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远古种田做兽医》主角林淡淡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穿到远古种田做兽医》 小说介绍

空有神医系统!
却不认识一味草药!
淡淡的忧伤。
系统:别害怕,药效可以独立存在。
林淡淡可不想被打死。
于是乎……
林淡淡随手做了一桌火锅:“治疗便秘的。”
哎哟,经常熬夜的情敌来了呀。
林淡淡眯眯眼:“这一堆东西拿去涂抹在身上,每天三次!涂三天,药到痘除!”
情敌眼睛红了:“林淡淡!这明明就是狗shi!”
林淡淡双手叉腰:“两个榴莲,慢走不送。”
天下何处不狗shi?
情敌愤然离开。
几天后,两个榴莲摆在了林淡淡面前。
拥有神医系统,却医不好自己的一个感冒?
本以为穿到了过去,谁知竟然是将来!!
所有的机缘巧合,竟然都是局!
到底什么才是真实?
谁又操控了谁?。书中主要讲述了:。白尾懒得跟林淡淡争,一把把林淡淡搂住,埋头就要干一口。林淡淡哪能让白尾这么做,在白尾怀中踩着白尾的脚奋力一蹦就去和白尾争。看似抢药,实际上……林淡淡人矮手短力气小。白尾人高力气大脖子长。约三十厘米的……
《穿到远古种田做兽医》主角林淡淡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穿到远古种田做兽医》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白尾懒得跟林淡淡争,一把把林淡淡搂住,埋头就要干一口。

林淡淡哪能让白尾这么做,在白尾怀中踩着白尾的脚奋力一蹦就去和白尾争。

看似抢药,实际上……

林淡淡人矮手短力气小。

白尾人高力气大脖子长。

约三十厘米的差距!

林淡淡眼睛一清楚,忽然想起了传染病防止途径。

于是,白尾只觉得唇上一热,眼看药就要倒到林淡淡头上。

碗脱手而出。

白尾一手护住林淡淡的头,一手抱起林淡淡一转跳上铺,同时一脚踢过去。

药碗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朝最近的老祭司奔过去,拐杖一打。

巫医竹青半垂着墨绿的眼睫,压下一抹深色。

时间似乎变慢了一样。

白发像花瓣一样飞了起来,槿紫色的眼眸紧紧盯着药碗:

林淡淡一口咬定,她只是不想随随便便就有一个人死亡。

看来白尾应该是不知情的。

呸,他动作不是很敏捷吗?

怎么不躲?

两次亲了同一个傲娇的狗东西,直气得林淡淡肝疼。

药碗落在地上四分五裂,汤汁飞溅。

金墨一手甩出一根藤条,瞬间把众人和汤汁隔开。

不少汤汁飞溅到地上,一阵烟雾,地面留下一个大坑。

金墨的藤条上也被溅了不少,不过没什么人注意。

大家几乎本能都被更大的声响吸引,瞪大眼睛在看地上。

金墨淡然收回露出纤维的藤条,瞥见林淡淡在看他,又露出温柔的笑意。

似乎山崩地裂,他也会面不改色一样。

林淡淡紧紧挨着白尾,深呼吸。

她总感觉这个金墨隐忍而又危险。

她能相信的好像只有坏脾气的白尾了?

星沙后怕,两个字刚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林淡淡小声:

白尾弯腰压低声音,两只大耳朵忍不住跳跳。

这样子扒拉下去,他快遮不住了。

他不喜欢随便比较,因为他可不是随便的狐狸。

热气喷洒在林淡淡耳朵边,白尾身上的热量被传递过来。

林淡淡老脸一红,一呼吸,一根狐狸毛毛吸进鼻子里。

老祭司:

林淡淡抓了一把白尾的腹肌:

白尾盯着林淡淡粉嫩嫩的耳廓,嗓子有点哑:

是以,老祭司举手一拜,先声夺人:

林淡淡转个身立刻抢了话,大着嗓门后来居上:

喷出一根狐狸毛毛。

该死,掉毛。

鼻子好痒,原谅她对动物毛发稍微有点过敏,尤其是能漂浮起来的细毛。

众目睽睽之下,林淡淡从白尾怀中走出来,趁机打出王牌:

白尾不满,觉得自己被用完就扔。

第一次被雌性嫌弃!

自闭了。

白尾愤恨地盯着林淡淡的发顶。

林淡淡还无知地扯着白尾的长发。

狐狸耳朵成了压抑的飞机耳。

这得掉多少头发。

他好想掐死她呀!

白尾一把收紧了放在林淡淡腰上的手,跳下铺。

林淡淡一落地,赶紧离开怀抱,坐铺上,暑还没消完,困乏,头晕。

白尾:更气狐狸了。

即使地上没有药,林淡淡依旧本能想把两只脚绞在一起尽可能缩小自己。

可理智让她只能在鞋子里用脚趾抓鞋板。

她对这个历史毫无记载,四处都是美男,一上来就要给她喂毒的未来远古,没有安全感。

系统的确时时刻刻伴随着她,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监视者。

林淡淡的神色稳重之中带着严厉,就像是一个脾气不好的霸气上位者:

这样大概别人就不会轻易欺负她了吧。

霸气的姿势神情,凌厉的眼廓让林淡林淡淡淡王霸之气初显。

林淡淡忍着头痛故作轻松打了个哈欠,半睁着眼睛像一只慵懒的豹子,反客为主:

实际上:啊啊啊啊!他们不会把我赶出青幻部落吧?

神医系统真的可以让她生活下去吗?

林淡淡:点开全体诊断!

一瞬间视野里密密麻麻的红点,透视般,无数细小的虫子在他们的身体里游走。

林淡淡差点看吐了,立刻关闭。

幸好人人有病,那她就更有把握留在这里了。

只是她也会被传染吗?

不管了,她有 神医系统。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林淡淡忐忑不安的心,镇定下来,由内而外散发出的自信沉着让她整个人连漂亮的眉眼都闪闪发光。

林淡淡:

老祭司和众多异人心头一哽。

神女若是真下来,失去了神力和他们共患难,结果被他们毒害……

恐怕,整个青幻部落都得死,还不足以消除神的愤怒。

神威难测。

林淡淡见威吓到位:

所以,姐也不是好惹滴。

林淡淡似笑非笑,说话说一半。

剩下的,你们自己去脑补吧。

有些事比起直接告诉别人某个道理,不如给他植入一个想法让他自投罗网。

静默片刻之后,老祭司率先发话:

林淡淡咧嘴一笑:她还可以走呀。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头痛。

老祭司:

林淡淡成竹在胸,微一挑眉:

虽然讲究入乡随俗,可万一这个俗有问题呢?

一般而言,林淡淡不喜欢轻易应允或许诺。

老祭司叹了口气:

林淡淡:

名字可以,生辰八字不行。

对面可是个神棍。

幸好对方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可林淡淡马上发现周围的气氛很古怪,为何那么多人都充满希冀地看着她。

她是食物吗?

同类相食?

不,他们不一定会把她当同类。

林淡淡转头看白尾:肿么回事啦?

白尾轻哼一声,转过脸不看林淡淡。

不看就不看。

老祭司站在林淡淡旁边:

比起其他人更有优势。

老祭司转头朝林淡淡:

没人退出房间。

林淡淡:分配对象了?

林淡淡:看老祭司这么老,她有点蠢蠢欲动了。

林淡淡:

老祭司闪烁着目光看着林淡淡,

林淡淡:

老祭司稍微觉得林淡淡就像个刺头,真是一点都不好骗:

那简单,她到时候不愿意就是了。

白~安逸。

哈哈哈哈,她要把这里的都换一次!

老祭司和林淡淡看着下面站在前面的雄性。

女王选夫的变强即视感来了。

虽然各种类型看得林淡淡眼花缭乱。

星沙朝林淡淡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白皙的脸颊浮现出两片红晕,赶紧低下头。

白嫩的手指从头发里摸出一只小螃蟹,还被夹到了手。

林淡淡打住不笑。

她还是喜欢吃小龙虾。

林淡淡掠过星沙,找熟悉的面孔。

金墨。

金色的眼眸中温柔的笑容像是粼粼波光,摊开手。

手心冒出一颗绿芽,绿芽立刻抽芽震动开出一朵小花花,几片绿色的叶子落地变成了金色。

林淡淡眼睛冒光:金叶子吗?是金子吗?发财了!发财了!

凡是被林淡淡看到的人一般都极力露出一个自认为好看的笑容,顶顶胯,展示一下肌肉。

有尾巴的炫尾巴,有耳朵的抖耳朵,有翅膀的展示一下翅膀……

林淡淡认真地看完了所有人,就在众人以为她已经做出了决定的时候。

林淡淡淡淡一笑:

一直被忽略的白尾呛声,绷直了大耳朵,咬牙切齿:

有本事试试。

星沙眼睛亮亮的,满脸都写着。

林淡淡懒得理暴躁狂:

众人一滞,脸色都变得多少有些难看起来。

他们没有被漂亮雌性瞧上……

伤心。

唯独金墨依旧挂着招牌微笑。

巫医竹青漠不关心,安静如画。

他腿受伤了,刚才跑不出去。

就算没有跑出去,他也不用担心,他相信,没有一个正常的雌性,会选择一个残废的。

老祭司:

脑瓜子一直在跳着跳着疼,看来是非选不可了。

林淡淡深知自己有病,间歇性社恐和社牛混合症。

早死晚死都得死。

林淡淡皱着眉头,目光严厉有技巧性地扫过。

让全场都以为她在看自己。

林淡淡选定,露出一抹笑意。

白尾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是他,要气炸了。

众人顺着林淡淡刚指的方向看过去。

星沙迟疑:

本来置身局外的水墨男子瞬间被拖入局,水深火热,墨绿色的眸子也只有一瞬间的波动随后平静。

白尾更是难以置信,毕竟他觉得他是最充满希望的一个。

黄粱一梦,他比谁都难受。

林淡淡揉揉太阳穴,笑容明媚。

星沙:

林淡淡:

星沙摇头,星蓝色的水眸格外单纯:

林淡淡抬眼淡漠地看着周围的人,

至少这三个月她都安全。

这个地方医疗条件如此落后,她可不想流产或者难产死了。

保大保小?

她压根就不想把自己处于被动地位。

再说了,她就算再喜欢一个人,好像也没办法和一个素未谋面的人产生多大感情,更别谈为了别人连命都不要。

自私自利,对,她就是这样的人。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老祭司:

竹青还可以拒绝的,虽然一般没有雄性会在这个时候拒绝。

巫医竹青一看白尾、星沙他们都看着他,微不可查叹了口气:

烫手山芋被丢到他这里了。

巫医竹青:

林淡淡摇晃着越来越疼的脑袋,

她天生肆意自由,就不喜欢被人管着。

巫医竹青喉结一滚动,在老祭司压力山大的目光中,清朗如月的嗓音无奈:

老祭司试探着:

一时间众人又燃起了希望。

白尾背对着林淡淡,狐狸耳朵扭得恨不得长到脑袋后面。

金墨直觉林淡淡不会再选。

林淡淡无视身边的暴躁气氛,远远看着如水墨般淡然的竹青:

她想休个三个月假,顺便利用假期尽快融入这里,不能总靠系统。

这一点倒是让竹青和好多雄性都很诧异,一时间落选的异人又开始羡慕起竹青来了。

一个残废都有人喜欢。

老祭司沉了口气。

终于把人留下来了。

只是少不得敲打一下一根筋一样的竹青了。

林淡淡站累了,坐铺上,探头:

竹青:

白尾说完大步流星走了。

一行人撤了出去。

小螃蟹吊在灰蓝色的长发上一摇一晃。

星沙:

金墨:

星沙摸摸自己的脸:

也不对。

金墨和白尾还有那么多成熟的雄性。

金墨目光讳莫如深:

这个雌性绝对不比青幻部落任何一个雌性好掌控。

意料之外的存在,金墨不喜欢变故,但这个挑战激发了人的胜负欲。

在很多雄性被雌性掌控的远古兽世异人界,金墨是个例外。

林淡淡才不想管别人怎么想,只要不伤害到她就行了。

终于,可以休息了。

林淡淡蹬掉鞋子,

小说《穿到远古种田做兽医》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