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偏执霍爷读错我心声后沦陷了》主角江暮晚霍沉朝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惊!偏执霍爷读错我心声后沦陷了》 小说介绍

[穿书+读心术+系统+娱乐圈+直播综艺+先婚后爱+团宠]
(偏执傲娇禁欲系直男霸总vs内心自恋话唠可飒可萌直球女主)
江暮晚一觉醒来直接穿书穿成了狗血虐文里的炮灰女配,还被附赠了一个不靠谱的拖油瓶系统。
开局就把便宜老公霍沉朝给砸了不说,还把人砸出了读心术。
读心术就读心术吧,还是个青少年模式的,不是让霍爷自己完形填空就是在把人气死的路上。
填着填着,气着气着,霍爷自己就把自己脑补沦陷了。
从此,江暮晚发家致富,炮灰逆袭团宠爽文的路上总是会有霍沉朝的身影。
她上个综艺,神秘嘉宾是他;
她演个电影,对手演员是他;
她得个影后,颁奖嘉宾还是他;
……
终于有一天,江暮晚扶着老腰忍无可忍了“今天这婚老娘必须离,谁也不能阻止老娘发财独美的脚步”
一手抱娃,一手拎着定情信物小王八的霍沉朝“乖,老婆别闹了,钱归你,我也归你。”。书中主要讲述了:刚洗过澡,霍沉朝只穿了一件腰间系带的浴袍,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因为系带在腰间,他稍微动一动,腰腹间的八块腹肌就展露无遗。衣服还没来得及放回去就撞上了这样一副场景的江暮晚……江暮晚石化了。虽然她……
《惊!偏执霍爷读错我心声后沦陷了》主角江暮晚霍沉朝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惊!偏执霍爷读错我心声后沦陷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刚洗过澡,霍沉朝只穿了一件腰间系带的浴袍,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

因为系带在腰间,他稍微动一动,腰腹间的八块腹肌就展露无遗。

衣服还没来得及放回去就撞上了这样一副场景的江暮晚……江暮晚石化了。

虽然她是一个阅书无数的老司机…不是,老读者,但是这还是她第一次亲眼见到八块腹肌是什么样……

江暮晚一张小脸霎时就整个红透了,眼神直往别处瞄,就是不看霍沉朝。

【我去,这什么情况,这是不付费可以看的吗?】

【为什么穿过来后老娘的每个社死瞬间都有他,还好我反应快团成了个团,不然此情此景肯定会被他当作女**,老**?】

【还有他现在怎么又不动不说话了?这是不是代表着我再看一眼也没问题?】

看着自己面前红透了整张小脸,想看自己又不敢看的小女人,霍沉朝挑了挑眉,无声地拢了拢自己浴袍的上半身。

上次他洗完澡整齐的穿好衣服,她说他太守男德,还好奇他的腹肌是八块还是十六块。

现在他满足了她的好奇心,她又怪他让她社死。还有他怎么又听不全这个女人的心声了?

什么叫他会把她当成女老什么?女老师?女老婆?女老太太?这也都不合理啊!霍沉朝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也是趁着他正在沉思的间隙,江暮晚迅速将手里情急之下团成一团的衣服放回了衣柜里,然后若无其事地,十分自然地拿出了另一套睡衣,直接从他身边溜进了浴室。

留在原地还没搞清楚状况的霍沉朝女人心果真是海底针,突然莫名其妙的。

将卧室里的灯调成了舒适的暖黄色,霍沉朝没有直接回到大床上,而是绕到了江暮晚刚打好的地铺上。

抬手将上面凌乱的部分整理平整,他又试了试地上的温度,确定了不会让人着凉才坐回大床上。

……

江暮晚洗好澡换好睡衣出来的时候,霍沉朝已经躺在床上合上了双眼。

她轻声关上了房间里的灯,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回到了自己的地铺上,钻进了被窝里。

江暮晚双手交叉枕在头下仰躺着,心里想的全是霍沉溪。

看书的时候当成书中人物故事是一回事,生活中和活生生的人相处就又是另外一回事。

在看小说时她会期待追妻火葬场的情节,但是如今自己也成了书中人,她却一点都不想这个会眉眼弯弯笑着叫自己嫂子,送自己向阳花的女孩去经历书中的那些事。

算起来她穿过来的时间不算早也不算晚。

这时候的小溪刚被陆知行那个渣男骗到手,死翘翘(司俏俏)那朵黑莲花刚有开作的苗头,霍家人也还不知道他们两个人的事。

感情的事她是不能替霍沉溪做决定,但是她可以想办法提醒霍沉朝拿到霍家与陆知行父亲的死无关的证据,还有就是尽量避开小溪单独与死翘翘接触的可能性。

江暮晚想了很多,但最后还是抵不过忙碌了一天的倦意,再加上终于找回了些熟悉的榻榻米的感觉,不一会儿,房间里就传来了她均匀的呼吸声。

等到江暮晚睡熟了,大床上的霍沉朝才缓缓睁开双眼。

刚才她的所念所想他几乎都听到了。

原来她口中提到过的女主就是他的亲生妹妹,而那个不长眼睛的渣男主竟然是狗比作者安排给他的妹夫。

此时此刻霍沉朝觉得不只是江暮晚,他自己骂人的词汇也是十分匮乏了。

他半支起身子借着外面的光侧眸看向江暮晚,她也是侧着身子睡的,本应盖在身上的被子此刻却是被她骑的死死的。

看来为了编一个合理的理由说服他,也真是费了她不少脑细胞,这个理由还是他来想吧。

这样想着,霍沉朝放下支起的半边身子,躺回到了大床上,他本也想早点休息,补一补昨天晚上缺的觉。

却发现自己无论怎样都睡不着,只感觉到浑身都越来越燥热,喉咙也开始有些发干。

不知怎地他就想起了他妈刚才端给他的那碗汤,当时他就觉得味道不对劲,现在看来他妈肯定是又把什么配料放错了。

他妈这么些年唯独在做饭这件事上一窍不通还偏偏最上瘾,他爸从他三岁开始就拉着他一起做他妈的小白鼠,还必须每次都变着花样夸,夸的他妈这些年厨艺都丝毫没有长进。

感觉到越来越热,霍沉朝只能起身去沐浴间冲冷水澡。

他只觉得在他爸他妈的荼毒下,他能完好无损地长这么大简直就是世界上的奇迹。

……

江暮晚是被一阵尿意憋醒的,她挣扎了好一会儿才迷迷瞪瞪地爬起来去洗手间。

因为睡的黏糊,她走路都是晃晃悠悠的,眼睛也只睁开了一条缝。

隐隐约约间她似乎听见了洗手间门打开的声音,她想睁开眼睛去看一看,却不想她走着走着,小脑袋直接撞到了一副坚硬的胸膛上。

江暮晚一下子睡意全无,她条件反射地抬头想要看看是谁撞到了自己。

也是这一抬头,对面的霍沉朝一低头,江暮晚的小脑袋再次直直地磕到了霍沉朝的下颔上。

这下子江暮晚是彻底清醒了,她揉着脑袋睁开眼,看见的就是对面的霍沉朝也抬手捂着下巴,而且他们两个的距离此刻可以说是近在咫尺。

冲完冷水澡又被迎面双击的霍沉朝

他没有回答江暮晚的问题,而是伸手将房间里的壁灯打开。

虽然壁灯的灯光是暖黄色的,但是对于刚睁开眼睛的江暮晚还是有些刺眼,她下意识地抬手挡了挡眼睛,额头上磕红的一小块在灯光下也是十分明显。

最后还是霍沉朝先避开了目光,刚才两人撞到一起时,女孩儿身上那股淡淡的幽香不断充斥在他的鼻间,他怕再这么跟她面对面站一会儿,他还得再去冲冷水澡。

小说《惊!偏执霍爷读错我心声后沦陷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