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渊之欲(严明满天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极渊之欲》 小说介绍

五年前,中落镇因为一场无妄之灾而毁灭,几万无辜的人,几千栋为人们遮风挡雨的房屋,在一夜毁于一旦。至此,人们开始惶恐,惶恐自己、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家园,和中落镇的结局一样,会迎来这突如其来的灾难。之后,人们一致的认为,造成这一现象的不是天灾而是人祸。这是因为,在这个世界,欲望能带来力量,越是纵欲的人力量越可怕。所以,原来的三大派:无欲派,平欲派,纵欲派的三方平衡从此被打破。纵欲派成为过街老鼠,被众人排挤、打压…。书中主要讲述了:连接西堇和中部的边界有一座生物研究所。夜晚,研究所里的一位安保人员正在值班室里惬意看报。标题:近年来,堕落种的数量依然在不断增多,群众的选择是否正确?2116年3月14日,那是个寒冷的夜晚,质朴的中落……
极渊之欲(严明满天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极渊之欲》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连接西堇和中部的边界有一座生物研究所。

夜晚,研究所里的一位安保人员正在值班室里惬意看报。

标题:近年来,堕落种的数量依然在不断增多,群众的选择是否正确?

年月日,那是个寒冷的夜晚,质朴的中落镇人民没有在外面逗留,纷纷回到温暖的家中,规避凛冽寒风。

一家人聚在房子里,母亲在做菜,父亲在挑逗孩童,电视机播放着新闻联播…

好一副温馨的画面,人们在家中怡然自乐,殊不知一场无妄之灾正在酝酿。

一阵突如其来的高温,席卷整座小镇,将野树、野草还有房屋顷刻点燃。人们错愕不止,恐惧不止,他们的房子成为了烈焰的牢笼,这个本该提供庇护的房子,却成为死神挥舞中的镰刀,它疯狂地屠宰着里面的羔羊,最后,人们在惊呼呐喊中被烧成齑粉。

有幸运的人冲出牢笼,来到本以为安全的寒风中,可是,并没有等到寒风,而是遇到了让人顷刻溶解的高温。人们彻底绝望,无论是房子里,还是房子外,都是烈狱,中落镇一夜之间被毁于一旦。

五年过去了,造成这场灾难的凶手依然没有找到。纵欲派无可厚非成为了所有人悬疑的目标,这是必然的,因为他们观念是放纵欲望,信仰他们的群众受到这种观念的影响下,群众们随心所欲,肆意妄为,导致整个西堇地区混乱不堪,最后辐射到中部地区。

地区的混乱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日益增长的堕落种数量,如果社会上增加数量的是狂徒,人们反倒不会过于慌张,因为这是增加执法者人员就可以抗衡的。但是,吃人的堕落种截然不同,我们目前没有很好的办法消灭他们。一个堕落种可以危害成千上万的人类,如果任由它们数量泛滥,城市、道路等等这些身外之物都可以被摧毁,可是人类本身呢?

人们决定排挤、打压纵欲派的成员包括他们的信众,让他们流放在西堇之上,这真的就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吗?根据数据显示,除去中部,东堇、北堇和南堇三个地区的堕落种数量依然与日俱增,而且增长幅度不亚于过往任何一个时期。

群众的选择真的正确吗?纵欲派的代表曾经说过,只要人人利用欲望的力量达到巅峰,消灭堕落种这件事不再成为问题。

彻底消灭堕落种是我们所希望的,毕竟,这涉及到我们的生死存亡,我们是否可以再给他们一次机会,选择相信他们?

安保人员看着这篇文章,不禁犯困。

生物研究所的所长是赵博士,起初,人们都反对让他成为这座研究所的所长,因为他曾经是纵欲派的信众。不过,鉴于赵博士的能力可以很好地对堕落种进行研究,最终,他力排众议,被人们选作了所长。

生物研究所分两个区域,一个是教学区,另一个是实验区。

夜深了,在生物研究所的实验室里,有一个一直仰望星空的小孩。他住在的房间里,窗户十分狭小,每次抬头,他都只能看见天空的冰山一角,但他还是乐此不疲,临近睡觉,他总是站在窗户前,他希望透过这个窗户,看到璀璨的星星。

夜空乌云密布,偶尔吹来的风落在窗户上,把窗户上乌云的倒影吹走,天上被遮掩的星星便露出头来。

小孩平静地看着天上闪亮的星星,默默地在心里计数——这是他第二百次看见夜晚的星星。

小孩并不是过于热爱星星,他只是把看星星这件事当做睡前的消遣。

现在是晚上:,研究所里准时熄灯,包括小孩在内的房间里,周围都陷入了黑暗。

当地面陷入了黑暗,反而显出天空的光亮,乌云识趣的散开,天上的月亮和星星成为一盏盏明灯。小孩趁着暗淡月色拿出了日记本和笔,手里缓慢撰写——

年月日,今天一整天待在房间里。

手里这本薄薄的日记本已经翻到最后一页,所以他把字写得很小,他希望这本陪伴他许久的笔记本慢些结束它的使命。

今晚他心血来潮,把日记本翻到首页,想从头开始回望过去。

年月日,过年了,送饭的叔叔给了我一本日记本和一支笔,他跟我说每天写写日记,可以没那么无聊。

年月日,今天我听到了外面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好像很热闹的样子,我希望出去看看,亲眼看着它们爆炸,不过,博士没有应许;到了晚上,外面传来烟花的响声,我急匆匆地起来看向窗户,并没有看到烟花,而是看到了几颗星星;真有意思,我以为只有月亮会发光,没想到星星也有光,所以,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每个晚上我都要寻找它。

年月日,今天一整天都待在房间里,外面烟花爆竹响个不停,依旧很热闹;晚上又看到了星星,这是第二次。

年月日,外面噼里啪啦的响声更加夸张,我好几次趴在窗外想要看到它们,可是都只看到窗外一片绿植;今天一整天待在房间里,晚上没有看到星星,从那天起,总共就看到了三次。

年月日,今天一整天待在房间里,我现在已经不在乎外面有没有新奇的东西了,反正即便看到了也摸不着,晚上看到了四颗星星。

年月日,今天其实是号,昨天没有写日记是因为博士带我出去了,我实在太开心所以忘记写了,所以决定今天补上。那天是我第一次走出房间,一路上都东张西望地,看到好多东西,有:喷泉、围墙、高大的教学楼、高大的树、河流、长廊…太多了,我现在记不得了,一路上,我问博士要去哪里,他说带我出去走走;我又问博士,为什么我认识这些东西,明明感觉才第一次见,他说他给了我一些知识,我听不大懂;后来,我们走进了树林,树林里有更多高大的树。我的眼睛一直看着它们,因为我感觉他们不但好看,还觉得它们拥有生命,亲近它们让我十分开心。走了很久,从来没有体验过大自然如此壮美的我,是又兴奋又疲惫,直到走路都有些摇摇晃晃了,博士才决定把我背着,这一背我终于熬不住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起来后我就发现自己的手背有些疼,一看手背,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红色的字——殇。

年月日,博士今天又过来了,不过他没有带我出去。他一直用兴庆的眼神看了我许久,最后跟我说,我有了个编号——号。晚上没有看见星星。

年月日,今天一直待在房间里,晚上没有看见星星。

年月日,今天整天待在房间里,晚上看见了颗星星。

年月日,今天博士跟我说,明天有人会过来看望我,我并不在乎这些,我跟他说我想出去,他拒绝了我。那是我记事以来第一次哭,我红着眼问他为什么,他沉默着摇摇头,然后转身离开,把我孤独地抛弃在房间里。晚上,博士竟然又过来了,他给我看了一个视频,视频里有个样貌似我但其他特征怎么看都和我不同的一只野兽,还有一个跟我差不多年龄的断肢小孩,剧情是野兽把小孩啃食殆尽。博士说这只野兽就是我,因为我极具危险性,所以他才把我禁足,他说他会想办法医治我,我相信了他。晚上,我没有看窗外的星星,因为我太伤心了,眼泪止不住流,就忘记了这件事。

年月日,看望我的人来了,是一群奇装异服的大人,他们都站在我的面前观察我,像是在动物园里看一只猴子,可悲的是,那只猴子是我。博士给的知识真是讽刺,我明知道自己没去过动物园,却有动物园的概念。观察我的大人们互相谈论了许久,没有向我提问一个问题,没有向我说一句话,就这样乘兴而来,乘兴而去。晚上,我看到了一颗星星,已经第次了。

月日,我省写了年份,也不再一页一篇日记,我决定节约些,每一页写满后再写下一页,我也不再把看到星星的次数记在本子里,而是记在心中。

月日,我从窗户看见外面有一群和我同龄的人在玩捉迷藏,今天还是一直待在房间里。

月日,每一天都有小孩在外面玩捉迷藏,这让我多了一个乐趣,就是趴在窗户看着他们玩耍。今天一整天待在房间里。

月日,今天,他们在玩捉迷藏的时候,有一个小孩躲在了我窗户前的绿植中,我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我。他问我为什么不出来玩,我说我出不去,他问:我想轻轻一笑回答他,可是,因为长时间没有微笑,我已经忘记该怎么笑了,所以,我面无表情回答说:我的回答把他逗得哈哈大笑,于是,因为他的笑声暴露了他的位置,他被其他小孩捉着了。今天一整天待在房间里。

月日,那个小孩又来到我窗前的绿植中躲着,我们彼此相视,他哈哈一笑,我冷漠地看着他。他似乎对我很好奇,不再藏在绿植中,过来跟我打招呼说,他叫小鹏,你呢?我跟他说,我只有编号——。今天一整天待在房间里。

日记本翻到这里,小孩有些疲惫了,他慢慢合上它,再次看向窗外的天空。天空中孤独的恒星和他相视,他想给予恒星一个微笑,可是,他办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因为太过沮丧而丧失了对面容的控制。

小孩低下头看着日记本上的封面,封面描述的是一个小孩坐在一棵大树下荡秋千,他在这个小孩旁边曾经写下——和克利俄斯,不过,都被他用笔划了一横。

小孩落着泪,翻到了日记本指定的一页——

年月日,博士把我带到外面的树林里,这是记事以来我第二次出去,我真的很开心,脸已经完全可以做出微笑的表情了,这也多亏了小鹏。在树林里,博士让我见一个人,是一个穿着青褐色风衣的年轻男子,那位男子一见面就莫名其妙地跟我说,从今往后,他赐予我神之称号——克利俄斯。这短暂会面过后,我们就回去了。博士把我送回房间时,叮嘱我,从现在开始,我有了正式的名字——克利俄斯,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小鹏,他听到这个消息后似乎很诧异,一言不发就转身离开了。

月日,之前,小鹏答应我在今天会送我很多玩具,可是,今天他并没有来找我。今天一整天待在房间里。

月日,小鹏像是人间蒸发一样,不再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今天一整天待在房间里。

月日,今天一整天待在房间里。

小说《极渊之欲》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