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娇娇:我靠撒娇治愈残疾大佬南知鸢江景宽全文免费阅读

冲喜娇娇:我靠撒娇治愈残疾大佬》 小说介绍

【甜宠文!架空古代软萌小郡主×真腹黑残疾大佬】
【大佬后期腿会好!】
大赢王朝的小郡主南知鸢一朝穿到现代,先是抱着江景宽叫阎王哥哥,又要跟着回家,没想到她的身份正是江氏掌权人江景宽的冲喜小新娘。
大佬挑食腿残爱生病,南知鸢打算好好生活和人好好相处,先是投喂再是撒娇,一路懵懵撞撞不仅成了小有名气的美食博主,还成了大佬的掌心娇!

为查清母亲惨死真相,和自己腿伤的真正原因,在江景宽韬光养晦的日子里从没想过他的生活里会蹦出这么个小东西,还是个会叫他哥哥的小东西。
他本欲放她离开,亦思量过这也是另一场阴谋,却还是在她一声声娇软的“哥哥”里动了情。
天赐良缘,命中注定!
他原是嗤之以鼻的,后来鸢儿却成了他的命!。书中主要讲述了:“不用了。”江景宽侧了下头,就她那个笑话他并不想听。“这个有做吃食的呢,我没见过,也不知道好不好吃。不过有教哦,我可以试试!”南知鸢忽闪着眼睛,像她这么漂亮又聪明的人真的很难得的。“我累了,要去休息,……
冲喜娇娇:我靠撒娇治愈残疾大佬南知鸢江景宽全文免费阅读

《冲喜娇娇:我靠撒娇治愈残疾大佬》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江景宽侧了下头,就她那个笑话他并不想听。

南知鸢忽闪着眼睛,像她这么漂亮又聪明的人真的很难得的。

江景宽看着她小嘴不停,果断结束话题,他就不该问。

南知鸢很主动的帮他推轮椅,跟他一起上楼。主要也是她自己的话,大晚上有点怕。

第二天中午,难得南知鸢吃的快,比江景宽还要提早下桌一会。

她蹭蹭的跑上楼,衣帽间里有一些衣服她不怎么喜欢,都被她归置到一角去了。

她翻了翻又重新换了一身,出门嘛,还是要再换一身漂亮的,这是礼节。

香膏水粉她还没分清楚顺序,不过她再学了,即便素着脸她也漂亮的。

想当年她在他们那美貌也是能进前三名的,折腾了许久后她站在穿衣镜前对着镜子前后又照了照才满意的下楼。

南知鸢高高兴兴的,景宽哥哥要带她出去玩了。

江景宽穿着一身休闲装坐在轮椅上,手随意的搭在扶手上,上下打量着她的打扮。

南知鸢穿着珍珠粉色的及膝连衣裙,手腕处挂着个小一号的手提包转了个圈,同色系的高跟鞋比她平时家里穿的高了那么点。

她稳住身子,小小的脑袋上宽大的帽沿也跟着颤了颤。

她看过杂志书的,时尚要引领。

江景宽别开眼,嘴上说着,手转动轮椅的动作倒是快了几分。

她下意识的抓江景宽的轮椅。

坐上车,南知鸢整个人趴在车窗往外面看,她知道这是代步的工具,没有上次的害怕。

车子行驶着不多时进了市区,南知鸢更是看的眼睛不眨,宽大的礼帽被她顶的直接背在了后背上。

江景宽的唇勾了下,这模样还真有几分没了记忆小乡巴佬的样子。

阿大将车子停在商业街。

南知鸢在江景宽的后面下了车,跟在他的旁边。街上人来人往的,还挺热闹,她饶有兴趣的四处看。

亲眼看到的就是不一样,那是冰淇淋对不对?

她跑过去在店的冰淇淋牌前站住,然后眼巴巴的看。

南知鸢拿着冰淇淋给江景宽展示。

南知鸢将冰淇淋含在嘴里,甜甜的,想到他也爱吃甜食,

南知鸢也不勉强,他吃东西太挑。

她边吃着冰淇淋边跟着走,中途江景宽带着她路过精品店,她选了个穿着衣服的小熊娃娃,然后欢喜的抱在怀里。

南知鸢将娃娃放在他腿上正了正帽子。

他们才要进另一家商场,江景宽的手机响了下。

江景宽拿着手机讲了几句,然后放下电话。

他对着看广告牌的南知鸢叫了声。

南知鸢嘟了嘟嘴。

江景宽点点头,带着阿大离开,没一会她就看不见人影了。

南知鸢在商场一楼附近走走停停看了一会,然后坐在休息的椅子上敲了敲小腿,好像好久了呢。

她想给景宽哥哥打电话,摸了摸身上又翻了翻包,糟糕了,她手机好像扔在车子里了。

南知鸢急忙站起来,怎么办啊,对,她回分开的地方,在那等景宽哥哥。

她进来的地方有好几个大柱子,这里有,忙跟着走出去。

一出去她就傻眼了,好像不是这个地方。

她抱着娃娃站在外面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蔡珍珠穿着包臀的连衣裙,手里提着个二手名牌包,她摘下墨镜像是确认。

南知鸢想着,她没接好几个打来的电话也就是蔡珍珠了。

蔡珍珠撩动了下她的头发,南知鸢后退了一步,什么味道,怎么这么呛人。

这什么名字,不过好像在哪听过。

蔡珍珠口无遮拦的说道,这是换爱好改cosplay了?

她才不承认现在的南知鸢虽然抱着娃娃但这打扮莫名的乖巧。

现在整个南城谁不知道那个江景宽废了腿,要死不活的,冲喜?

就南知鸢这样无脑的草包能冲喜,她都能上天。

不过想必她嫁给个残废日子不好过吧,蔡珍珠挎着包等着这个草包上赶着和她抱怨江景宽的不是。

她挺直着背,小脸崩的紧紧的,说话没有礼貌她不喜欢。

南知鸢这才想起,她说怎么好像知道呢,这个猪你呀她在之前的画面听原身叫过。

其实原身也没多喜欢江景明,被猪你呀这种有心人一激,脑袋一热就热血冲上去了,好像还闹了笑话,这个猪你呀就是出主意的人。

蔡珍珠怂恿着,却也嫉妒着她。

她家境一般,接触的有钱人圈子太窄了。偶然扒上这南知鸢发现她就像个花瓶,俗称就脸好看,性格又蠢又好骗。

南知鸢即便抱着抱娃娃看着稚气,却气势很足,这种人真是不知所谓!

小说《冲喜娇娇:我靠撒娇治愈残疾大佬》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