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饿饿,复婚,求你全文在线阅读君司晏季棠小说全本无弹窗

前妻,饿饿,复婚,求你》 小说介绍

离婚后,君司晏和季棠在某次晚宴上再相逢。
君司晏:“听说你到处跟人说我死了?”
季棠:“心里有座坟,住着未亡人。”
君司晏:“复婚吧。”
季棠:“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不搞迷信,不结冥婚。”。书中主要讲述了:海御公馆的主卧里,一室旖旎。每月例行一次的夫妻之事向来是枯燥乏味的,但今天晚上的君司晏一反常态,疯了一样地折腾着季棠,直到她全身瘫软连手指头都动弹不得,而季棠一如既往地默默承受,不声不响。男人从沐浴间……
前妻,饿饿,复婚,求你全文在线阅读君司晏季棠小说全本无弹窗

《前妻,饿饿,复婚,求你》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海御公馆的主卧里,一室旖旎。

每月例行一次的夫妻之事向来是枯燥乏味的,但今天晚上的君司晏一反常态,疯了一样地折腾着季棠,直到她全身瘫软连手指头都动弹不得,而季棠一如既往地默默承受,不声不响。

男人从沐浴间里出来,浴袍松松垮垮地系着,隐约露出上半身结实的肌肉。擦着湿发,他顺手丢给季棠一沓文件。

就像是在说一个橘子罐头,过期了,扔掉吧。

做了三年夫妻,季棠可能还不如一个橘子罐头。

她放低尊严,颤抖着声音最后一次请求。

君司晏背对着她:

季棠愣住,心底细密的疼痛一点点扩散,直到痛到她四肢百骸都叫嚣着嘲讽她的愚蠢和痴心妄想。

又想起君司晏和白晓晓的绯闻,季棠惶然失笑,笑自己已经为年少时的冲动欢喜付出了足够大的代价,如今就理当死心。

不再多说什么,她拿起离婚文件回了自己的次卧。

作为海御公馆的女主人,君司晏正经八百的妻子,整整三年,她没有在主卧过过夜。

只有每个月最后一天,她才被允许进入主卧,履行一个妻子的职责。

季棠时常觉得,自己就是古时候那些等着帝王临幸的弃妃,日子一到,就收拾干净了抬过去躺他床上去供他泄/欲。

她劝自己,算了吧,三年都捂不热的男人,就别作践自己了。

离了也好,放过他,也放自己一条生路。

第二天早上,君司晏难得的好耐心在餐桌边多坐了十分钟等季棠下楼,却一直没有看到她,终于失去了仅有的好脾气,不耐烦地问:

管家林伯说道:

君司晏:

君司晏径直往最后一页翻。

签名处,两个字写得金钩银划,满是落拓跋扈,恣意飞扬。

而君司晏熟悉的季棠,寡淡无趣,呆板木讷得像个榆木疙瘩,哪怕是在夫妻之事上,她也一声不吭,沉默无聊得没有半分情趣。

家里新来的佣人甚至一度怀疑过季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成天把自己闷在房里不出门,说不会说,笑不会笑,像个木偶一样没半点生气。

君司晏眉头微蹙,觉得奇怪,又往前翻了翻,掉出来一张银行卡和一个房产证,那是君司晏分给她的婚后财产。

现在季棠这意思就是,她净身出户,一分钱也不要他君司晏的。

一股无名怒火无端就从君司晏心底蹿了起来,季棠这会儿倒是跟他摆上清高了是吧?显得自己有多绝情寡恩是吧?

她是不是忘了当初她是怎么厚着脸皮嫁进君家,嫁给自己的?

早些年季家抱错了孩子,真假千金的悲剧落在了季棠身上,找回来的时候已经二十一岁了。

季家老爷子心疼季棠,知道她这个时候回来肯定要受欺负,所以倚老卖老地提起了和君家多年前定下的婚事。

君氏一族家大业大,丢不起这个人,而且季家也不是什么任人拿捏的小门小户,两家还有不少生意往来。

君家的老大早已结婚多年,这倒霉婚事就落在了刚刚回国的君司晏身上。

君司晏被迫娶了季棠。

没有婚礼,没有声张,季棠连君家的大门都没进去过,领完证她就直接搬进了海御公馆,自此三年。

同时君司晏也跟季老爷子约好,三年之内季棠怀不上君家的孩子,两人就离婚。

一个月一次的亲密事他从头武装到尾,恨不得连输/精管都切了,季棠能怀上才是怪事。

昨天就是三年期满的日子,君司晏迫不及待地摆脱了这场让他憋屈的婚姻,也摆脱了闷葫芦一样的季棠。

摔掉离婚协议书,君司晏冷声,

小说《前妻,饿饿,复婚,求你》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