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从野人坡开始何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修仙从野人坡开始》 小说介绍

【凡人流+无系统+杀伐果决+不无脑】
【各位读者老爷,本人起名废,看内容哈,多多支持。】
一个山村走出的市井少年,莫名其妙卷入了一场仙界纷争,追杀、算计、阳谋、利诱层出不穷……
怎么破?
看我一柄刀戳出个——
天朗气清!
看我一把火烧出个——
世间太平!
本书走传统仙侠路线,喜欢的多多支持!。书中主要讲述了:神算子明显一呆。这般回应,确实出乎意料。山羊胡子抖了抖,强作镇静。“难道老夫会少你的茶钱?还是你认为,老夫的‘金口渡难’不值这区区的五文钱?罢了罢了,算老夫多事!”说完,竟起身欲走。只是他的动作放慢,……
修仙从野人坡开始何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修仙从野人坡开始》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神算子明显一呆。

这般回应,确实出乎意料。

山羊胡子抖了抖,强作镇静。

说完,竟起身欲走。

只是他的动作放慢,浑然没有刚坐下的干脆利落。

何天也不拦着,仍笑眯眯候着。

清脆的笑声响起。

山坳拐角处,一个戴着斗笠的翠衣女子,施施然走出。

她的发髻很高,顶在头上翠竹斗笠,遮挡不住秀丽的容颜。

女子大抵双十年华,腰间缠着一条红色缎带,缎带前端扎成小巧的蝴蝶结,一双绿色软底绣鞋托住了脚底。

脚腕各绑着一串金色的小铃铛,腰肢随着莲足的轻移一扭一晃,叮当叮当的脆响颇有勾人夺魄的气势。

听得铃铛声,何天的眼神迷离起来,呆呆望着走来的女子。

被称为‘麻神算’的老者,面色先是一变,扭头看了眼发呆的何天,重重哼了一声,将其惊醒。

说完,麻神算正过身子,盯着来人,有些恼怒。

吕巧儿咯咯一笑,瞟了眼慌张奔回厨房的何天,并未拦着。

她慢悠悠踱到麻神算面前,也不说话,只是抬头盯着他。

巧笑嫣然。

跑回厨房的何天,拉起正在杀野鸡的来福,朝外努努嘴。

来福放下菜刀,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上的血污,端起案板旁装有瓜子的木碗。

这套路,他熟。

两颗脑袋,默契地挤到支开的窗户前,向外张望。

茶棚处的情形有些诡异。

两人就这么僵持站着,谁也不说话。

足有半柱香时间,麻神算似乎受不了吕巧儿的灼灼目光,低下头嘟囔。

吕巧儿还是不说话,仍是昂首笑望着他。

麻神算左右张望,声音压得更低,好像生怕别人听到,低低说了几句。

吕巧儿笑得更灿烂妩媚。

她故意拔高了声调,唯恐其他人听不到。

厨房里瞧热闹的二人,古怪地对视一眼,手上的瓜子不经意掉落在地。两人憋着笑,脸涨得通红,而后互相捂住对方的嘴巴,生怕发出响声。

麻神算面皮潮红,大声咳嗽几声,想要阻止她说下去。

吕巧儿瞧了瞧厨房的方向,声音丝毫不见减小。

憋不住!

实在憋不住了!

何天和来福放开捂着嘴巴的手,弯腰大笑起来。

眼泪,都从眼角挤出。

听到笑声的麻神算,有些恼怒,重重哼了一声,哼声似带着古怪的力量,两人当即止住了大笑。

何天觉得喉咙有些憋闷,好像被人扼住了喉咙,不得不站直身躯。

紧接着。

清脆的铃铛声响起。

憋闷感觉尽去,他才感到舒服许多。

软软糯糯的声音,飘进了厨房。

何天不由自主地拉开了木门,向着茶棚木然走去。期间,来福伸手要拦,可他的双手根本不听使唤。

走到二人跟前,何天直愣愣停住。

由始至终,他都控制不住身体。

好像真成了提线木偶。

吕巧儿偏头看下他,娇声道:

何天心里有些捉急,看着脸色有些难看的麻神算,想说些模棱两可的话。

可嘴巴很老实。

话刚出口,何天心里更是惊慌,眼珠滴溜地乱转,想要拱手致歉。

可惜,做不到。

麻神算彻底黑脸,出声反驳。

吕巧儿闻言,哂然一笑,脚下微动,铃铛声消失。

虽是软声请求,可话语坚决。

带着不容拒绝。

何天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看着两人剑拔弩张,心底更是叫苦。

热闹没看成,还惹了一身骚。

明明来福哥也笑来着,为啥不让他过来问话?

你们大人的感情纠葛,我一个单纯的半大孩子能懂啥!

要是回答不好,小命真的难保哇。

这次不敢再起应付的心态,何天朝着二人牵强笑笑,想了想才郑重回复。

一边说,一边瞅着麻神算的脸色。

这一番话明显是偏向吕巧儿,当然担心老瞎子动怒。

麻神算的脸色,忽红忽白。

有怒意,但更多是惭愧。

少顷,他深深呼了一口气。

运功于眼,眼白竟上下翻动一下,恢复了正常人的黑白分明。

他先是看了吕巧儿一眼,看到那熟悉似有些憔悴的容颜,面上愧色更浓;而后,朝着何天躬身一拜。

何天慌忙摆手,连说不敢。

麻神算转向吕巧儿,嘴唇微动,低语一阵,上前拉住她的柔荑。

吕巧儿似有些意外,转而惊喜之色浮上脸颊,更带出几许粉红的娇羞神色,樱唇张了张,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攥紧了递过来的大手。

过了一会儿,二人似从喜悦中回过神来。

吕巧儿面向何天,轻声道谢,又用手指捅捅身边人,麻神算笑着从肩上褡裢里掏出一本薄册。

话顿了顿,他瞅瞅吕巧儿,又从褡裢里拿出三枚金闪闪的古铜钱,一同递给何天。

说完这些,麻神算牵着吕巧儿,两人向北行去。

何天在旁边站着,看着这老夫少妻重逢相聚并和好如初的一幕,内心一阵触动。

世间多少事,都是当局者迷。

尤以感情为甚。

掂掂手里的两样东西,他有些哭笑不得,难道真要去做神棍?

何天正要转身回厨房,走出十丈有余的麻神算又回过头来,朝他大声呼喊。

何天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小说《修仙从野人坡开始》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