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我画的画竟然会动全本免费阅读,王煋小说全文

惊悚,我画的画竟然会动》 小说介绍

恐怖复苏初期,绝大多数人还对网络上流传的灵异事件嗤之以鼻时,一幅诡异的画却以图片的格式在网络上流传起来。
有人说,画里的小女孩会动,也有人说,看了这幅画之后,当天夜里便做了噩梦。
更有甚者,窥视了这幅画后竟离奇死亡,恐慌的情绪逐渐蔓延开来。
而这幅画的创作者王煋,却在因自己的双重人格而苦恼。
本书别名:《听说我的另一人格超凶》。书中主要讲述了:随着窗户被紧紧关上,对比外面的狂风呼啸,房间里显得格外安静。王煋重新来到画桌前坐下,移开笔筒,再次端详起那幅油画。莫名一股熟悉的感觉出现,紧接着的是一连串陌生信息。【安娜·梅狄森,小名安娜,巴尔塔教堂……
惊悚,我画的画竟然会动全本免费阅读,王煋小说全文

《惊悚,我画的画竟然会动》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随着窗户被紧紧关上,对比外面的狂风呼啸,房间里显得格外安静。

王煋重新来到画桌前坐下,移开笔筒,再次端详起那幅油画。

莫名一股熟悉的感觉出现,紧接着的是一连串陌生信息。

【安娜·梅狄森,小名安娜,巴尔塔教堂内收容的遗孤,八岁时被不法分子拐走,成为了奴隶主手下廉价的乞讨工具,承受了极大的精神伤害与肉体伤害,后来虽被解救,但那幼小的心灵却早已千疮百孔。

极至缺乏安全感,甚至是病态,认为天底下所有人都想伤害她,唯有朋友才能让她放松警惕,不是朋友的人若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她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其永远消失。

因为缺乏安全感,她时常也会怀疑身边的人是不是假装成为她的朋友的,会给予试探。她身边的朋友接连失踪。是最终她被教会审判为魔女,予以极刑处死。】】

这些信息,好像是这幅画的立意。

一幅画,是有立意的。

至少王煋以前作画时,都会给画给予立意。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幅画的立意,难道这幅画真的是自己所作?

不过有一说一,这幅画的立意有些病态了。

画中那小女孩可爱无邪的外表下,是一颗极其扭曲的内心,不是她朋友的人,她都会让其永远消失,成为她朋友的人,她会先怀疑,再让其消失。

合着只要出现在她旁边,都得死是吧……

所幸这只是一幅画的立意,现实中应该不会有这么病态的人。

就在王煋这般想时。

敲门声响起,伴随着的还有堂姐王雪童的声音。

她并没有推门进来。

不过王煋起身离开了画室,象征性的去送了送王雪童。

临走时王雪童对他说,以后别再做傻事了。

她说得很认真,也不知道是担心自己还会过来当保姆,还是真的关心王煋。

在王煋说了一声保重后,王雪童拿着行李离开了。

对于这个女人的离开,王煋并没有什么感觉,他只是再次回到了和以前一样的独自生活。

外面世界的风很大,哪怕在封闭的房间里,都能听到狂风呼啸的呜呜声。

也不知道是风吹断了电线还是怎么回事,点的时候,丽诗苑这块地方停电了。

不能看电视的王煋显得有些无聊。

他点燃了一根蜡烛,坐在客厅的茶几前,翻看着一本科普类的书籍。

一个人的生活枯燥且乏味,为了解闷他这些年看过很多奇奇怪怪的书籍,自然而然就有了看书的习惯。

蜡烛燃烧着,摇曳的烛光照在昏暗的房间里,照在书本上与王煋的脸上。

这样的画面显得平静而温和,但王煋的内心,却显得并不平静。

很快,时间便来到了深夜点。

【勇气任务已到任务时间,请在天亮前往任务地点,且找到‘罗浩的手术刀’,不然将判定为任务失败。】

听着系统提醒的声音,王煋开始更换提前准备好的黑色衣服。

随后,他又戴上帽子与口罩。

毕竟他要前往案发现场,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被别人发现比较好,免得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而那个串着红线的翡翠佛吊坠,此时也已经被他戴在脖子上。

一切都已经准备完毕后,王煋拿上手电筒,打开了自家房门。

此时外面正下着瓢泼大雨,噼噼啪啪的雨点声不绝于耳。

寒风就着雨水扑面而来,让王煋身上的衣服刷刷作响,也让客厅茶几上的蜡烛猛地熄灭。

他关上房门,离开了自己家这杂草丛生的小院落。

因为停电的缘故,外面显得很黑,仿佛整个世界都被黑暗笼罩了一样。

偶尔会有白光一闪而逝,接踵而至的是轰隆隆的雷声。

雷声响起的时候,雨水会变得异常猛烈。

王煋莫名想起了一句话,雨水是已亡人对未亡者思念而流下的泪水。

没过多久,他便来到了号别墅前。

黑夜笼罩下,这里显得更加阴森恐怖,整栋宅子就仿佛是一个不可名状的诡物,想要吞噬每一个踏足此地的人。

王煋只觉浑身上下被一股寒气所笼罩。

狂风呼啸的呜呜声,听在他耳中竟隐隐夹杂着女人的呜咽声与惨叫声,仿佛是那个被丈夫分尸的女人临死前所发出的。

面对这等场面,那怕是王煋这等不久前割腕过的人,也感到一阵阵胆寒。

这是对未知的恐惧,融入到基因里的恐惧。

不过已经到这一步,退缩是不可能的。

王煋深呼了口凉气,找准位置翻过沾满锈迹的铁栅栏,来到号别墅院子里面。

别墅的房门是上锁的,想要从外面破门而入显然不可能。

摸索了一会,王煋来到了别墅一楼的一扇窗户前,这窗户并没有安防盗铁栏。

在轰隆隆的雷声遮盖下,王煋用石头砸碎了玻璃,翻窗进入了这栋发生过分尸案的别墅里。

刚来到房间里面,那怕王煋戴着口罩,也闻到一股很浓郁的臭味,那似乎是肉腐烂而发出的臭味,让人有些作呕。

按理来说,男人将妻子分尸应该是为了抛尸。

既然尸体都被抛出去了,那这里为什么还有如此浓郁的腐臭味?

难道并没有抛尸?

如果没有抛尸,那为什么还要分尸?

小说《惊悚,我画的画竟然会动》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