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崽后,禁欲暴君将我宠成心尖尖全文在线阅读秦菱司澜宴小说全本无弹窗

怀崽后,禁欲暴君将我宠成心尖尖》 小说介绍

“朕将避子汤换成糖水,她喝了没有?”“回陛下,娘娘全喝了!”
几日后太监来报:“陛下,娘娘肚子有动静,请您过去!”
“众爱卿稍等!”暴君丢下殿内大臣,风风火火来到后宫,深沉眸光紧盯小女人:“朕要当父皇了?”
小女人软糯地往他怀里钻:“不是,臣妾早膳吃多了,肚子响个不停。”
又一日太监来报:“皇上,娘娘让您进屋。”
一夜未归的暴君,冷冰冰禁欲的俊脸上难得浮现出一丝异样神色,轻咳两声淡淡地道:“她开始想朕了?”
太监摇头:“许是听说朝臣劝您纳妃,娘娘一夜未眠。”
“哎……”他无奈叹息,褪去一身的阴冷肃杀之气,带着搓衣板和算盘进屋去哄:“小祖宗,都是朕的错,如何罚朕,任选一个?”
小女人却扶腰控诉:“您不能人道的鬼话,究竟是谁传出去的呀?”
秦菱穿书成了恶毒女配,为了活命,只能抱紧反派暴君的大腿。
可暴君凶残嗜血,阴戾无情,并发现了是她谋害他,现在开溜还来得及吗?
“再敢跑,腿打断!”暴君双目猩红,欲掐断她细腰。
秦菱逃跑99次,最终又被暴君绑了回来,惩罚她给他生了个球队!
是谁说皇上清心寡欲不近女色的?一众宫妃咬紧帕子瞪向秦菱,纷纷化身柠檬精了!
【皇后,贵妃,王妃,团宠,穿书,反派,女配,偏执,禁欲,娇软】。书中主要讲述了:“花言巧语。”司澜宴鄙弃地说着,揉乱她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咕噜咕噜……”这时,他听到她肚子饿得咕噜噜响了起来。“饿了?”他伸手摸了摸她严重凹陷的小肚子,然后吩咐一旁低垂着头当背景板的宫人:“……
怀崽后,禁欲暴君将我宠成心尖尖全文在线阅读秦菱司澜宴小说全本无弹窗

《怀崽后,禁欲暴君将我宠成心尖尖》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司澜宴鄙弃地说着,揉乱她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

这时,他听到她肚子饿得咕噜噜响了起来。

他伸手摸了摸她严重凹陷的小肚子,然后吩咐一旁低垂着头当背景板的宫人:

秦菱被他带有薄茧子的冰凉大手摸得小肚子起了层鸡皮疙瘩,打掉了他的手。

由于此时他并没有用力箍着她,她就像条滑溜的泥鳅一样,轻而易举从他怀里钻了出来。

夜间经历了情事,此刻她感觉浑身黏腻不适,软乎乎地说:

司澜宴怀中一空,只余下空气中残留的淡淡馨香,想说不洗也是香的,但小女人已经兀自转身走了。

秦菱昨夜在温泉池里和暴君有的第一次,倒是知道方向。

她扶着酸软的小腰,迈着无力的步子,拖着虚弱的小身子,往温泉池方向走去了。

小青见秦菱如此任性,竟然敢丢下皇帝陛下就跑了,还无礼的要陛下等她,惊得魂都去了一半,不过见帝王并没有说什么,也就放下了心来,去给秦菱沐浴做准备了。

司澜宴看着秦菱瘦小身影渐渐消失在了视野中,眼眸微微眯起。

她从昨夜开始,变了个人。

究竟是真的处久了爱上了他?还是被关小黑屋两个月怕了?抑或是最近过于宠她让她感动之下改变态度了?

不管她出于何种原因转了性,都是他乐于见到的。

他收回眸光,面无表情地抬腿出了正殿,在清幽雅致的院子里坐下了,等秦菱那小女人沐浴完毕出来。

藤桌上有书,他拿起书开始翻看。

头顶梨树开花了,阳光照耀下投射出一片稀疏的花影。

春风一吹,有纯白花瓣飘落在藤桌上,一股清雅淡香袭入鼻端,和小女人身上的香味相似,还算好闻……

清幽宫,虽然名字给人感觉素净普通,但却是后宫里极为奢华考究的一座宫殿。

就说这人工温泉池,面积大到可容纳几十人,还是用汉白玉砌成的。

小青往池子里撒入大把大把的玫瑰花瓣,一边问秦菱:

秦菱闻言差点被这话惊得溺死在水里:

小青笑了起来。

秦菱想到司澜宴清心寡欲,不喜亲近女人,登基九年,至今后宫嫔妃用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也就明了地点了点头。

穿书前,她可是二十四世纪良好公民,在校大一学生,贯彻和学习的是勤俭节约传统美德,撒这么多花瓣下去她都有些肉疼呢。

小青满脸惊奇地走过来,在秦菱背后蹲下了。

当她看到秦菱雪白肌肤上遍布的青紫斑驳时,更加惊奇了,忍不住叫了起来。

秦菱垂眸看了看自己,想到昨夜发生的不可描述之事,原本病弱苍白无色的小脸蛋火烧火燎的,反常的比那熟透的红苹果还要红上几分。

偏偏小青还在问她:

她心头一梗,用力搓洗身上的痕迹:

小青吓得摇头:

就这样,秦菱靠坐在温泉池边,让小青在一旁张大嘴巴瞪着大眼伺候。

火红玫瑰花瓣铺展在水面上随波荡漾,池边一片片雪白纱幔轻轻飘飞,水温刚刚好。

秦菱直感叹古代皇宫里的人会享受,泡澡也太舒服了吧。

当然了,得忽略掉小青那又惊讶又心疼又羡慕的眸光。

躺在温泉池里,她都不想出来了,心大地闭上眼睛打起了盹。

最后还是小青紧急地将她拖出了池子:

她睁开眼不明所以地问。

小青被她一脸懵的表情整无语了,拿过干帕子给她擦净身体。

触及她身上的青紫斑驳时,小青心细地给她上了一层润肤去印的精油。

最后,捧着一套粉色裙装要给她穿上。

经过这么一折腾,她睡意全无了,摇了摇头:

小青又麻溜地拿过米色软裙给她穿上,将她按在梳妆台前坐着,手巧地给她弄起了头发来。

期间她那不争气的小肚子,一直地叫个不停。

所以,当小青要给她描眉施粉时,她制止了:

吃饱了,夜里才有力气逃跑呢。

刚刚在泡澡的时候她已经谋划好了,暴君凶残嗜血,她可不能重蹈原主覆辙,不能被暴君砍手断脚做成人彘。

她穿书后要谱写不一样的篇章呀!

小青并不知道她打算夜里出逃的事,按着她坐在椅子上,给她佩戴上一对珍珠耳环,头上插了银丝流苏,又装点上几朵小白花。

看着完美呈现于自己面前的杰作,小青眼冒星光,被迷得不要不要的,激动地把双手一拍。

秦菱好笑地拍了拍小青肩膀:

在小青搀扶下,秦菱出了洗浴池,走过偏殿和正殿,在院子里见着了暴君司澜宴。

司澜宴一袭白衣,玉冠束发,脊背挺拔孤傲地坐在藤桌前,微微垂眸,白皙修长指节握着一只小茶杯浅酌了一口,很随意地翻着一本书。

院子里伺候的宫人见着她,正要出言禀告司澜宴,她却朝宫人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于是宫人们便都听话地低垂下脑袋。

秦菱迈着纤细筷子腿,悄无声息地靠近司澜宴,到了他身后时,她伸出双手一把捂住了他的眼。

故意压低嗓音,不让他认出来:

后背蓦地贴上一具瘦小温软身躯,双眼也被一双无骨小手遮住,伴随而来的还有一股好闻的甜腻花香,司澜宴微愣之余放下手中茶盏,淡漠启唇:

身后女人一口应下:

虽然这个猜谜游戏幼稚简单,但既然她想玩,他也不打算扫了她的兴致。

装作不好猜的样子,微微沉吟了片刻,才道:

小说《怀崽后,禁欲暴君将我宠成心尖尖》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