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NPC奔现后我emo了》 小说介绍

轻快的脚步声逐渐的逼近,躲在床底下的陈安可眼睁睁看着穿着球鞋的少年拎起巨大的砍刀将人劈成两半。
血四分五裂的溅射在四周,她瞪大眼睛拼命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却在颤抖的泪眼朦胧中看到少年丢下砍刀屈膝弯腰。
光芒被遮住,熟悉而又温润的脸庞上沾满了鲜血,嘴角上扬露出的却是魇足病态的笑容,他朝陈安可伸出手,语气轻的越发的温柔缠绵。
“安安,过来……”
……安安吓的原地晕厥。。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什么鬼东西……”小混混的声音都是抖的,在旁边惊恐出声。王文义救不了娇娇女本来打算扯着陈安可跑路的,但看这虫群动作,好像并没有出房间的意思,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引火烧身了。冷清美人扫了一眼,蹩了秀眉……

《和NPC奔现后我emo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小混混的声音都是抖的,在旁边惊恐出声。

王文义救不了娇娇女本来打算扯着陈安可跑路的,但看这虫群动作,好像并没有出房间的意思,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引火烧身了。

冷清美人扫了一眼,蹩了秀眉拿着油灯转身往前走。

小混混害怕的双腿在颤抖,眼看光源要离开了,立刻挤了过去跟上冷清美人,死活不愿待在这里看一眼。

陈安可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虫群将一个刚刚还鲜活的人撕咬着露出白骨,一时间身体发凉,动作僵硬到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手中怎么捂也暖和不起来的手轻轻挠了挠陈安可的手背,陈安可僵硬着转头。

光芒一步一步离开了这里,亦川的漂亮脸蛋被黑暗逐渐吞噬,只有一双温润无害的暗红色眼眸看着陈安可。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残暴的野兽暗中观察血腥的死亡会对幼崽产生怎么样的影响。

小心翼翼害怕幼崽恐慌,又心中难耐想要幼崽认同这种残暴的美感,扭曲且矛盾的矛盾感夹杂着不可察觉的兴奋。

陈安可愣愣的和他对视,慢半拍的反应过来,才知道亦川的眸子原来不是纯黑色。

他轻声的唤着,带着蛊意盯着陈安可。

只看着我一个人。

……

五大三粗的大哥被这一变故吓的脸色发白,神都还没归位,就被一步一步远离的光源瘆到了,伸手扯着陈安可的袖子就要带她往前面去。

陈安可呆呆的跟着,下意识的将亦川也牵在手里。

跟着NPC在狭窄的长廊上走着,一步一步踏着木板发出腐朽吱呀的声音。

转过长廊来到了另外一侧,虫群撕咬的声音才逐渐淡了下来。

NPC声音低弱,拉开纸门让大家看狭小的浴室。

冷清美人照了一下,里面干湿分离,没有淋浴区只有一个很小的浴缸,到处都是灰烬和霉斑。

大家都被突然的变故吓呆了,愣是听不进NPC在说什么,目光虚无的定在了浴缸内。

大哥声音发虚。

没人回答他的问题,唯一看起来没受影响的清冷美女专注的观察着浴室。

就像……死个人不是什么大事……

小混混声音发抖的还没说完,就被NPC打断了。

NPC没有给大家喘息的时间,腔调怪异继续主线任务。

他歪头,似是费解的想了一下,告诉大家,

能感受到外面的台风在剧烈的刮着,窗口的树枝被拍打刮着房外的墙壁,像是指甲划过黑板,让人心里发毛。

因为雨水的缘故,屋子里的天花板被浸湿渗人水汽,上面的墙皮开始脱落,掉下来能冷不伶仃吓人一跳。

这里的天气潮湿,或许这就是墙上为什么有那么多霉斑的形成吧。

室内窸窸窣窣,好像真的有人在念经,一声一声听不出来在说什么,又轻又密集,气氛逐渐诡异恐怖起来了。

死去同伴的尖叫声恍惚还在耳边,夹杂着窸窸窣窣念经的细小声音,试图把人逼疯。

众人挤在浴室门口相望无语。

……

接下来NPC带着他们又回到了原来那个发霉的房间,紧接着就像是融入了墙体一般,消失不见了。

大家像是劫后余生一般的分开坐着发愣。

王文义看着手里从玩偶室顺出来的照片,脸色发白都说不了利索话。

大哥低着头,垂头丧气的捂着脑袋。

在Infinite maze里面,从来就没有调查案件把人给赔进去的事情,不过是个游戏而已搞那么恐怖谁还玩啊。

结果这种事情猝不及防的发生在了众人身上,打的那叫个心态爆炸。

小混混声音还是有些抖,他缩在那边像个鹌鹑,看起来可怜又可笑。

可问题不是她真死假死,是她好端端的为什么会摔进去啊。

陈安可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王文义抬头看向陈安可。

后者反应了一下,看了一眼旁边的亦川,朝王文义点了点头。

亦川在这里,那这里必定是Infinite maze的……

漂亮美女在旁边冷笑了一下,开口:

话一出,陈安可的冷汗都下来了。

王文义猛的抬头看向美女。

她从一开始就表现的格外冷静,连面对同伴的死亡都眼睛不眨一下,冷淡的拎着油灯继续跟着NPC,这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吗。

清冷美女看了陈安可和大哥一眼。

陈安可和大哥对视一眼,站了起来往她那边走。

清冷美女叫宋清容,是大学生,因为意外事故进入了这个游戏,准确来说这不是游戏,而是真实的世界。

想要通关,和Infinite maze一样,找出主要的线索指向凶手是谁,便可以进入下一关。

这是陈安可、王文义和小混混孙良安的第一关,却是宋清容的第二关,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困在这个里面,每次都是完成一关后进入主系统大厅,不定时随机传送到下一关。

在宋清容第一次进入主系统大厅时,知道了很多关于这个的样貌,就比如说来到这个的人都是Infinite maze的内测玩家。

从中死亡的人,无论是主系统大厅还是随机的中,再也没有人看见过。

好一点的猜测是那人已经被送出去了。

可这样的猜测不过是立不住脚的假说罢了,相信的人少之又少,在大家心底,在中死亡已经和真正死亡画上了等于号。

没有人知道他们怎么到这里的,没有人知道这里到底和Infinite maze有什么关系,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能不能出去。

硬着头皮一次一次的破解已经成了他们活下去的信念,可悲而迷茫的犹如提线木偶一关关打着。

小说《和NPC奔现后我emo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