来个五花大绑,咳咳,是火尾雀。

而后藤尖插入鸟腹,阵阵吸水声响起,抽血入树。

而另一支藤尖,则插入吕六道伤口处,大量腥血被逼出,淌臂而下。

待腥血流尽,藤上绿光闪耀,伤口快速蠕动,以肉眼可见速度弥合。

此刻吕六道已经完全恢复,毒血流尽时,他己觉头晕减轻。

伤口弥合时,只觉得身子虚弱了一些,并未觉得有所问题。

至于虚弱感觉,应该是出血过多造成,并非是还有余毒残留。

伤势一好,吕六道怒从心起,杀意大胜,立刻操纵藤鞭卷起,把火尾雀甩向独眼龙,抄刀跟上。

此刻吕六道心中愤怒可想而知。

他自问也算见过世面,心中也有过一定防备,但没想到还是差点阴沟翻船,当真是大意了。

此刻独眼龙也很关注吕六道,但飞镖已全作镖链,为求必杀。

所以在身上摸来摸去,也找不到暗器,只能眼睁睁看着敌人自救。

再见鸟儿甩来,他立刻闪身一避,让断手大汉代为受灾!

被火尾雀撞倒在地,让群鸟围喙,惨叫连连,花脸失眼,眼窟空洞,场面极其恐怖。

独眼龙见此情形,立刻舍去老三,招呼余下两位手下跑路!

吕六道一见,狂奔而追,但场面过于混乱,鸟飞人转,遮影人乱,更被连连阻挡!

一下子失去他们身影,只能持刀暗暗警惕,同时分心斩杀飞鸟。

十分钟过后,地面上战斗结束,火尾雀留下一堆尸体,剩余也腾空而走,不敢再过多逗留。

吕六道见此,趁大部队起拔时间,扒了几条尸体衣服,一条捆绑好背上小女孩。

接着削下数十鸡腿,捆包好,就追大部队而去,继续逃命跑路。

数小时心慌逃命,众人终于通过森林小道,走出森林外围,在四野广阔处停留。

吕六道见众人休息,拖着疲惫身体,走进森林,带着小女孩砍树杆,削木签,捡些干柴回来。

把小女孩放下,吕六道几刀把鸡毛剃光,一个个鸡腿围插篝火烤着。

一阵阵香味弥漫,自然引得他人注意。

这时,首先过来是先天水魂师,但吕六道在他没开口前,先一个鸡腿递过去道:

说着召出青藤树,一个治疗光射过去,治疗着他肩上伤口。

这一连串操作,自然把魂修师弄得甚为懵逼,口中准备之言,却无从说起。

这时其众人也围了过来…

小说《镇世魂灵》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