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死后,女扮男装的我成了皇后(苏悯江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战死后,女扮男装的我成了皇后》 小说介绍

女装大佬长公主vs只想辞官大将军
苏悯得胜归来,皇帝龙心大悦,赏!把长公主赏给你做媳妇。
苏悯苦瓜脸,臣想回家种菜,不想娶妻。
皇帝眼睛一瞪,我公主配不上你?你官还不够大?居然想回家种菜!
半月后苏悯含泪迎公主入府。
两个月后苏悯对月狂吼,皇帝老头你骗人!说好的公主呢!。书中主要讲述了:苏悯在军营住了快一个月了,军师几次看着苏悯欲言又止。苏悯被军师盯了几天实在是沉不住气了。苏悯放下兵书叹了口气:“军师,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别老盯着我了。”军师是个40出头的儒生,出谋划策啥都好,就是太……
战死后,女扮男装的我成了皇后(苏悯江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战死后,女扮男装的我成了皇后》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苏悯在军营住了快一个月了,军师几次看着苏悯欲言又止。

苏悯被军师盯了几天实在是沉不住气了。

苏悯放下兵书叹了口气:

军师是个出头的儒生,出谋划策啥都好,就是太婆妈了。用副将的话来说就是他娘都没军师这么能操心。

苏悯没有父母,军师的关照给了苏悯一种有家的感觉,因此苏悯对军师格外敬重。

军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胡须道:

苏悯抿了抿唇道:

军师皱皱着的脸顿时就舒展开了高兴道:

次日苏悯回到苏府,管家前来禀报府中事宜。管家左等右等也等不到公主前来,心中对公主有了些许不满。将军多日不回来,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了,公主居然不理会。

苏悯不以为然,问了句:

苏悯一问管家就来劲了板着脸道:管家心想我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剩下的就交给将军了。

苏悯闻言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反而挑了下眉,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管家迷茫了,将军就不觉得头上发绿么?

苏悯看着管家一脸郁闷加不可思议,咳了一声,故意压下脸色道:

虽然说跟公主井水不犯河水,可是天天被管家误会自己绿了,倒是大可不必。

苏悯信步朝落华苑走去,大婚后第二天两人就分院子住了,苏悯把最好的落华苑给了公主,自己去住了东边的落竹轩,一东一西倒是隔得挺远,大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苏悯快走到落华苑的时候一个丫鬟看到了苏悯,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回了落华苑,显然是去通风报信去了。

苏悯看到了丫鬟跑走的身影,反倒放慢了脚步,万一公主正在办什么事,她去抓个现场不太好,给足了公主面子。

在管家的一顿宣传下,苏悯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公主在搞事了,不过苏悯无所谓,面子上过得去就好,反正不是真正夫妻。

这边丫鬟跑回去时,江婉正在看书呢,美人素衣不施粉黛,一头乌发只用了一根发带简单的绑了一下,没有金钗玉璧装点的江婉别有一番清丽。

丫鬟赶忙道:

江婉不以为然的嗯了一声,白净的手指不紧不慢的又翻过一页。

丫鬟急得直跺脚,将军大婚后就走了,显然是不喜欢公主,连带着她们下人在府里招人嘲笑。

这回将军来了,公主不去梳妆打扮,还在这看书,真是急死她了。

忍耐半天丫鬟忍不住开口道:

江婉将丫鬟的心思看了个通透,慢条斯理道:

语气没有喜怒,但是却听的丫鬟遍体生寒,赶忙跪下请罪,然后灰溜溜的出去了。

不多时苏悯慢悠悠的走过来了,看着不施粉黛依旧难掩姿色的江婉,心中不住惋惜,嫁给自己守活寡,真是委屈了她。

江婉放下书,好整以暇的看着苏悯道:

苏悯瞥了一眼房顶,随口接道:

江婉不再说话,等着苏悯的下文,果然,苏悯顿了顿道:

江婉听出言外之意,挑眉道:

苏悯无语。

是井水不犯河水,可是我也不能总让人家说我绿吧。

苏悯走上前来

说完朝江婉行了一礼。

江婉摆摆手,表示她听进去了。

苏悯得到回复后道:

江婉嗯了一声,又拿起书接着看了起来。

等到苏悯走后江婉放下书,朝房顶摆了摆手,一个黑衣男子从房顶后现出身形道:

江婉应了一声道:

男子走到近前道:

安庆王就是太子口中的皇叔,皇上的哥哥江宏,跟太子斗得热火朝天。

江婉道:

男子走后,江婉的大丫鬟冰衣道:

江婉淡声道:

冰衣思索片刻道:

江婉幽幽道:

其实安庆王一直在拉拢苏悯,但是苏悯一心想辞官,就没理会,这次被太子算计,娶了长公主,指不定安庆王要怎么报复她呢。

江婉起身朝屋里走去嘴角勾起道:

苏悯大婚皇帝给他放了一个月的假,苏悯回府两日后就恢复了每天早起上朝的日子。

苏悯一个武将,太平盛世也没什么他好操心的,金銮殿上文官你一句我一句的听的苏悯脑袋发昏,然后苏悯就理所当然的溜号了。

直到发现有人提到了自己的名字,苏悯一激灵,赶忙看向身边的兵部尚书。

兵部尚书小声道:

户部尚书出列道:

安庆王悄悄打了个手势,身后一个文官立马出列道:

太子看了一眼安庆王,心下已经有了计较,正要上前阻拦,皇上却直接决定了。

下朝的时候太子走到苏悯旁边道:

苏悯垂首道:

太子摆手道:

苏悯看着天边升起的红日道:

说完不待太子应答就转身走了,太子看着走远的少年笑了笑。

苏悯心中这是对他有怨气了,不过无妨,上了这艘船就别想半途而退。

苏悯次日领着十余人轻车简从,直奔林青城而去。

一路上苏悯等人隐去身份,打算秘密进入林青城,以防打草惊蛇。

行至林青地界一处林地,苏悯下令休息片刻,侍卫拿出水壶递给苏悯,苏悯却突然推了侍卫一把,一支利箭擦过侍卫的身体,穿过水壶钉在了苏悯身后的树上。

侍卫大喝一声:

眨眼间数十个带着面具的人杀上前来,还有不知数的敌人躲在暗处放冷箭。

来人一句话不说,直奔苏悯而来,苏悯长剑出鞘,与刺客缠斗了起来。

初一交手苏悯观其出手阴毒,身形灵活,颇有吴国人的作风,苏悯有意在探探底细,便没有全力应对,缠斗了一会苏悯发现他用来用去就那么几个固定的招式。

苏悯手臂一转,回身一刺,正对来人胸口,刺客一急,暴呵一声,化拳为掌,雄浑的内力灌于掌间,一掌拍开了苏悯的剑。

周人内力雄浑惯用拳脚,吴地多山林,也就演化出了游蛇般的灵活诡异的身法。来人这一掌流畅自然,完全不似刚才那般别扭。

很显然这拨人来自周国。苏悯看着来人,笑了下道:虽是笑着,声音让人听来却觉得后背发冷,仿佛被死神盯上了。

眼看身份暴露,那刺客终于开口:

话音一落,树林里又走出来几十个人,弩箭雨点般朝苏悯落下。

苏悯是从尸山血海里淌过的人,如此阵仗,见过不知凡几,苏悯长剑挥舞,纷纷将剑雨挡开。

而后身形一闪长剑直接刺向刚才那刺客颈间。

那刺客却十分狡猾,退入到人群里,五六个人一起攻向苏悯,他在旁时不时的偷袭。

刺客源源不断的涌过来,反观苏悯这边却只剩侍卫长还能站着,苏悯且战且退,来到侍卫长身边,抓着侍卫的胳膊想往外突围。

那边刺客首领,拉圆长弓,箭头上闪着诡异的光芒,正对着苏悯的心脏。

苏悯身后是侍卫,他若躲了侍卫必然遭殃,苏悯荡起长剑,一下子斩上了裹着内力的弓箭,弓箭断成两截,折断的箭头堪堪擦破苏悯的左臂,一时间苏悯只觉得左臂一阵钻心的灼痛,再看伤口流出的血已经是黑色的了。

侍卫见苏悯为了救他中了毒箭,眼中闪过一抹泪光,心下有了决定,侍卫一把将苏悯推出人群,转身迎向刺客口中大喊:

苏悯被推了出去,回头深深的看了侍卫一眼,心中满是愤恨,眼看事不可为,苏悯狠心转身踏叶而去。

这边刺客看苏悯跑了,马上追杀过去,苏悯跑进树林深处,身上的毒开始起了作用,虽然苏悯已经吃下了一颗解毒丸,但是这毒格外厉害,没有被完全解开。

苏悯只觉得全身一阵阵刺痛,左臂已经麻了。

苏悯跑着跑着听到了不远处的水声,脚下一转朝河跑去,走到河边把外衣扔到河里,让衣服顺水而下,又转身原路返回,飞身躲到了一个茂密的大树上。

刺客顺着痕迹追到了河边,看到了远处随水流起伏的衣服。

小说《战死后,女扮男装的我成了皇后》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