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私奉献,我是认真滴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郝运)

无私奉献,我是认真滴》 小说介绍

三百年前,天界降临,地府现世,阴阳相会,万灵萌智,无数精怪为祸人间。
郝运穿越而来,解锁智能气运系统,身负气运亿点点,不管在何处,气运随身,鸿运当头,好事接踵而来……
“叮,系统提醒宿主:气运加身下地府,无私奉献一身轻…”
“叮,请宿主选择无私奉献的方式:给他一刀……”
黄泉路上,郝运大步向前。
我有一身胆,敢叫地府换青天,阎罗伏地,小鬼难当。
我有一身血,可保人间太平,妖邪不存,天地清明。
我有一愿,可平世间遗憾,斩天裂地,扫清寰宇。
诸君且看!
天清地宁,日出东方!。书中主要讲述了:紫金山下不起眼的村落,已经被火光吞没。烟尘弥漫,贫民窟不时有房屋轰然倒塌。其中夹着惨叫和哀求声,闻之让人心悸。厄运专挑苦命人,麻绳从来细处断。灾祸只欺布衣难,权贵向来帝王家这一点似乎是通病,在任何一个……
无私奉献,我是认真滴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郝运)

《无私奉献,我是认真滴》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紫金山下不起眼的村落,已经被火光吞没。

烟尘弥漫,贫民窟不时有房屋轰然倒塌。

其中夹着惨叫和哀求声,闻之让人心悸。

厄运专挑苦命人,麻绳从来细处断。

灾祸只欺布衣难,权贵向来帝王家

这一点似乎是通病,在任何一个世界,都是一般无二。

颤抖的嘶吼和哀嚎声,充斥在流光河畔,仿佛这里是人间炼狱一般。

一河之隔的对岸——江宁城。

此刻,灯火缭绕,一片祥和。

恍如两个世界一般。

对于这里发生的一切,没有任何人会在意。

因为这样的惨剧,在修真界每天都会发生。

一群西装暴徒穿梭在城中村,挑拣着眼中合适的猎物,欣赏着他们残暴血腥的杰作。

几个西装暴徒,看着跪倒在地的男人,发出一阵怪笑。

男人怀里抱着妻儿,泪流满面,神色狰狞。

为首的暴徒在男人面前停了下来,有些遗憾的摇头,

男人闻言,浑身不住的剧烈颤抖,他想要爬起来拼命,可是身体仿佛被掏空一般,竟没有一丝的力气。

来自心底的恐惧已经战胜了愤怒和悲伤,他甚至没有勇气抬头去看。

啪嗒!

一只手落在了男人的肩膀上,男人体若筛糠,紧接着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传来,

话音还未落下,男人的喉咙已经被一条血色的长蛇洞穿。

男人脸上的表情痛苦万状,眼珠子突兀地瞪了出来,抱着妻儿的手缓缓地垂了下去。

顷刻间,男人的身体就像气球一样快速干瘪塌陷了下去。

那条长舌将男人的精血一扫而空,回到了主人的嘴里。

很显然,他们并不是人。

为首的西装暴徒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吧砸了几下嘴,有些厌恶的说道:

暴徒身后的几人闻言,躬身退去,向着村落里其他地方奔去,生怕去的晚了,剩下的活人成了同伴口中的食物。

身后的一个西装男疾驰而来,躬身汇报着。

西装暴徒双眸里血芒炽盛地盯着手下,寒声开口:

西装男心头一跳,不敢怠慢,立刻拱手解释。

西装暴徒满脸怒容,不等手下反应,直接抓着他的衣领,化作流光而去。

………

苏半仙满脸怒容,衣衫已经满是鲜血,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

老头护着身后的孙女,边退边咳血,面对再次涌上的西装暴徒,他已经没把握活着离开了。

西装暴徒们满脸阴鸷的笑意,面对强弩之末的苏半仙,肆无忌惮地挑衅着。

眼看敌人步步紧逼,已经将祖孙二人团团围住,苏半仙暴怒不已,破口大骂

苏酥脸色煞白,哭的梨花带雨,一双发青的小手,紧紧地抓着苏半仙的袖子。

苏半仙面色悲戚,满是皱纹的老脸挤出一抹勉强的笑意,摸了摸苏酥的小脑袋瓜,柔声说道:

说话间,苏半仙突然用尽全力,将身后的孙女抛向了远处的流光河,

西装暴徒们见苏半仙想要鱼死网破,立刻疯狂地扑了上来。

天旋地转之间,苏酥在半空中的惨叫一声,娇躯不受控制地向着河面砸去。

空中突然传来一声桀骜的大笑。

惊魂未定的苏酥就已经落入了来人手中。

一道血光闪过,周身弥漫着血气的血妖长老现身。

被血妖长老抱在怀里的苏酥剧烈地挣扎着,想要逃离魔掌。

长老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苏酥。

果然是钟天地之灵秀的绝佳炉鼎。

女孩尽管花容失色,惊慌不定,却依旧是挡不住的人间绝色,那纤细光洁的脖子,绝对是最致命的诱惑。

长老喉结滚动,强忍着吞咽了一口血水,心中默念:此女是尊上的炉鼎,我还不想死。

眼见孙女又被血妖抓了回来,心神巨震之下的苏半仙剧烈地咳嗽着,鲜血顺着手掌流淌了下来。

老头脸色蜡黄,身形摇晃了几下,差点栽倒在地上。

方才的大战,让老头的气血几近被抽空,他已是强弩之末。

血妖长老阴狠的声音格外的刺耳,他并没有急于动手,似乎很享受别人发狂又干不掉他的这种感觉。

为了苏酥,苏半仙强自撑着,话没说完,就再次口吐鲜血。

直到此刻,苏酥依旧对郝运抱有希望。

血妖长老似乎被苏酥的话逗笑了,他满脸狂悖的大喊道:

下一秒,一个坚定的声音突然从血妖长老的身后响起。

他方才的豪言壮语还未落地,身体便被一条手臂直接洞穿。

小说《无私奉献,我是认真滴》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