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子楚辞,与洵长兮楚辞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帝子楚辞,与洵长兮》 小说介绍

英皇学园是整个华夏贵族子弟集中营,这里落下一片树叶都能砸到两三个权贵。
能到英皇学园进修课业的,非富即贵。
当然,也有凭借极其优秀的考试成绩来到这里的“学霸”。
待到楚辞有意识,睁开眼看到的只是星空一片。
指尖微凉,触及到旁边人体的皮肤。
楚辞歪头看去,旁边躺着的,像极了少年时期的楚洵,她的弟弟。
她,果真,死了吗。
见到了逝世五年之久的弟弟。。书中主要讲述了:默默打开手机,鬼使神差打开学校的论坛。赫然被顶置在首页的那张照片,瞬间将苏子昂炸的脸红。这是那天……放学后……怪不得他什么都记不得了……照片里夕阳余晖打在少年的后背,那一排黑钻耳钉……这是楚洵……楚洵……
帝子楚辞,与洵长兮楚辞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帝子楚辞,与洵长兮》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默默打开手机,鬼使神差打开学校的论坛。

赫然被顶置在首页的那张照片,瞬间将苏子昂炸的脸红。

这是那天……

放学后……

怪不得他什么都记不得了……

照片里夕阳余晖打在少年的后背,那一排黑钻耳钉……这是楚洵……

楚洵怀里的人……

不就是他自己吗……

苏子昂迅速合上手机,心脏砰砰乱跳.

这是属于他和楚洵之间的秘密……

苏子昂并不和楚辞一个班。

苏子昂回学校的事儿楚辞还不知情。

听说最近要有一个分班考试。

现在楚辞在的这个班级属于不前不后,她并不想去第一班级,毕竟像A班这种班级,暴露身份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了。

虽说现在她也可能会暴露身份,但是去A班只会是更快。

还是去最后一个班比较好。

唉,索性不考了。

号公寓基本装修完工,再过两周就可以搬进去住了。

不过,一个人住,确实是有点孤单啊……

张波今晚上约了廖美琪在帝子豪庭吃饭,定了一桌豪华烛光晚宴。

当然不止请了廖美琪一个人,还请来了廖美琪的相好,楚少南。

张波通过廖美琪的关系,买了不少楚少南自营企业的电脑。

给了楚少南不少回扣。

楚少南自是知道张波巴结自己,这种事在他印象里司空见惯了。

毕竟,他可是京都楚家的少爷。

楚家位列四大家族之首。

他,楚少南,以后是要继承楚家庞大家业的人物。

谁敢不给他面子?

旁边这娇美的小女人给他拉来了不少大客户。

不过这种女人,玩玩也就算了。

廖美琪对着楚少南摇摇手机。

楚少催促道。

廖美琪嗲嗲的说道。

张波在对面尴尬的笑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廖美琪到了卫生间一边接起电话一边对着镜子补妆。

廖美琪不在意道。

上次陪着楚少南在帝子集团旗下的满地金会所玩了两把骰子,起先楚少南还蛮大方的给她买了几块筹码,后来楚少南就去包间里玩了。

廖美琪一个人无聊至极,便大胆的自己买了些筹码,可谁成想筹码都输光了还欠了一百多万。

事后廖美琪与楚少南说了此事,谁料楚少南竟然不给她善后还款。

本来百八十万楚少南并不看在眼里,但是给这个女人填窟窿还不如搞点小投资。

廖美琪实际年龄已有三十一二岁,楚少南却只二十七八,但是廖美琪生的好看,保养也好,再加上会穿衣打扮,看上去也就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

廖美琪并不是楚大伟的原配妻子,楚大伟的原配难产去世,诞下的儿子也不久就夭折了,寻着这种空档,才将楚洵送到楚大伟家。

后来过了半年,廖美琪便挺着大肚子嫁到了楚大伟家里。

那时候廖美琪刚刚十七八岁。

廖家分家的家主听到此事后大怒,将廖美琪踢出族谱。

生下楚思田后,廖美琪没过几年就跟楚大伟离婚了。

这个廖美琪也是挺有手段的主儿。

离婚后不仅把持着楚辞每月打给楚大伟的不菲佣金,楚大伟每个月还额外给廖美琪还着房贷。

廖美琪存款没有几毛钱,全都是靠着金主的零散打赏过日子,倒是不愁吃穿。

有时候楚少南高兴了还会给廖美琪十万八万的零花钱,也就够廖美琪买一个普通包包。

欲望是无休无止的。

这句话是真的没错。

现在张波和楚少南洽谈购置学校电脑的生意。

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英皇学园,京都的贵族学校。

哪怕是一点点的回扣,都足够还清那一百多万的赌债了。

这个妖艳的女人,红唇缓缓上翘,继而点上一支女士烟。

刚刚抽完,看到张波也进了卫生间。

廖美琪主动攀身上前。

张波见美人儿主动投放怀抱,手指掐起一撮儿卷发放在鼻尖狠狠一嗅说道。

廖美琪一只手搭在张波肩上说道。

张波嘴上说着,心里还是挺滋的。

廖美琪坐在卫生间洗手台上调笑,张波拉过廖美琪的小手,欺身而上亲过去……

卫生间外面的门悄悄露出一条缝隙,似乎有个黑色的东西闪了一下。

正提枪上战场的两个人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楚少南之前与张波合作过学校硬件设施的生意,这次也只是照例谈谈,因为着急赶一个聚会,便一会就走了。

张波见楚少南走后才去了卫生间。

廖美琪搂着张波的脖子问道。

张波感慨道,果然是女人好办事啊!

廖美琪勾人魂魄的眸子眨呀眨的。

眨到张波心猿意马有些把控不住。

张波笑道。

廖美琪眼神里含着不屑,却掩饰的很好。

这么大一笔生意,一只包包就想了事?

打发叫花子呢?

廖美琪眉目含春,点上一支烟坐在洗脸台上看着张波。

张波抬手看看腕表。

廖美琪抽完一支烟,将烟蒂在洗手台上摁了摁。

帝子豪庭共有四十多层。

顶楼和底层是餐饮区域,中层基本就是客房了。

楚辞的V是单独隔离出来的一整层。

二十九层。电梯间里有血红色标识V专属。

只有开通这一层的权限,电梯才会在这一层停留。

廖美琪和张波在京都生活了这么多年,自帝子豪庭完工后,从来没有见过V专属楼层的指示灯亮过。

一直以为V只是摆设。

苏子昂放学后本来想偷偷去楚辞班里看看楚辞,没成想扑了空。

楚辞一放学就背着包走了。

苏子昂不敢回家,脖颈上的还在呢,这回家可怎么解释啊。

要不去帝子豪庭住吧……啊,太贵了太贵了……

苏家虽说是名门世家,但是父母和爷爷在经济上的管制还是挺严苛,每个月他只有一万的额度。

除了购买必要的交际会小礼品,他每个月下来攒不下多少钱。

回宿舍吗……反正自己在楼上住,浴室也是单独的。

苏子昂背着书包回了号公寓。

之前一直都是住公寓的嘛,为什么今天住公寓有点淡淡的忧伤。

同公寓的男生围过来问。

苏子昂有点没反应过来。

苏子昂问道。

苏子昂回忆当时特护说的话。

苏子昂听到这个名字,有些微愣。

苏子昂有些惊讶道。

李飞段……

这个名字好熟悉……

苏子昂决定明天一起去帝子豪庭参观。

傍晚时分,飞段告诉楚辞明天有英皇的学生过来参观。

楚辞走在霓虹灯闪烁的街边,一边接听电话一边说道。

飞段抬高音量语气不善道。

楚辞轻笑。

飞段声音更高了。

楚辞揶揄飞段。

飞段已经而立之年,正是彰显男性魅力的年龄,不知为何一直致力于工作事业,没见过他谈什么女朋友。

飞段在电话另一端大吼楚辞全名。

换来的结果只是对方挂掉电话后的嘟嘟声。

这个老顽固,不愧是人送外号的李婆婆。

还真够唠叨的。

楚辞今晚没有回帝子豪庭,去了一家酒吧。

没有鲜血的一整周,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煎熬。

在酒吧的角落里点了一杯普通的鸡尾酒和一盘小吃。

四周是鼓点激昂的劲爆音乐,舞池中央是扭动着的美丽女人。

为什么不能像普通人那样活着。

她的体内为什么要遗传母亲的狼性基因。

没有足够血液支持,让楚辞的大脑反应有些迟缓。

她只想做一个普通人啊。

走过来一个男人。

楚辞只是觉得眼前一片阴影挡住忽闪的灯光。

她向来不愿理会这种乱搭讪的人。

连点头都懒得做。

男人有一双勾人的桃花眼,看起来有点多情。

楚辞心道自己这是成了他的猎物了。

向来只有她捕猎,没成想自己也有变成猎物的那一天。

男人坐到楚辞旁边,左胳膊搭到沙发后面。

刘骏今晚注意楚辞很久了,这个小少年一个人已经在卡座待了一个多钟头。

这种青涩的小可爱正合他的胃口。

居然还穿着英皇的制服,穿制服来泡吧他还是头一次遇到。

看样子是失恋了啊。

正好是下手的好时机啊……

楚辞把头靠在臂弯处,指了指酒水单上的血腥玛丽。

刘骏问道。

楚辞慵懒地点点头。

身边小小少年举止之间散发着贵族气息,带着一丝散漫和危险,让刘骏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刘骏叫来服务生给自己点了一杯玛格丽特。

楚辞松了松制服里的领带和衬衣扣子。

少年细嫩的脖颈暴露在刘骏眼前。

刘骏向着楚辞那边挪了挪。

刘骏觉得自己在很努力地挤牙膏。

楚辞恶劣一笑,小小的虎牙看起来人畜无害。

刘骏听的这一声哥哥浑身酥麻,感觉自己这是有戏啊!

刘骏觉得这小子简直就是个妖精。

楚辞接过刘骏递过来的血腥玛丽咧嘴笑问。

盛满血腥玛丽的酒杯边缘带着一抹淡淡的粉末。

刘骏炫耀道。

楚辞喝下血腥玛丽。

刘骏见楚辞喝掉那杯鸡尾酒后就提议去酒吧的楼上玩,说那里可以唱K。

楚辞点头应着。

这家酒吧的二楼是私人包房和私人K歌包间。

刘骏说他在这里有一间专属的包间。

还没等他提议去包间看看,楚辞就主动说去瞅一眼。

刘骏心里乐的要命。

哎妈呀,今儿是撞了什么大运啊!碰到这么个极品小子,还傻得要死。

哈哈哈哈哈,明天一定去买彩票!

刘俊楚辞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包间。

只听到砰地一声,楚辞右腿踢上了包间大门。

那一声不小的关门声居然吓的刘骏一个激灵。

刘骏转头呆呆愣愣的看着楚辞。

楚辞露出整齐的小白牙,天真极了。

在关门的一刹那,刘骏莫名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小说《帝子楚辞,与洵长兮》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