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笛人:我在山海经里找神明全本免费阅读,药古蓝燕礼小说全文

吹笛人:我在山海经里找神明》 小说介绍

【东方奇幻+幻想言情+脑洞+浅穿越+洪荒】【当铺老板+历史系天才少女VS山海经上古神兽】
你相信世上有神明吗?
神明之说,信则有,不信则无,真假与否?
人世间,神明为丰碑,为镜。
凡人尚德,瞻仰神明,故,神明与圣贤无二。
文中所讲之故事,是从一个古老的当铺、一张奇怪的羊皮卷、一支能召唤万兽的玉笛开始的。
《山海经》中的神兽就出现在眼前,牵连出一个从上古神话到现代的奇幻故事。
当铺主人药古的真实身份被揭开,古老的传说照进现实。
人和神之间究竟有多么不可逾越的鸿沟?
《山海经》中到底有什么常人不知道的秘密,又能否被改变?
我们拭目以待……。书中主要讲述了:“你还看不看什么异兽录?”一大早,药古还蒙在被子里的时候就被鱼幼城的电话吵醒,那头电话里鱼幼城叫嚣着,说药古真的懒到家了,以后可不能娶她进门,否则要把他也给传染了的。“现在才几点啊——”药古连眼睛都睁……
吹笛人:我在山海经里找神明全本免费阅读,药古蓝燕礼小说全文

《吹笛人:我在山海经里找神明》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一大早,药古还蒙在被子里的时候就被鱼幼城的电话吵醒,那头电话里鱼幼城叫嚣着,说药古真的懒到家了,以后可不能娶她进门,否则要把他也给传染了的。

药古连眼睛都睁不开,自己都忘了自己吆喝着要去看异兽录的时候。

药古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然后继续发蒙。

电话里,鱼幼城又说道:

药古揉着太阳穴从床上爬起来,直到照镜子的时候才清醒。

镜子里那个鸡窝头,眼睛肿着全是红血丝,眼下跟叫人打了两拳一样乌青的人是她自己。接受不了事实的惨状,药古赶紧打开水龙头,试图把刚才的形象覆灭。

车上,药古没形象的吃着鱼幼城买的豆沙包,不忘问道:

鱼幼城笑了笑,说道,

药古皱着脸把最后一口豆沙包塞进嘴里,脸上尽是嫌弃,但是话锋一转,问道:

鱼幼城开着车,显然没明白过来药古在说什么。

药古扁了扁嘴恨铁不成钢的说:

鱼幼城辩解道,刚才他确实是没听清,说道:

鱼幼城开车开得稳当且快,开进市中心的艺术馆停车场才发现,原来这场展览会这么受欢迎。

药古喝完最后一口红枣豆浆,把垃圾分类扔进垃圾桶。

她没有回答鱼幼城的话,转而想起来昨天晚上的那个似梦非梦的梦。

因为昨天晚上的场景实在是太真实了,真实的像是就在她眼前发生的一样。

要是以前,打死她都不会相信有这种奇葩且不切实际的事情发生,要是听别人讲起来,估计还会说一句:神经病。

但是前几次的蹊跷与昨天晚上的梦结合起来,让她不得不把这些往真实的事件上联想。

就连这几天的雨水都来的古怪,天气预报的卫星都没监测到的雨水,整整连绵了好几天。

不光是她,说不定气象局的人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鱼幼城伸手去药古面前,结果半天手上没动静。

他看过去,结果药古正手插兜发呆呢,嘴里还被那口豆浆撑的鼓鼓的。

鱼幼城用胳膊肘撞了撞她。

药古反应过来,一口咽下了豆浆,差点给噎死,连忙掏出来门票给人家。

鱼幼城一把揽过来药古往里走,看着乌泱泱的人说道,

药古没头没脑的蹦出来这么一句。

确实,昨天晚上她梦醒的时候雨还在断断续续的滴着,但是今天早上,天气放晴,就好像昨天根本没有那场雨一样。

结果,药古的疑虑还没打消,就看见鱼幼城往一幅画前走去,不紧不慢的说道:

一夜都没下是什么意思?

药古觉得自己好像听见了什么怪事,她追过去说道:

鱼幼城伸手到药古的脑门上试探,半晌说道,

药古只觉得天旋地转。

如果鱼幼城说他昨天晚上三点多还没睡的话,那他说的没下雨肯定是对的。

可是那昨天晚上她醒来的时候,明明外面狂风大作,不但下雨,还在雨夜的空中有一轮月亮。

还是说,昨天晚上,她做梦醒来的场景还是梦。

从蓝燕礼和蚩尤争吵开始,到她以为梦醒下雨,这些都是另一个梦境?

真的很不对劲。

鱼幼城已经不理会药古,转身去看其他的画,只以为药古肯定是还没有从睡梦里清醒过来。

鱼幼城专注看画的时候撞到一个人,赶紧道歉。

低头看过去的时候才看见是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女同胞。

那人脸色煞白,嘴唇却红艳的很,配上一身红裙,生生叫鱼幼城在这《山海经》的地盘品出几分蒲松龄他老人家《聊斋志异》的味道来。

况且这个女人,长得真的——很好看。

明明张口说话了,但是鱼幼城一点温度都没感觉出来,反而觉得这个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清冷的感觉。

难不成这就是冷美人?

这美人面上半分表情没有,鱼幼城脑子里一瞬间蹦出来两个字,他当即浑身一哆嗦。

鱼幼城赶紧侧了侧身子说道:怪叫人瘆得慌的。

结果那美人也不过多的停留,直接擦着他过去,停在了那幅无启国的插画前。

鱼幼城却还盯着她看。

倒不是因为她长得好看,只是觉得这个人奇怪的很。

结果似乎是察觉到鱼幼城的眼神,那美人僵直直的转过来对上鱼幼城的目光。

那空洞的眼神里,冷不防的一个眼刀子,直直戳进鱼幼城的心里。

怪事。

鱼幼城赶紧撇过眼睛,再也不看过去。

药古是这个时候过来的,正好这个时候鱼幼城找到了夫诸的那幅画。

药古的眼睛盯着夫诸的插画看,然后仔仔细细看着一旁的小字注释问道。

药古扒拉开鱼幼城,叫他不要挡着自己。

鱼幼城拽着药古转过身去看那挂着无启国插画的地方。

结果,不光是那个地方,鱼幼城的眼睛来回在那半个场地扫视,都没有再看见刚才那个女人。

药古看过去,乌泱泱的都是人,美女更多。

鱼幼城白天见了鬼一样,好好的一个人,半分钟的功夫,就没了影。

药古撒开鱼幼城扯着她的手,转身继续去看夫诸小注。

但是电光火石间,脑子里快速闪过一个人的身影。

鱼幼城刚才讲的那个人,冷冷的,又很怪异,会不会是那天她在医院里撞见的那个女人?

那个和蓝燕礼站在同一处的女人!

药古来不及去看小注了,抓住鱼幼城的胳膊叫道,此时鱼幼城还处在刚才的震惊中没缓过神来。

不会吧,药古内心开始哀嚎,难道真叫她遇见了这样的邪门的事情。

上古洪荒时期的人……不,不知道是人是鬼。

鱼幼城终于说话了,他的眉心开始皱着,似乎在想这些事情的关联,他真的觉得自己像是在自己演聊斋一样,他怕到了晚上松龄老人家找他聊天喝茶……

还没等药古说呢,忽然就听见外面一声惊雷,药古浑身吓了一哆嗦。

展会现场的人也是都纷纷往外看去,有人疑惑不解,怎么好端端的下起雨来了,还有人说,昨天看天气预报也没有雨啊,我的手机到现在也没显示有雨……

诸如此类。

药古咂舌,天气预报呢,气象局的人现在八成都开始检测卫星,看看是不是叫外星人给捣毁了。

哦,是不是叫那洪荒时期来的谁——蚩尤,给破坏了。

药古转过去,一打眼落在夫诸那幅插画上。

恍惚着,插画上,金石失去了光芒,整个敖岸山漫在大雨之中,夫诸兽早已离开了神熏池,站在了敖岸山的山巅,连身子都只有一小点。

药古眨了眨眼,等等!

药古又看过去,但是那插画中,夫诸兽跪坐在神熏池当中,周遭是山,散着金光,天气分明是明媚的样子。

她再转过去看外面,已经开始下起了雨,但是那幅画却没有再变化。

怎么会这样,到底是她看错了还是那画确实变了样。

药古只觉得自己的手开始哆嗦……

小说《吹笛人:我在山海经里找神明》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